习近平终于完成赵紫阳30年前未竟之事

根据意大利《星期新闻》(Settimana News)近日发布文章分析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目前的处境,似乎与当年六四之前的赵紫阳有点相似。时任党总书记的赵紫阳为了厘清党政军权力的混淆,他的班子提出了所谓的“新权威主义”论,目的是要将所有的决策权统统交由党的总书记执行,今天中共7个常委之中的王沪宁,就是当时这个“新权威主义”论的支持者。

分析指出,在中共十九大和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之后,党总书记习近平成功地将党政军大权一把在握,党对政府和军方的领导拥有无上的权威。习近平有没有可能因此而推动改革呢?分析文章指出,当年国际对赵紫阳的改革满怀憧憬,但经过30年之后,西方对中国的改革似乎已经不再那么乐观,对习近平会否推动有如赵紫阳当年未竟的改革,怀疑多于希望。

分析指出,西方政治的自由制度其实是从极度高压权力的桎梏破茧而出。在17和18世纪,英国和法国开始将权力集中在一个领导人的手上。

分析指出,中共十九大之后将党的权力凌驾一切之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它可以引起正面或反面的后果。理论上,党国的分界,是1987年中共十三大之后的结果。当时的军方处于权力最高峰,也是最后真正的权力所在,但它却置身于党的管辖之外。

继而出现的是一个奇怪的政府架构,中共有一个五人政治局常委,由赵紫阳领导,他也是军委的副主席,但军委的主席邓小平以及另一个副主席、身兼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却不在五个常委之中。

中国在这个时候缔造了一个古怪的三头马车权力架构,军委处身权力的最高峰,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只不过是军委的副主席。这个架构本身无疑引起混淆,因为党大会重申党是最终的领导者,因此身为总书记的赵紫阳,其权力理应在邓小平和杨尚昆之上。

分析指出,犹有甚者,这个架构还拥有其它古怪的机制,例如一个由邓小平领导,成员都是80岁或以上的党国元老们所组成的委员会,它拥有指导权力但却不需负责决策,但一旦假如五个政治局常委未能达至一个共识,这班老人就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其权力之大还在五个常委之上。

分析指出,上述这个架构用意本来是提供一个辨证的空间,防止毛泽东当年一人大权在握的错误,从而为这个老人政治提供介入的空间。但由于他们年纪老迈,未能亲自过问日常事务,因此将权力交由年轻一辈执行。

这样一个欠缺稳固基础的上层建筑,跟西方式的权力分配大相径庭,尽管不太牢靠,但无疑也存在西方三权分立的影子。

赵紫阳似乎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1988年夏天,赵推出物价改革方案,一下子解放所有的物价,但改革带来了重大的通胀危机,商店货物被抢购一空,领导人都为之紧张兮兮。物价改革于是立即被叫停,赵紫阳对经济管辖大权亦遭到旁落。到了1988年秋季,赵和他的一些班底推出了一个中央集权的理论,即所谓的新权威主义,当时还算年轻的王沪宁,就是其中一个支持者。

分析指,新权威主义认为,所有的权力都应该集中在党总书记一个人的手上,然后经过必须的架构改革之后,透过民主改革逐步将权力分配。

美国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前,中国的情况大致是:权力混淆不清问题越形严重,民主化或可能解决问题,分析指出,共产党大概有一半人认为,民主或可正式解决混乱的问题,而另一半人认为希望继续延续这个混乱情况,因为他们可以借此而捞取利益。

但金融危机爆发,改变了一切,并且使得几乎所有的人相信,中国必须审慎作出政治改革。但在此同时,问题依然存在:谁领导国家、谁领导党以及谁领导军方?谁有能力担当那一个位置?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稳定,每样事情都依靠个人政治操作的能力。

在过去的五年内,习近平基本上就是要厘清这个混乱的情况,做法就是消除国家、党和军方之间的区分,制造一个清晰的指挥制度。

今天党领导一切,领导国家和军方,已经是非常清晰,同样非常清晰的,就是再度取得权力中央化的中共,将是一个启动未来政治改革的地方。当然,没有人可以肯定这会发生,又或者中国的改革会否达到西方的预期。

分析最后指出,赵紫阳当年的理论30年之后终于可以实现,但中国已经改变,世界亦已经改变,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像1989年那个时候,对北京不再那么的正面和乐观。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