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组诗)

作者:何军雄(来稿,中国甘肃)

心灵响彻的午后

一些爱在黄昏中熟睡

这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黑洞

在等待一份昔日的余晖

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沉静

比黄昏中的残阳还沉默

一些蚂蚁一字排开

携一块骨头在我面前消失

都是些琐碎的往事

在寂寥的时候拿出来暴晒

阳光的毒辣手段

在这里全然失去了效应

失去了理智的妩媚

和着夕阳渐渐沉落

仅剩的

是黄昏中那一缕如血的残阳

工地

砖头砌的楼房下面

一个个头戴安全帽的民工在晃动

像一群蚂蚁在搬运粮草

更像是一只老鹰叼着一只野兔

搅拌机彻夜轰响

让我的耳朵不能休息

轮流进行午餐

正午把身子卷缩在三尺宽的木板上

那些瓦刀、卷尺、振动棒

还在工地的一角乱摆着

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冷暖

和疼痛

秋思

我看见秋天了

如同看见我思念的爱人

这个季节

最大的痛苦就是牵挂

一切都是虚伪的

只剩下一丝秋风在伴我

一些落叶找不到根

把身子寄托在树干上

我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在秋天找不到自己的家园

怀念一场雪

那年的一场雪

覆盖了父亲的坟头

让母亲的眼泪化作雪水

把所有的土壤融化

父亲去世的那天

一场雪从天而降

漫天遍野的下着

雪花模糊了我的视线

就是那场雪

从此下在我的心里

让我的内心几十年来

一直寒冷

社火

一些纸糊的灯笼

里面手电的灯光暗淡

尾随在黑夜

出没于村庄

让我的思想回归童年

灯盏

小时候

灯盏就是母亲

温暖的怀抱

长大了

灯盏就是母亲

遥远的思念

我看见春天

我看见春天

一些蜜蜂在谈情说爱

让一朵桃花羞红了脸蛋

我看见春天

风在肆无忌惮的吹着

吹过我干渴的嘴唇

我看见春天

麦苗在瞬间拔高

所有的庄稼长势良好

我看见春天

村口的杏花尽情的开放

谁家的妹子在月光下私奔

等待

一场冬雪慢慢融化

一些关于春天的词语开始苏醒

是破土的一粒草

最先报告春的消息

何军雄,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大西北诗人》主编。先后在《星星》《诗林》《延河》《飞天》《青春》《奔流》等刊物发表诗歌千余首,出版诗集《雪地上的书生》《风吹故乡》。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