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99)

作者: 俞明德

 

监护人成了掩护人

 

时健秋半躺在地铺上浑身酸痛,关节炎又发作:两边脖关节发麻,腕关节像针刺一样难受。就在恍恍惚惚时,忽然听到有人轻轻推门,接着又听到有人叫声“阿秋……”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可四肢无力,想睁开眼皮,眼皮说什么也睁不开,他只感到有一个人走来,伏在他床边低声哭泣,接着抱起他的头,又哭了一阵,他隐约感觉是自己未婚妻的声音,猛一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二春。

“阿秋!……”二春叫了一声。

他示意她把自己扶起来。在她帮助下,他半躺着,身子靠在闲头,勉强地笑了笑,问未婚妻:“二春,你怎么进来?”

“我和那个男看守磨了半天,这家伙就是不让进,后来,”二春说,“后来,我骂他‘没良心,心黑了,挖给狗,狗都不吃,我家被你们一帮人害得够惨,如今还要把我未婚夫整死……’他还是不让进,我下了条横心,准备和他拼命……他只得让我进来,却被那个狐狸精跟着,盯哨……哼!”

二春在这里指的狐狸精就是女看守明妹。不错,明妹正是来盯哨的,此刻,她就躲在外面的走廊上,二春看不见她,她也看不见二春,但能听到屋里两人的说话声。“东西呢?……”二春突然问道。

“我拿了,现在……”阿秋说着,向未婚妻使眼色。二春会意,走过去到门口看了看,见走廊上没有人,狐狸精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她才放心转回来。阿秋把装着水的一个小瓶子交给未婚妻,并小声叮咛几句。

原来,二春见阿秋头疼,骨疼,对他饮用的水产生怀疑,决定对这里饮用水进行化验。如今,他取得了这里的饮用水。“原来是从铁矿9号排污口排出的污染水!”阿秋说。是对这种水污染作过化验吗?这种被污染的水含有氰化物等有毒物,还有铍、铬、锞、镉等重金属,人吃过量,也会中毒,甚至久而久之会得绝症。”

“做饭、煮开水的水就是这种污染水吗?”

阿秋点点头。

二春听到这里,默然了。她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什么滋味,又十分愤慨,她没料到林海伍一伙居然会给一个被关押的人饮用这种污染水!

“这是你自取来的?”

阿秋摇摇头:“是女看守。”

“明妹?”二春睁大眼睛。她看了看铁门外,一个影子在屋外晃来荡去。

已经知道那正是未婚夫的监护人明妹。她孤疑地盯着未婚夫失明的眼睛;他的双目睁着,没有光亮,但脸上镇静自若,她终于相信了;明妹竟成了保护人!

二春藏好瓶子,与未婚夫起身道别往门口走去。

就在她走到门外,要进第二道门时,她遇见男看守。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忽然听到未婚夫的咳嗽声,她一看,原来狐狸精出现在面前。二春不免心里“扑扑”乱跳,但她很快地控制住自己,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并且径直走到门口,向狐狸精瞪着眼睛,随之破口大骂起来。

明妹只是冷笑,盯着她,她快走到明妹眼前,一眼瞥见那个男看守躲在二道门后,一双眼睛贼溜溜往她身上看,她心生一计,故意向明妹“挑衅”:“好呀,狐狸精!你眼睛坏,以为我把未婚夫写的或拿的什么‘宝贝’藏在身上……哼,瞎了狗眼,你搜吧!搜身吧!……”说着,一步冲上前,拉开外衣的扣子。

明妹只是对着她冷笑,她压抵嗓门说:“侯二春,你以为材料不在你身上吗?你以为我不敢搜身吗?……哼!”说着,竟真的上前搜身。

她只觉得狐狸精已经摸到她藏在裤头上方的这个小瓶子,并且还拿手去她身上摸了摸,但奇怪的是狐狸精并没有把它拿出来,只是冷笑,把她的外衣钮扣全手扒开,露出里面一件羊毛衣,看了看,冲着二道门,大声嚷道“侯二春,你再说一遍哼!你以为我不敢搜身?你才瞎了狗眼,我就敢搜,这是规矩!……搜身,你又怎么样?今天算是你走运了,要不,你身上就是带走一张纸,我也要搜出来……”侯二春惶恐不安地听着,呆若木鸡地站着。“你……侯二春,今后给我老实点!……你,还不快滚!……”狐狸精说着,猛地把侯二春往二道门一推,侯二春踉跄一步,头险些撞在墙上。

躲在二道门的男看守此时窜出来也大叫大嚷:“滚吧!要是下次再来,就要轮到我搜身了!……”

二春如梦方醒,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明妹,赶紧走了。

早站在囚房门内,倚在拦杆观察动静的时健秋,眼睁得大大,目送着离去的未婚妻,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