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七  

作者:王哲

 

之后,让毛继续憋气的事,接踵而至。

 

其一,1962年3月,周恩来在广州国家科委召开的全国科学工作会议和文化部、中国剧协召开的全国戏剧创作座谈会联席会议上,作了题为《论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其中指出:“十二年来,我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已有了根本的转变和极大的进步”,报告肯定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而不是属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要求:“过去对同志们批评错了的、多了的、过了的,应该道歉。”并代表中央“利用这个机会,再作个总得道歉”。 1

 

周讲话后,因要赶回北京准备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二届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决定由陈毅分别向两个会议的代表转达周恩来的嘱托,明确提出要为知识分子“脱帽加冕”,即脱“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之帽,加“劳动人民知识分子”之冕。2当陈毅在讲话中说到:“你们是人民的科学家、社会主义的科学家、无产阶级的科学家、是革命的知识分子,应该取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帽子。今天,我给你们行‘脱帽礼’!”说到此,陈毅站起身,向全场知识分子深深地鞠了一躬。3

 

当年的记录稿注明,在陈毅三万余言的讲话中,会场响起六十多次掌声和笑声。但是党内有人不满意了。据说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下了指示,不许传达陈毅的讲话。普通的党员干部也有的说,要不是看见文件上写明陈毅,还以为是“右派分子”的讲话呢!4 可见当时对知识分子的偏见之深之广。

 

从广州回到北京后,周恩来在经中央政治局讨论的二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积极地为社会主义服务,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且愿意继续进行自我改造的。毫无疑问,他们是属于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如果还把他们看作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显然是不对的。”如果说,广州讲话是中央领导人的明确表态,那么,政府工作报告则是经中央政治局讨论、全国人代会通过的中央正式意见。然而,就是

 

这样一个大快人心的关于知识分子的新结论(其实是重申一九五六年已经公开宣布过和党内决议过的旧结论),在8月份北戴河会议后,又遭质疑乃至否定。此是后话。

 

结合之前刘少奇说的“除了彭德怀,都可以平反”而在党内外正在大力进行的对错误分子、右派分子犯罪分子等平反工作,成为在其后的北戴河会议上被毛所指责的“翻案风”。

 

其二,5月,毛泽东听取田家英在湖南农村调查情况的汇报。田家英反映,韶山大队、大坪大队的社员要求包产到户和分田到户的呼声很高。毛听后反应冷淡,对田说:我们是要走群众路线的,但有的时候,也不能完全听群众的,比如要搞包产到户就不能听。5

 

这是毛对包产到户第一次明确的表态。只是,这并未引起田家英足够的重视。随后,毛在视察期间更是格外关注农业生产收成等情况。

 

5月7日至11日,刘少奇在京主持中央工作会议,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关于讨论一九六二年调整计划的报告(草稿)》。会议进一步分析了全国财政经济方面的严重困难情况,指出一部分地区和一些部门最困难的时期还没有过去。现在的主要危险还是对困难估计不够。6

 

6月上旬在杭州期间,在同韩先楚、许世友等人谈话时,还向他们了解夏收情况。当听到他们对有关今年夏收不如去年、经济形势仍很困难的说法,表示有意见时,毛说:你们都是中央委员,可以讲嘛。7即鼓励他们公开说出来。

 

6月中旬在在长沙和华国锋(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湖南省副省长)谈了话,了解到“六十条”在恢复农业生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湘潭地区夏粮增产了。关于这次谈话,毛泽东在1964年5月12日说:华国锋1962年上半年跟我讲,他钻了牛角尖。他估计人的体力下降了,畜力弱了,地力弱了,农具差了,因之,农业生产一时不能恢复,而就是没有估计到“六十条”(《农业六十条》)的作用。8

 

另外,毛泽东十分关心河山东河北三省的农业情况。7月1日在河南郑州同刘建勋(时任河南省委第一书记)谈话,了解河南的麦收情况。得知麦收不那么坏,预计秋收比夏收还会好一些。9

 

7月3日在济南同山东省委负责人谭启龙、裴孟飞、周兴谈话。毛问:听说你们夏收能增产10亿斤?谭说:八亿斤稳当一点。毛说:八亿也很好嘛。10

 

7月5日在天津听取刘子厚(时任河北省委第一书记)等人关于夏粮征购、粮食自由市场、自留地等情况。关于夏粮征购,毛说:征购多了不行,多了伤害群众的积极性。关于粮食自由市场,毛说:农民完成征购任务以后,可以自由交易。11

 

7月8日,毛泽东召集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伯达、田家英等开会。会上毛介绍了河南、山东两省的夏收情况,说形势并不那么坏,建议刘少奇找河南、山东、江西的同志谈谈,了解一下农村的形势。等于在间接否定陈云在“西楼会议”上强调并得到刘少奇赞同的“农业经济遭严重破坏,要恢复起来,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做到的事情”等言论。这些言论,在其后的北戴河会议上被毛指责为“黑暗风”。

 

其三,如前所述,5月,毛泽东听取田家英在湖南农村调查情况的汇报。田家英反映,韶山大队、大坪大队的社员要求包产到户和分田单干的呼声很高。毛听后反应冷淡,对田说:我们是要走群众路线的,但有的时候,也不能完全听群众的,比如要搞包产到户就不能听

 

而就在前两天,即7月6日,毛应田家英要求与其谈话,田向毛陈述自己对包产到户和分田单干的意见。他说:现在全国各地已经实行包产到户和分田到户的农民,约占百分之三十,而且还在继续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让农民自发地搞,不如有领导地搞。将来实行的结果,包产到户和分田单干的可能达到百分之四十,另外百分之六十是集体的和半集体的。现在搞包产到户和分田单干,是临时性的措施,是权宜之计,等到生产恢复了,再把他们重新引导到集体经济。毛在听的过程中一言不发,待田说完后,毛向他提出一个问题:你的主张是以集体经济为主,还是以个体经济为主?又问:这是你个人的意见,还是别人的意见?田说:这是我个人的意见。12(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