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103)

作者: 俞明德

 

 

第四章  他才明白她是恩人后代的女儿

 

半椭湾地区医院,201号病房。

“你说!是谁帮你逃的?”

“……”侯二春闭着眼睛。

“你到底说不说?”独眼龙蔡阿瓜吼叫着。

二春拒绝回答。

“看你死猫吊树——叫人拿你没办法是不是?哼!”独眼龙说着,忽然挥拳头,朝二春嘴巴打来。立即,血从二春嘴角流出。待一些人闻讯赶来,凶手已经扬长而去。

明院长是后来才赶到的。几天来,他的神态忽然比先前清醒许多,人们感到异样,暗地里直到当着他的面,说他“病好了”。此时,人们看见他替二春擦去嘴角的血,捏着拳头,呆坐在床头。不一会儿,他站起来,大步朝门外走去。不久,他从屋里出来时,手里正拿着一把军用大刀。“明院长,你去哪里?”年轻护士拦住他。

“我找他去!”

“找独眼龙吗?他早溜了。”

“你放我去,放我去……”

“明院长,你不能去,他有一帮人!”

“我要为姑娘出这一口气!”明院长大声说着,要甩掉年轻护士的手,却被年轻护士死死拉住不放。她终于说服这位怒气冲冲、半疯半癫的大汉,连推带拉,把他弄回他的家里。

年轻护士走了。明院长失神坐着。突然,他把军用大刀往地上一扔,竟像孩子一般低声恸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听到有人在门外叫他的名字,一听,是一个女的声音。是年轻护士吗?莫非那位姑娘病情恶化?抑或独眼龙又来病房作恶?是自己爱人吗?她因为暗藏了二春,被黄主任两个打手批斗、毒打一顿,下放到一个偏僻山村去“巡回医疗”……莫非她连夜逃回家?他从椅子上站起快步往门口走来,推门一看,他一时愣住: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蔡欣荣,他的老战友,一个是明妹,他同父不同母的妹妹!

“你……你给我出去,出去!”不知怎么一回事,明院长对明妹大发雷霆。

明妹畏缩地看了哥哥一眼,说:“哥,过去我不对,你原谅我吧!”

蔡欣荣忙把实情告诉明院长,明院长才晓得妹妹已经迷路知返,这次是特地和蔡欣荣来半椭湾探望201号病房这位姑娘的。

“她是谁?你们认识?是不是你们亲戚?近亲的,还是远房的?”明院长对蔡欣荣说,他觉得奇怪。

蔡欣荣走过来,把门关上,然后对战友直说了。末了,他补充一句:“这是我那个狗杂种透露的。我和明妹说了,她找了借口和我一起来了。听明妹说,他们要把二春的未婚夫时健秋,判处死刑,还要把二春她……老明,我们要想办法救这一对青年呀!”

明院长一听大吃一惊,他神态似乎又清醒了。只见他从地上捡起刚才丢掉的这把军用大刀,眼睛圆睁着,提着大刀的手颤抖着,半晌说不出话。

“老明,二春姑娘住在哪个房间?”蔡欣荣问。他想马上去病房。

明院长默然不语,把两个人带到201号房间。侯二春劳乏地睡着。看着她瘦内棱棱的身体、凹陷下去的眼眶和苍白的脸额,蔡欣荣和明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悲愤。

一会儿,他们离开病房。由明妹安排,蔡欣荣当晚和她都住在附近镇上的一家旅社。蔡欣荣老家就在离医院二里地,但他没有回家。

夜深沉。四周静悄悄,听得见蝈蝈在墙角鸣叫的声音。人们睡了,但在明院长的屋里,主人却没有合眼。

他抬着头,注视着墙壁上挂着的这把军刀。他记不得是谁,是什么时候把它挂到壁上。他懂得那儿有把军用大刀,一把值得追忆、珍藏的刀。

这刀就是历史。读者只要看“楔子”第一章,便全部知晓:侯俊杰为了救他的蔡欣荣,光荣战死,烈士临终前把这把被他缴获而又立下战功的军用大刀留给他明祖亮,一个活了,一个死了。这就是历史。回顾历史是痛苦的,也是激动的。明祖亮觉得心里像掀起莫大的波澜。如今,她——二排长侯俊杰的遗腹子、二女儿遭到不幸,受到摧残,而且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却只能袖手旁观,束手无策!孱弱呀!无能呀!羞愧呀!他感到无地自容……

他曾经一再打听侯俊杰的三个同胎女儿的下落,可一直没打听到。“会找到她们的,会的。”他爱人章医生常常这样安慰他。现在找到了,她却躺在201号病房里。她的生命没有保障,她的前途被人扼杀……

就在这时,突然相邻住院楼201号病房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喊叫声,在这静寂的深夜,显得特别响,特别刺耳。“啊,又是那一帮家伙!可怜的姑娘又要遭一番磨难……”明院长霍地从自己坐位上跳起来,焦躁地在屋里回蹁着。

“我应当去阻止他们!”明院长心里想着,“对,不允许独眼龙胡作非为!我不能没有良心,我不能袖手旁观!”想到这里,他快步走过去,推开了自家的门。

一阵冷风吹来,把他脑子吹醒了些,“我能阻止他们吗?且不说如今自己的处境,你看独眼龙还有黄主任那几个无赖,不知哪来的势头,凶哪!那一天姑娘挂瓶,他们还闹。就是今天被你制止,那明天、后天……”

想到这里,他倚在门框长叹一声,转回屋里。

坐着坐着,他这里瞥见桌面上这把军用大刀,心里嘀咕开:“不行,我得去救她!过去人家救我,现在我要救人家。我应当挺身而出!”说着说着,他又振奋起来。

“我应当想出搭救的办法,比方说……”正当苦苦思索时,屋里灯光忽地灭了。灯光为什么灭了?他的念头转到这个问题上来,莫非发电厂机器出了事故?莫非医院发电间电线断了?莫非谁家烧电炉,电力过强把保险丝烧了?……不管怎么说,我应当救她脱离苦海。这时他又想到正题,“对了,何不如把她藏起来,比方说,现在灯光灭了,我把她藏到这里,谁也看不见,独眼龙看不见,黄主任看不见……”

接着,他摇摇头苦笑。这时电灯又放亮了。明院长看到了自己的脸——桌面上一面镜子照得自个儿笑了:“不行,到了白天会让人发现的,藏不住呀!再说,她怎么可能会来到这屋里?他又叹息了,要是我能发明换头术,又有隐身法,那就能救她,比方说,我自己躺在201号病房铁架床上,而她——姑娘便可以呆在这间屋里,这多好呀!……”

明院长想到这里,得意地微微笑了。但好景不长,才片刻功夫,他的脸色又变了,竟像小孩子一般,趴在桌面上低声啜泣起来。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