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105)

 

作者: 俞明德

 

十六卷  由一封家书所引起

 

第一章  一封未写完的家书

 

在银盆市秦鹰老屋,侯大春脸色苍白,眼皮浮肿,一双大眼睛呆痴地望着天花板;刚从半椭湾阿土家里回来的侯小春伏在桌面上失声痛哭,嘴里不住地喊着:“二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此时已是下半夜时分。

探亲的人们陆续走了。

桌面上放着一封信。这是一封没写完的家信。

据薛梦说,这信是半椭湾医院医生收拾二春遗物时发现的。

当大春又一次看信的时候,她的眼泪又刷刷流淌下来。

 

亲爱的姐姐和妹妹:

好久不能回家,我相念你们。我躺在床上,起不来,更出不去,恐怕很难见到你们一面。

他们威逼我交出导致阿秋双目失明的污染水化验资料。他们把如意算盘挂在裤腰带上。但他们失望了,他们也休想在我身上得到任何收获。

历史是一本功劳簿,也是一根耻辱柱,功劳簿上该写上谁的名字,耻辱柱上该钉上谁的身躯,将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它不会写歪,也不会刻错。想到这里,我的心坦然安静了。历史是一位公正人,它能够给生者和死者,作出正确结论和判断。

我拿着笔,手颤抖着,我的头脑却是清醒的。

你们把我忘掉吧!亲爱的姐姐和妹妹。

永别了。望你们珍重……

 

大春没能看到末尾的署名,她又一次放声大哭,“天啊,我怎么不知道。大妹就在半椭湾,天啊……”小春疯也似地喊叫起来:“林海伍!何本霖!王阿九!还有你蔡阿土,你们把我二姐逼死呀!你们要给大炮轰死!给汽车辗死!给枪打死!你们这些‘半路死’!……”她喊着叫着,扯着自己乱发冲出门去。

大春见状大惊,跑过去把妹妹拖住。

“小妹,你要干什么?”大姐问。

“和他们拼命去!”小春说着,挣脱着要跑走,此时此刻,她的精神分裂症能不复发?!

“小妹,你不能去,你拼什么命呀!”大春说,伸出只手把小春一条胳膊紧紧拖住不放。

小春无法挣脱大姐的手,靠在门框上,失声恸哭。

大春安慰几句,说“明天我们还要去半椭湾呀!大妹还在等我们见最后一面!”小春听了,抱住大姐又是一阵大恸。

大春好不容易劝慰小妹入睡,可她自己却彻夜不眠。

晚上的天气异常闷热,大春愈加烦燥不安。她自个儿到大门外去,蹲着,想着前前后后的事情。

她伤心地哭泣,一阵又一阵。

忽然,天下起暴雨。在雨中,她看见一只母狗,躲到她的脚边。

这是一只怎么样的狗呀!她身上被煮饭用的火钳烧烫后留下的一块展示会伤疤,在雨夜中竟那么明显;鬃毛,几乎掉光,耷拉下来的六只乳房又扁又长;把它淋得浑身湿漉漉;它卷曲在她脚边,像筛糠似的抖颤,它伸着舌头舔着她的手。

“真可怜……”大春喃喃地说着,眼泪珠儿刷刷地往下落,落在狗的身上、仰着的脸上。

人类有天使的一面,这就是善良、温存和同病相怜。大春把母狗引进院子,用布擦去它身上的雨水,升起炭火给它取暖,接着,又特地煮了一碗稀饭喂它。

是米饭和热量还是主人——自然要认她为主人,——的心温暖了它,救了它的性命?……它原是被旧主人赶了出来的“丧家之犬”,如今又找到了新的主人:“这是一位多么慈善和气的女主人呀!谢谢你,请接受我一拜!”要是狗会说话,它会这么说的,会的!第二天清早,当大春和小春上路时,大春没有忘记一件事,就是把这只狗交代给房东大妈喂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