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尽港独的“我不是中国人”

作者:林达敏

香港有独立分子示威,大吼“我不是中国人”。可耻!可耻!要是秦桧、吴三桂、洪承畴、汪精卫等汉奸在地狱能够听到,必定逃狱出来鼓掌。有些示威的人还带了未成年子女,看来是想立下家训,世代相传下去。此情此景,使我义愤填膺,眼泪都流干了,现在想多挤一滴出来都无能为力。只能提起粗笔,向这样的妖言狠狠地吼回去。

“香港人不是中国人” 的论调离奇到不可想象,只有对香港人口结构不了解的人,才会这样疯疯癫癫,自言自语。凡是爱中华、有气节的人,都热血沸腾,难以忍受。

1840年,英国海军陆战队在港岛水坑口登陆,占领香港。后开辟马路,英文名为“占领街”(Possession Street)以纪念该次事件。当时香港只有两千多人,原居民大部分是渔民,少部分是农民。渔民被称为“蛋家人”,又称“水上人家”。有人认为他们是南方历代流散入江海的人,逐步融合而成,例如朱元璋得天下后,放逐陈友谅残部下海为“贱民”,世代不得上岸。但大多数的人认为“蛋家人”是南方的少数民族。他们居于浙江、福建、广东、广西,世代以船为家,其船如蛋壳漂泊于海面,因此被称为“蛋蛮”,还把捕鱼的称为“鱼蛋”,养蚝的称为“蚝蛋”。现在不叫“蛋蛮”了,而叫“蛋民”,香港人称之为“蛋家人”,现有五万人。他们从事捕鱼、水上运输、驾船、领航的工作,以及经营水上旅游。他们本来是瑶人,是苗人的一支。南下汉人夺去他们的土地,他们有些逃入山中,有些逃到海上。

中国人对少数民族向来采取“王道”,就是只要他们肯接受中国文化,自认是中国人,就承认他们是中国人。蛋家人姓汉姓,穿汉服,讲当地人的方言,福州的蛋家人讲福州话,香港的蛋家人讲广东话,从未听过蛋家人自言不是中国人。

香港开埠后,有军人,官员和商人从欧洲来。他们大多没带妻小。到埠后,就找女子同居,他们离开时,又抛弃这边的家庭。普通人家的女子,都不愿接受这种安排。蛋家女子,俗称“咸水妹”,因贫穷而愿意接受。有蛋家女子施娣,与荷兰的犹太商人何仕文(Charles Henry Maurice Bosman) 未婚同居,生下的子女中有一人名何啟东,后改名何东(Robert Hotung Bosman)。当河东13岁时,父亲就去伦敦发展, 施氏独自把子女抚养成人。何东最先读私塾,后来在中央书院,即今皇仁书院(Queen’s College)毕业。他自述: “因为我懂英文,又长得像西人,我有很多机会。” 后来他成为香港首位超级巨富,是汇丰银行和黄埔集团的董事。他年轻时笃信佛教和道教,创办了一所女子义学,“东莲觉苑”。他晚年才改信基督教。

何东家族是香港最有势力的家族之一。何东的儿子何世礼在英国和法国学炮兵,官至国民政府国防次长和驻联合国武官。现在澳门赌王何鸿焱是何东的侄孙。何东家族从来未有说过他们不是中国人。

当香港逐步由渔村发展成为商港时,政府把散布在境内的渔村拆迁,每户给他们一套公寓。渔民在把公寓分隔成小房子出租,因此有了固定收入,孩子可以上学,通常是在英文书院读到中学毕业。这种现象叫做“蛋家上岸”,而其中最佼佼者是霍英东。他在皇仁书院读到中学二年级,因二次大战被迫辍学,掘海沙为生。他是企业家、慈善家,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人大常务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福布斯曾评他为世界富豪第181名。他以待人谦逊有礼著名。2001年世界华商大会在南京举行,由他主持开幕,他的演讲辞整篇都在宣扬 “炎黄子孙” 的概念。

蛋家人还出了《黄河大合唱》的作曲家冼星海,他出生于澳门。

香港的原居民还有小量的农民。他们住在“围村”里面,明太祖朱元璋放逐陈友谅的残部于海上,方同珍、张士诚的残部又流亡海上,而且明初倭寇开始骚扰中国沿海,明太祖认为对他政权的最大威胁来自海上,所以实行海禁。清朝认为对他们政权的威胁来自洋人和海外华侨,所以继续海禁。五百年的海禁使沿海的渔民在渔获,养殖,贸易中承受了无法估计的损失。有些无以为生,铤而走险,成为私枭、海盗。香港农民为了自保,在村庄周围建墙,称村落为“围村”。

香港最著名的海盗是嘉庆时期的张保仔,聚众七万,船只六百,他是新会的蛋家人,十五岁时为海盗“红旗帮”俘虏。贼首双性恋。张保仔长得英俊,得与贼首、贼婆三人同居。贼首溺毙后,他与贼婆正式结婚,成为帮主。他的民间形象极好,百姓把他视为劫富济贫的侠盗。他掠夺的主要目标是官塘,就是官家的盐塘。他于赤腊角与清萄联军大战,战败接受清庭招抚,改名张保,任澎湖水师副将,即今台澎金马的澎湖。

清初,因恐怕沿海的人支援郑成功,厉行“迁海令” ,香港的农民被强迫迁到内陆。等到平定郑成功后,农民可以迁回,但大多数已安居落户不愿再迁移。清政府于是答应愿意回来的,把他们安置在土地最肥沃的地方,所以香港平原地带元朗、粉领、锦田、上水的农民,都讲广东话。清政府又到客家地方招人,把他们安置在较穷的山区,如西贡。故此,香港的原居民也有了讲客家话的农民。

英国本来只是要求割让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以界限街为界。后来感到地方不够用,要求租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99年,于1997年期满,称之为新界。当英国占领新界时,发生了“锦田抗英”事件,以锦田的吉庆围和泰康围为中心。我中学的廖老师是新界五大氏族邓、侯、彭、廖、文的人。他曾带我到吉庆围参观。那儿有城墙,墙中有枪孔,上面有炮台和更楼,周围有护城河,进口的门很小,只可容一人,有两扇铁环做成的门。廖老师告诉我,他的先人用土炮向英国人开战,打出来的是大铁­­­­链。铁门给英国佬拆了运回祖家。过了三十年才向港督取回。1997年香港回归,乡亲们高兴地祭祖禀告。谁敢说他们不是中国人?!

香港的中坚分子是商人。香港地少人多,毫无资源,必须由商人制造财富来养活这么多人,所以商人的地位特别高。他们的背景多为广东和福建的贫苦人家子弟,等到十岁才去上学,十五岁读完小学五年级,有了基本的阅读和书写能力就辍学,到香港当小店员,到了三十岁即回乡结婚。他们经过毕生的努力,有成为小富,有成为大富,有些终身寄乡汇,有些回乡修桥筑路,建学校,办工厂。他们的子女,多数出国留学,回来后成为政府和私人机构的骨干。他们是不是中国人?

香港是中国人政治避难之所。太平天国、满清政府、北洋政府、汪伪政府、国民政府失败后,都有残余分子逃到香港。1949年,就有一百万大陆人涌入香港,其中七十万是政治难民,他们从没有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

其实香港一向没有“香港人”的意识,直到1970年代后期,香港经济起飞,繁荣安定,香港人感到自豪。这才开始觉得自己是“香港人”。香港有数大族群:本地人、潮州人、客家人、福建人、苏浙人。本地人包括原居民的渔民和农民以及从大陆进入的广府人(即讲粤语的广东人)。香港是从广东宝安县割让。当你问本地人是哪里人,原居民说宝安。广府人说南番顺(南海、番禺、顺德)。潮州人说潮阳、潮安。客家人说梅县、兴宁。福建人说泉州、福州。苏浙人说上海、温州。没有人说自己是“香港人”。他们是不是中国人?他们的子孙是不是中国人?

我是在浩瀚大海漂泊的旅客,毕生路遇小人,命犯小人。我向各方面打听,未曾有人读了我的文章而上吐下泻。我心口如一。社会大众认为对,自己认为错了的,从不随便赞同大家的意见,所以惹人讨厌。这一次情况不同了!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力大幅度膨胀,蒸蒸日上。东洋人、西洋人都不敢轻视我们,倒要恭维起来,见了中国的国旗无不肃然起敬,中国讲话,各国奉为金科玉律。难道中国人还能不自尊自信?对于国土主权问题,中国没有回旋的余地。认为“我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不必惧怕刀砍斧削,但政府必以堂堂之阵、正正之旗约束他们,绝不会令此不正不法之风蔓延下去。写到这里,我忽然醒悟,将来有麻烦的不是我,而是他们。我不禁心花怒放!

图片1: “我不是中国人”

图片2: “中国人滚回中国”

图片3:1840年英军于水坑口(Possession Street)登陆,占领香港

图片4: 香港大澳  蛋家渔村

图片5:  何东爵士太夫人施娣画像

图片6:  “黄河大合唱”作曲家蛋家人冼星海

图片7: 张保仔像

图片8:  “锦田抗英”据点“吉庆围”

图片9: 1949年100万大陆人涌入香港,其中70万是政治难民。图为当时罗湖关卡。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