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命运

作者:林达敏

我生而贫,年少时,居陋巷,曾经上过天堂、下过地狱,也到过人间,不知不觉,已过了“天命”之年。啊,命运!到底是什么?

奥国人阿诺德 . 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 到美国参加“世界健身锦标赛”(World Bodybuilding Champaign),在洛杉矶留下来发展,成为电影红星,再晋身为加州州长。2005年11月,他以州长身份在清华大学演讲,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说自己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常受到嘲讽和质疑,但他并没有因此动摇,始终坚持取得每一点的进步去改变命运。

另外,伊朗有则家喻户晓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在伊斯法罕(Isfahan)见你”。传说死神向某人显现,说将于某天把他勾走。那人说“我会去伊斯法罕躲起来。”死神说: “我们在伊斯法罕见。”到了指定的那天,死神果然在伊斯法罕把那人勾走了。故事的意思就是人生事前有一定的安排,并非人力所能左右。这是“宿命论”。

阿诺德 .  施瓦辛格代表欧洲人的“非命论”。从欧洲向东行,所到之处越往东“宿命论”越强烈,最后到了中国。根据台湾学者李鼎彝,中国关于命运的学说分为四派:宿命、非命、造命、正命。

宿命、非命、造命、正命

“宿命论”在中国民间流行广泛,其起源大概因人面对大自然感到渺小,以及对自身命运无法掌握。“宿命论”者认为富贵、贫贱、寿夭、智愚等生下来之前上天已有安排,人的一生只能按照这样的安排去走。所以一个孩子呱呱落地,父母就找人算命。“宿命论”使中国人老老实实地听从命运摆布。他们勤俭、安分、守旧、忍耐、散漫、消极不争、逆来顺受,没有创新改变的胆子,不敢冒风险,只求平安,忍辱含垢,唾面自干,成为君子之德。有了灾难,就说是前生做了孽。在最坏的方面,“宿命论”使人颓唐萎靡,放纵自己,偷懒吃闲饭,过着醉生梦死、不求进取的生活。

“非命论”就是不承认有命运的安排,认为努力必能富裕,不努力就贫穷;努力必能吃饱,不努力就要饥饿,所以不能倦怠,提倡人定胜天事在人为,战胜不良遭遇的积极生活态度。

在“宿命论”和“非命论”两个极端之间,还有“造命论”和“正命论”。

“造命论”认为天人合一,天人感应,求神拜佛,三牲祭祖,自可转祸为福,改造命运。加拿大的善款,有85%是由宗教团体筹得,而同一件事,由宗教团体去筹款,可得三倍,原因是九成的加拿大人都相信神的存在。

“正命论”相信因果的定律:“玩火者自焚,玩刀者自毙。”“害人者人必害之,恶人者人必恶之”。这是自然的规律,不须鬼神来监督。中国的知识分子宗教意识薄弱,但普遍相信“正命论”,认为必须说真话、做老实事,做老实人。修桥、筑路、赠医赠药,必有回报。过着跟随因果规律的生活,必可寿终正寝,谓之“正命”。

天命

孔子说:“尽人事而听天命”。这句话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中有很大的影响。孔子不信鬼神,说:“敬鬼神而远之”。“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所以不能用鬼神来解释“天命”。今人的解释,是世事存在着太多的变化和未知,没有人能掌握一切,只能尽自己能力做事,如果不成功,只能接受现实,不怨天,不尤人。这就是“听天命”。人们经常在没有掌握到全部或是完全准确的资讯之前,就必须行动,因此面对着很多未知的因素。有大学同班同学,学成后回香港帮爸爸做生意。他总结经验,说“在商场上,一百人用同样的方法去做一件事,成功的往往只有二、三人”。那些未知或突发、未能控制的因素,就是孔子所说的“天命”。

孔子又说“五十而知天命”。这个“天命”是指上天的命令,也就是今人所说的“使命感”。他十五而志于学,五十一岁学者从政,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他的学识、经验、判断力、个人修养,都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也知道了自己命运的轨迹。他相信他的使命是恢复周礼周制,他抱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心态,周游列国,但没有人接受他的主张。

周朝成立时,为了巩固统治,实行封建制,分封功臣、宗亲、外戚七十余人为诸侯。周公封于鲁,姜太公封于齐。诸侯的封地叫国。诸侯分封大夫,大夫的封地叫家。大夫的官员叫家臣。除了封建制度之外,周朝还设立了配合的礼乐制度以维持社会秩序,例如天子的乐队八排,诸侯六排,大夫四排,家臣二排。但后来诸侯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互相吞并,大夫又夺诸侯的位,以致封建制度瓦解,孔子所说的“礼坏乐崩”就是封建制度瓦解的现象。那些诸侯大夫,有谁愿意恢复周礼呢?所以孔子在六十八岁的时候,回乡修诗书礼乐,“尽人事而听天命”。

命、运、气

宿命、非命、造命、正命、天命,凡此诸家之说,不能施以实验以证其是非。人生观各有不同,而随际遇,随人生阶段而改变。于各家之说中,我独服香港玄学家康子。他认为人生有“命、运、势”。命,就是生时的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出生前就已定。运是遭遇。势是自己的努力。其实用“气”字更适合。命与运有连带关系。假设在多伦多同一天有两个中产阶层的男婴出生,一个英裔,一个华裔,那英裔比华裔的机会更多,那华裔又比生在纽芬兰渔村的英裔机会更多。有时事情的巧合使人幸运,有时使人不幸。拿破仑总结他的遭遇,说道:“要再经过一千年,历史潮流的汇合,才能再出现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在北美洲,命、运、气的结合,能使人怎样呢?可以把社会分为三个阶层,即上、中、下,每个阶层又再分为三个阶层,一共就有了九个阶层: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上层社会的人最多机会,中层次之,下层则最缺乏机会。一个人靠自己的努力,可以上升两个阶层,而能够由下下层跃到上上层的人极少。

我小学同学的遭遇可用来说明“命、运、气”的概念。他生于国共战争时的中国大陆,童年时父亲带了他去香港。这是命。他拿到奖学金到加拿大读工程硕士,随即进入一国营工程公司任职。这是运。有位英裔女学生到他公司做见习生,公司指派他做导师。十五年后,那见习生做了公司的副总裁,他仍是做原来的职位。那见习生是否紫微星转世有六丁六甲保驾?不是。英裔人占加拿大人口的35%,在加拿大400年;华人仅占3.5%,在加拿大150年。英裔人有很多机会,在公私机构里,越高层越多英裔,到最高层可能是清一色英裔人。而且,中外古今,上了年纪的人,见到有为的年轻人,都会给他机会,把他带上来。但英裔的上司,见到有为的华裔年轻人,却视而不见,一般不会提携。

说到“气”,也就是个人的努力,这个见习生有“气”,所以能在十五年做到副总裁。我的同学的“气”不会比她小,但只能使他站稳一个中层职位,如果他缺乏气,就连职位都站不稳。

斯大林说:“没有人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如果努力,可以掌握命运的一部分。”这可以说是至理名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