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新政,公报私仇、繁荣大麻自由市场?

作者:汇泽

近日,福特省长两项重大决定,在民众中引起震撼。一个是改变已经开始的市政选举,把多伦多市议员的席位从47席削减到25席,并且取消约克、皮尔区等多个地区的区域主席选举。第二个是福特政府可能将对取消上届自由党政府制定的“只允许共赢店铺销售大麻”的政策,开启了“大麻自由市场化”的真实步奏。福特的口号是非常冠冕堂皇的,是为了“节省政府的尺度和非费用”、“提高效率”。然而具体看来,有很多问题却与口号背道而驰。

  1. 为何将民选改为任命?

福特政府取消区域主席的选举,改回任命制度。如果说这个这项改动是为了节省政府的行政费用,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不论是选举产生还是上级任命,这个区域主席的职位依然存在,区议会的规模并没有减少,相关的费用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安省的区议会,有多种不同情况。有的区主席是直接民选,有的是从当选议员或市长中小圈子任命,也有的是从非当选的人士中委任。非民选的区主席,给区议会带来尴尬局面,因为区议会的议员、包括多个市的市长,都是民选出来的,而统领这个全地区的政务首长却不是民选。令人惊奇的是,保守党曾经支持区域主席的直选,现在却出尔反尔。据报道多个保守党省议员、包括此次主推取消区主席民选的安省市政事务及住房部长,当年都表态支持改为选民直选。而尼亚加拉的区主席直选提案,当年有一个提出者,恰恰是位知名的保守党议员、曾任保守党党魁的胡达克!

主流有评论指出,保守党提出这样的政策,似乎不是出于公心。“省钱”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也许福特真正在意的,是要在本届地方选举中制止某些人上台,约克区参选的前自由党议员,比如皮尔区他的保守党前任党魁彭建邦?彭建邦从党魁位置上被赶下台之后,似乎一直遭到封杀,他曾经意图重新参选党魁,被告知“不可以”;他曾经意图代表保守党参选省议员,被告知“不给资格”;此次要求参选区主席,又再次被告知“我们取消这个位置的选举”……!

保守党对其他党够狠,但似乎对本党的同志更狠,对这位前党魁的政治生命斩尽杀绝,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1. 为何专门打压多伦多?

福特宣布要将多伦多市议会的席位从47席削减到25席,声称多伦多有25个国会议员,25个省议员,也应该只有25个市议员,而不是两倍。此举立即引起多伦多市长和许多市议员的强烈反弹。

事实上,安省所有的地方行政区,他们的地方议员席位都要多过省级和联邦级席位,因为地方政府更多地涉及与民生相关的各种服务。多伦多基本上是2比1,而其他很多市镇更有3至5比1。根据人口统计,作为地方政府的万锦市拥有人口32万9千人,该市的市议会有8个议席,平均下来是不到5万人市民共享一个市议会的代表。多伦多市拥有人口281万人,如果按47个市议员计算,6万多市民共享1个市议会代表,这个数字虽然比万锦市为高,但至少还在同一个量级。

无论你是否认同市议会是议席多好,还是少好。如果是为了缩小地方政府的规模和费用,显然“效费比”最严重的不在多伦多。有评论指出,安省市政事务及住房部长的选区,9万9千人口,1个国会议员,1个省议员,有81个地方议员。是否应该把他自己的选区内地方议员缩减为1个?这样是否能节省更多钱?对地方市政选区分化的改动,是否应该是一碗水端平才对?这是否形成了多伦多市民相对于其他市政地区之间的不公平。福特单挑多伦多市,意欲为何?

有媒体评论是,这是因为按照总体票数计算,多伦多的大部分市民在过去没有选道格福特做市长,今年也没有选福特做省长,这是对多伦多市的报复。

  1. 为何选举中途变规则?

让人觉得是荒谬离谱的是,福特从开始省选到7月27日之前,都没有把“打压多伦多”的事情作为竞选诉求和施政主张。没有经过任何事先的公告,更没有经过任何咨询,但是却要在施政选举报名的最后截止当日,突然宣布这一项重大变动,不是针对下一届选举,而是针对目前已经开始的本届市政选举。这种突然袭击的行为,不得不令人质疑他到底是什么动机。

其实不论是47个席位也好,25个席位也好,福特最为严重的问题是破坏社会正在赖以运转的“契约精神”。本来应该是从下至上的程序,却被强制从上至下、打击已经开始的选举程序。在法制社会,大家都是按照相互约定好的规则做事,这就是法律和契约。然而福特似乎越来越倾向于向特朗普学习,破坏“契约精神”,大肆推动“弃约精神”,给已经开始的多伦多市政选举造成极大的混乱。

有多个评论指出福特的此举是“vendetta”,用公共政策来公报私仇。安省反对党领袖直接指这是暗箱操作、蓄谋已久的“秘密计划”,是气量狭小、用意恶毒的个人复仇。

  1. 为何要推私营大麻?

福特还要推翻自由党政府制定的只允许公营机构销售大麻的计划,类似向开放便利店卖酒那样,开放给私营店铺销售大麻。公营机构有安全的规程和保安,可以严格执行年龄的限制,店铺总数也受到严格限制。而福特主张的“大麻自由市场化”,正好与管控大麻背道而驰,而是促进大麻市场的「繁荣」。

福特政府的这两项举措,不论口号如何,实际效果是给彭建邦等人断绝了机会,而在保护和扶持那些做大麻生意的人,给那些长期在大麻黑市中牟利的家族创造机会,让他们得以光明正大地“转正”。这让普通市民丧失了民主权利,有让少年儿童处于不利的地位。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