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2)

作者: 俞明德

亮点愈来愈明。一缕缕金色的阳光,普照青藏高原。原来这亮点是白色的长湖——扎陵湖。

他——“野人”司马乐水(绰号“黄河迷”)终于到达黄河的源头上!

他撒开腿,又迅速跑起来。

又出现一个亮点,这亮点却是青色的,原来这是黄河源头另一个长湖——鄂陵湖。黄河正源卡日曲的水流入这青色的湖,依稀一条白色的带子将碧兰的湖水分成两半,煞是夺目鲜艳。湖中有一鸟岛,众多水鸟栖居着,飞来觅去。

他突然摔倒了,他索性爬起来,他爬到湖岸,从大背包里拿出两个塑料瓶,臼满湖水,尔后伏下身子猛喝。

他站起来,双手高举两瓶黄河源头的水,异常兴奋地对蓝天“啊啊”地大喊大叫,一边猛跑。迅跑中的黄河迷倏地停下来,对着手中的一瓶水,看了又看,笑了,自言自语。

“这一瓶黄河源头的水,我要献给党和祖国——哺育我成长的母亲……”。

青年时代的黄河迷,身穿崭新的学生装,满面春风,英姿飒爽,站在挂着“滨江大学”木牌的校门口,这一年,他考入滨江大学地质地理系。

系里某地质教授讲学。黄河迷聚精会神听讲,不时记着笔记。

期末全校师生大会。黄河迷上台,从校长手里接过“三好生”奖状与奖品。老师和同学们赞许的目光。

到郑州附近花园口黄河堤岸实习、参观。系党总支书记请当地一老农诉说被炸开大堤,黄河危害黎民百姓的惨状。

 

考察中的“野人”——黄河迷,对手中另一黄河水源头的水,又呢喃作语。[画外音:

“这一瓶水,我要带给我妈妈——她是生养自己的母亲”。

1938年黄河堤岸被炸开后,还是婴孩的黄河迷坐在一个箩筐里,被父亲挑着,南下逃荒。

在一处,他父母啃草根吃树皮。

兵慌马乱,父亲被一国民党溃兵冲散。母亲抱着他与阿嬷(即奶奶)沿路行乞。阿嬷从小缠小脚,举步艰难。

祖孙仨在东南沿海闽中地区某处乡下——古河村定居。远处是兴化湾,眼前是一片小平原,后面是一座座黑黝黝的大山。村前一条小河,荔枝树稀稀落落排列河岸两边。村口桥边长着一棵老朽的大榕树。

一妇人打赤脚,在村前屋后拾猪粪;她身后紧跟着一个光脚板的小孩子,他便是两岁的黄河迷。

四岁的小黄河迷,赤脚露股在村里拾猪粪。

是年夏秋之交,山洪突然暴发,浑浊翻滚的洪水如猛虎下山,吞噬着山脚、平原、沿海一带的村庄,房屋坍塌,水面上飘浮着无数牛羊猪马狗。

黄河迷的第二故乡亦遭浩劫。

黄河迷和病重在床的母亲年迈的阿嬷,被邻居救出家门。全村房子几乎被洪水冲毁。全村的人挤集在村里高处一座破旧楼房上。洪水浸上土墙。土墙不断被浸湿。

黄河迷惊恐万状,躲在母亲身后,而双手紧紧扯着母亲的衣襟。

邻村露天饭堂,邻村农民煮大锅稀饭安顿受灾而侥幸生还的村民。

黄河迷母亲端着饭难以咽下。她憔悴的面容,枯槁的双手,青筋条条绽出。她把饭倒在儿子碗里;儿子狼吞虎咽。

阿嬷卧病在床,老泪掉落。

母亲眼望面前滔滔洪水,苦不堪言;她害怕当年悲剧重演,害怕又要逃荒和失去自己的儿子。她喟然长叹:“啊,黄河水!这黄河水……”。

小黄河迷瞪大眼睛,不解地望着母亲。

母亲向儿子追述往事。

小黄河迷:“阿妈,我长大了,准定要治好水,也准定到黄河老家去。我就不信黄河治不好!”

“孩子,你在说傻话!”

“嫂子,我看这孩子人小志不小,将来准有出息。”邻居一妇女说,“不过,你得让他去读书。”

“读书?”

“是罗!‘勤心读书才会做官’日后才有真本事罗!”

“妈!我要读书,我要读书……”小黄河迷嚷叫起来,摇着妈妈的手。

小黄河迷读了两年的私塾。

解放了,小黄河迷戴上了红领巾。年年优秀,奖给他的毛主席像,屋里墙上,柜面上都快挂上、贴满了。

黄河迷小学毕业,保送到县城读初中。初中毕业,又保送上高中,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

老妈妈挑了一担谷子,到邻村一养鸭户卖了换钱,给儿子当路费。阿嬷挑松枝卖给城郊一砖瓦窑,收下钱,拿布包了一层又一层。回家,打开布包,将钱塞在孙子书包里,不放心地摁了摁书包。在村口桥边榕树下,老阿嬷、老妈妈和乡亲们给黄河迷送行。

 

黄河入海处。步行考察中的黄河迷不时地捋起袖子,把手伸进海水里,捞上一把把沙。他把沙装进布样品袋中。他站在海边,任凭海风轻轻吹。

海鸥贴着海面,不停地翱翔。

刚从大学毕业分配来某矿区的地质员黄河迷。

他和地质员大郑和地质组长、工程师老陈在山上开展路线踏堪:在一块陡壁下,黄河迷与老陈大郑轮番用放大镜观察一块刚敲下的岩石,都十分高兴;黄河迷把岩样装进地质包;大郑拿罗盘查方位、走向;陈组长反背双手,踱着步,用自己早已习惯形成的脚距测定峭壁的长度。

他们在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上行走。

他们在密匝匝的森林中翻越。

夕阳西下,他们回驻地:白云绿树。这里是两省交界处,群山起伏,云雾浓重,主峰——鹰山海拔千米,一排排绿色活动木板房依着坡势盖在几行向阳坡上。方圆几十里内无一村落。近百名地质职工是“白云绿村”的居民,担负着地质综合勘探任务。

入夜,山腰巍峨钻塔上的灯光和驻地灯光一齐放亮,与天上的繁星交相辉映,远远看去,叫你分不清哪是灯光,哪是星光。

黄河迷脱下工作服,洗后便到一间办公室整理资料,直至深夜,他的脸上露出阵阵喜悦之光。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