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战争觀(五)

湛山精舍住持達義法师 佛教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宗教,但佛教本身不是沒有經歷過戰爭。 就拿印度的歷史來說,伊斯蘭教從西元8世紀就隨著阿拉伯帝國的擴張傳入印度西部,從信德地區一步步向內地滲透。後來,大約在12世紀,已經信仰了伊斯蘭教的突厥人大規模入侵小國林立、四分五裂的印度,在短時間內佔領了北印度。突厥人的入侵不僅僅是佔領土地,還要推行宗教。可以說,他們的手段是極其殘暴的。 在阿拉伯帝國擴張時期,當地人只要繳了人丁稅就可以並保留原有的信仰,這種做法還是比較寬容的。但突厥人來了就不一樣了,他們燒殺搶掠,摧毀佛教寺院(當然還有印度教寺院),殺戮僧眾。玄奘大師留學印度時的母校那爛陀大學就是這樣被毀滅的。突厥人用戰爭手段強迫當地人改變信仰,最後導致了已經傳承1700多年佛教在它自己的故鄉的徹底消亡。 當時,印度教徒還試圖組織抵抗,但佛教徒一直秉持「不殺生」「非暴力」的立場,絲毫沒有動搖,當然不會號召民眾拿起武器來反抗。即使再這樣一個極端的情況下,佛教徒依然沒有違背佛陀的教導,保持佛教徒的信念。以至於外國學者不理解地感歎:「佛教教義,尤其是它反暴力的社會綱領……對伊斯蘭教的殘暴作不出直接的回答。」(英國學者渥德爾(Anthony Kennedy Warder)《印度佛教史》(Indian Buddhism)第十二章第七節) 直到今天,除非研究歷史的必要,佛教徒很少提起這段歷史,更沒有就這個問題大做文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仇恨。佛教一直主張各宗教和平共處,共同為建設和諧友好的地球而努力。 因為佛教最基本的五戒中首先就是不殺生。「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這五條是佛教修行者最根本的戒律,是佛教徒普遍接受的道德信念和行為準則。佛陀的這一教導,為出家眾和在家眾共同遵守,沒有分別。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於五恐怖怨對休息,三事決定,不生疑惑,如實知見賢聖正道,彼聖弟子能自記說:「地獄、畜生、餓鬼惡趣已盡,得須陀洹,不墮惡趣法,決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邊。」 何等為五恐怖怨對休息?若殺生因緣罪怨對恐怖生;若離殺生者,彼殺生罪怨對因緣生恐怖休息。若偷盜、邪婬、妄語、飲酒罪怨對因緣生恐怖;彼若離偷盜、邪婬、妄語、飲酒罪怨對者,因緣恐怖休息,是名罪怨對因緣生五恐怖休息。(《雜阿含經 八四五經》) 反過來,殺生是十惡之首。所謂「惡」,就是佛教教義所說十種嚴重的惡行。其第一條就是殺生(另外九種是不與取、欲邪行、虛誑語、離間語、麁惡語、雜穢語、貪欲、瞋恚、邪見。行此十種惡行所造之業稱十惡業,會招致地獄、餓鬼和畜生這「三惡道」苦報,也稱十惡業道、十不善業道。可見,不要說殺人了,傷害其他動物的生命都是大罪過。 但世界上沒有不殺人的戰爭,戰爭的首要目的是大規模消滅對方的有生力量。但我們必須認識到,無論發動戰爭的目的是什麼,對人類來說就是悲劇。所以,佛教反對戰爭,反對殺人。 有的人說,殺死敵人或者所謂「異教徒」會升天堂。我們來看看佛陀是怎麼講的。在「相應部」的《戰士經》有這樣一段記載: 有一位戰士問世尊:「大德!我聽說戰士在在戰鬥努力殺敵,但被敵人殺死,他死後會升到一個名叫『俱所樂』的天堂裡去。你覺得呢?」 佛陀說:「請不要問我這個!」但這位戰士再三追問。最後,佛陀不得不回答: 「我讓你不要問這個問題,但你一再地要問。那我就告訴你:戰鬥的人努力殺敵,心已被惡作、惡意所束縛。說他死後能升入天堂,那是邪見!在我看來,他只有兩趣之一趣:地獄或畜生。即死後不是墮入地獄就是生為畜牲。」 戰士聽完佛陀的說法,立刻悲從中來,淚流滿面,難過的不能自己。佛陀告訴他:「這就是為什麼我再三勸阻你不要問的理由。」

更多

全球央行寬鬆政策幾時休?

上週五全球大類資產普跌,歐美主要股指、黃金、原油悉數下跌,國債收益率上行,唯有美元指數上漲,引發市場對於全球流動性的普遍擔憂。結合上週歐央行維持既有寬鬆力度不變,聯儲加息預期再度升溫,以及主要發達經濟體7月初至今的債市調整,這是否意味著全球貨幣寬鬆已至極致,進而引發全球流動性的收緊? 全球寬鬆預期確實在邊際修正,但談論拐點還為時尚早。財政刺激和結構性改革也需貨幣寬鬆配合。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已相繼進入低利率乃至負利率時代,但經濟前景依舊低迷,貨幣寬鬆本身不足以持久提振經濟已成為共識,各國政府和央行都在呼籲結構性改革和財政刺激。問題在於結構性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注定漫長而曲折的改革進程離不開貨幣寬鬆的配合。如果沒有貨幣寬鬆,當前全球經濟可能會更加糟糕,又何來結構性改革的空間。 負利率的未知空間是否會遏制歐、日央行繼續降息?除去貨幣政策孤立難支,負利率這一未知空間會帶來怎樣的危害也有待觀察,這是否會抑制全球貨幣寬鬆繼續加碼的空間?從歐、日央行近期的表態來看,歐、日央行都在密切關注負利率的潛在影響,但和市場存在較大分歧,如並不認同銀行業利潤下滑應歸咎於負利率。近期歐、日央行寬鬆不及預期或主要因為前期寬鬆已部分達到預期效果,加碼的必要性降低,負利率的潛在危害還不足以束縛寬鬆取向。歐美債市的調整是對寬鬆預期的邊際修正,臨近聯儲議息會議,大類資產波動也相應加劇。 英國脫歐的黑天鵝爆發後,寬鬆預期推升全球大類資產普漲,歐美長債收益率快速下行,預期落空後又相繼陷入調整,截止上週五,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較公投前仍相差7bp,所以我們傾向於認為全球寬鬆預期確實在邊際修正,但談論拐點還為時尚早。另外,聯儲9月議息會議臨近,對市場的擾動加劇,疊加朝鮮核試驗等意外衝擊,導致上週五大類資產普跌。

更多

啟蒙老師的重要性

日前收到一位家長來電,查詢有關學琴的問題。媽媽在孩子開始學習鋼琴的時候,也有想過跟我聯絡。但是,她的朋友認為小朋友祗是剛起步,並不需要尋找名師。他們以為小朋友開始學習,只是需要一位普通的老師指導。在他們考取高級別的時候,家長才需要認真去尋找有經驗的老師。 對於這種學習理論,我是完全不可以認同。 正好相反,我認為啟蒙老師對小朋友的影響是特別重要。在初學的時候,有些家長希望找到“方便” 的老師。他們會讓孩子跟随居住於附近的老師,或是在商場內的琴行学習。 他們祗是要求孩子先接觸和學習,待日後變得有興趣或是級別較高的時候才考慮尋找更為專業的老師。我相信大家都明白建立穩健基礎的重要性。學習任何學科和技能都應該是一樣的理論。 有很多接觸過鋼琴數年的同學,因為不同的理由轉到我的音樂中心學習。他們或許是根基不穩健,或是養成很多壞習慣,在學習初期都是感到困難。 因應他們級別的高或低,吸收能力的強 或弱,學生都會面對一定程度的挑戰。有些同學或許需要很長時間才可以適應我的教學方法和達到我的教學要求。 當然,學生和老師需要面對的挑戰和考驗是一樣的,就我的教學經驗而言,轉換(鋼琴)老師所面對的疑難,对于高年級的同學是特別繁複。 因為級別愈高,同學所彈奏的樂曲都是相對困難,所要注意的細節和技巧就要相對提高。對於級別較低的學生和年紀較小的同學,他們或許不能够明白以往彈奏的方法,現在卻需要改變。 最重要的是,啟蒙老師所傳送給學生的訊息,对音樂的領會和對音樂的感覺,是对學生在音樂的道路上成長所產生的影响最為關鍵。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