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信谁呢?民调显示加航为乘客最满意的加美航空公司

据RCI报道,加拿大人吐槽加航(Air Canada)服务可以说一年到头不断。但是根据国际航空评级机构Skytrax主持的一项网络民调,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排名超过所有北美航空公司。在全世界一百家航空公司中,加拿大排名第29。这项民调有将近两千万人参加。参加者被要求列出他们最喜欢的航空公司,并评价登机手续,座位舒适度,机上餐饮质量和空乘人员的和蔼程度等项。廉价客运和豪华客运被排除在外。顾客评价的是标准航空服务。

更多

安省基本收入保障计划开始在三个地区试点

安省两个城市的居民已经陆续收到省政府寄出的“基本收入保障”说明书和申请表格,符合条件的人签了字就可以领钱了。安省政府今年4月推出“基本收入保障计划”,给低收入家庭发放一揽子生活保障金。而选定的试点城市有3个:桑德湾地区、汉密尔顿市和林赛市。申请条件是,年龄在18至64岁之间,至少已经在当地居住12个月,单身者年收入低于33,978加元,如果是残疾人,可增加到45, 978 加元;夫妇两人年收入低于48,054加元,如果有一人残障,可以提高到60,054加元。按照“基本收入保障计划”,发给单身者的基本收入每年最多可达1.7万元,如果领取者有其它工作收入,则按其收入额的一半扣减“基本收入。例如,年收入为2万加元, 那减去1万加元, 他还能领7,000元。如果是二人生活的家庭, 最高“基本收入”发放额每年最高可达2.4万元。而残疾人可以每年多领6千加元。  

更多

国庆日快要到,魁北克省人又开始准备搬家

加拿大广播公司法语部 Radio Canada 报道说,魁北克省水电公司 Hydro-Québec 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的 7月1日,魁北克省有 11.58%的人搬了家。加拿大国庆日7月1日这一天,被该省人昵称为“搬家日”。魁北克人的搬家日,啤酒、Pizza的销售量也会大增,连锁便利店 COUCHE-TARD 的数据显示,每年 7月1日这天,啤酒的销售会大增 24%。Pizza 店也不例外,许多 Pizza 连锁店在7月1日前会提前做好多供货的准备。

更多

茅于轼:政治改革必须从公开历史真相开始

王旭:茅老先生,我最近回国收集有关反右的资料,请您谈谈反右时您的这段经历。 茅于轼:要讲反右,我觉得还要从更早讲起,就是从解放讲起。解放时,蒋介石化了巨大的代价,抵抗日本人,但是胜利果实他没拿到。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确实使中国人非常兴奋,因为中国人受了外国人欺负,一百多年嘛,现在我们总算有了一个独立和平的环境,可以建设国家。因此,拥护共产党,拥护毛泽东,差不多是全民性的。连外国的留学生,像钱学森这些人,都回来了,报效祖国。所以那时可说万众一心吧。但是后来有几件事,我就觉得是有点问题了。 头一件事就是抗美援朝。美国人帮我们打败了日本,美国也没有冒犯过中国人,欺负过中国人,不像日本人,俄国人,都欺负中国人。为甚么我们又跟它打起来了?抗美援朝,我觉得是中国头一个政治上的大错误,杜润生也这么讲过。第二个就是反胡风,还有批《武训传》,批《红楼梦研究》。我觉得不可理解。武训干吗要批他呀,胡风怎么回事也搞不明白。但是这事没临到自己头上,就是觉得不理解,也没有认为有甚么太大的问题。 天安门挂毛像是民族的悲哀 王旭:听说很多人在反右前都是这样。 茅于轼:到了反右的时候,我变成右派,我就明白过来了。从一个拥毛派,变成一个反毛派,反右是个转折点。当然认识也是慢慢变化的。开始对毛泽东有看法,但是一步一步,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把这个人看透了。 我写了批毛的文章,很多人还不同意,认为我冒犯了中国的大救星。让我觉得很可悲,到现在对毛泽东这个人还没有一个正确的判断,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照片还放在天安门城楼上,这说明我们中国人太没有判断力了。你在德国,要把希特勒放在布莱登堡城楼上,老百姓能答应吗?全世界能答应吗?这件事,可以看出中国是个弱智的民族。到现在问题还是严重地存在。我们先要把事实搞清楚:毛泽东做的事,哪些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哪些是害了中国人?不搞清楚,中国前进的方向就不明白。这是非常关键的。共产党有意无意地掩盖了很多事实。从抗战开始,一直到文化革命,不断地掩盖,甚至说假话,把中国人搞得煳里煳涂的。其实,事实俱在,特别是三年灾荒,饿死了三千多万人,我也是倖存者,差点饿死。我在山东农村,好多右派饿死了。说起来这段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王旭:您老划右派,是因为什 么问题? 茅于轼:为甚么我会当右派呢?就是我的固有的自由主义思想。我贊成市场调节,我反对计划调节。我贊成人人平等,我反对特权。就简单的这些道理,跟当时的毛泽东思想非常不一样。我们单位把有创造力的,特别有才华的人都搞成右派了。相反的那些拍马屁的,技术上不行的,靠政治往上爬的,这些人就上去了。一个机构歪风邪气就这样上来,正气被压倒了。当然,很多人还不觉悟,那时认为毛泽东还是对的。认为不对的人,也不敢作声,形成非常压抑的空气。可以说,以后一系列悲剧,从大跃进、三年灾荒,直到文革,死了这么多人,它的最大根源还是反右。因为早先的批武训,反胡风,规模小,波及的人也不太多,不像反右,是一个彻底的大翻腾,独裁政治一手遮天,把民主法治彻底地消灭了。 毛泽东搞死五千万人,还在掩盖 王旭:反右的后果确实严重。 茅于轼:就说三年灾荒。如果没有反右,谁都敢说话,何至于事情闹得这么严重,死掉几千万人,相当于打了几次世界大战。没有一个外国人侵入中国呀,是我们自己把中国人搞死的。毛泽东时期搞死了大概五千万人,相当于我们三十个省会城市,每个城市发生五次南京大屠杀。死了那么多人,是我们自己搞死的。不是外国人搞死的。是自己搞死的,就是毛泽东搞死的。当然他有一批帮凶,四人帮,还有大大小小的四人帮。 这个教训我觉得在中国、在全世界的历史上,都是值得反复汲取的,可是我们的执政党到现在还是遮遮掩掩。当然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毛泽东路线了,我们走的已经是资本主义道路,所以能够成功。很多人认为,今天政权的来由还跟毛泽东有关。其实这个看法完全错误,现在共产党能够执政,是因为改革三十年的成功。如果还是搞毛泽东那套,老早被老百姓唾弃掉了。因此改革三十年,应该说共产党有很大的功劳,不能否定这一点。如果说文革有甚么好作用的话,那就是让一部分中国人觉醒了,懂得是毛泽东的错误。如果没有文革的教训,我们不会容易的走向改革开放,还会被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所误导。现在我们知道公有制不行,计划经济搞糟了。 王旭:茅老,您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有哪些主张和见解呢? 茅于轼:对今后中国经济政治发展,国内意见还是挺分歧的。薄熙来唱红歌,还有很多人拥护。而毛泽东的理论确实有欺骗性。我自己就曾经拥护他嘛。但事实证明他那套理论是走不通的,全世界成功的,不是他的经验,而是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的经验。他们成功了。失败的国家是那些搞公有制的,古巴、北朝鲜、甚么津巴布韦呀,这些国家走的路就是独裁,就是搞计划,搞公有制。今后要使得中国改革进一步发展,第一条就是要把历史事实搞清楚。否定毛泽东的路线,否则,像薄熙来唱红歌这一套,还会迷惑很多人。从社会科学的研究来讲,理论上是完全可以讲清楚的。对老百姓来讲,不用讲那么复杂,让他们从事实上看到全人类共同的发展道路就是市场经济,民主制。具体地说就是保护人权,保护人的生命,保护人的财产,保护人的言论自由,行动自由,保护人的平等权利。反对各式各样的特权,反对有些人可以不遵守法律,把法律视同儿戏。不把他们的特权解决掉,社会是不可能发展的。 政改第一步:摆清历史真相 王旭:现在有些人认为政治体制改革会引起社会动乱,出路在哪里呢? 茅于轼:怕中国改革要乱套,十几亿人口一乱不可收拾。这个说法不见得没有根据。因为对文革的教训,看法上还是很混乱的。所以我反复强调的是,我们往前走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历史事实摆出来。文革、三年灾荒是怎么回事?摆清楚之后,很自然的,毛泽东的像就拿下来,要遵循的道路就清楚无误了。否则搞改革,那就要乱。现在很多人要造反,要革命,那不就是回到毛的文革吗?革命对大家恐怕不是最有利。最优解决还是通过对话协商,和平地变成一个真正的共和国。革命的结果还是独裁。谁来收拾革命,枪桿子出政权嘛。这个可能性我们不能不预防。 英国为甚么成功?它就是不断地协商,避免流血斗争,慢慢的进步出来了。你反覆地革命呀,反革命,反反革命,没完没了。靠枪桿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要讲道理,把事实摆清楚。很多人还活着嘛,很多的记录还在嘛。共产党的秘密档案都得拿出来公开。

更多

西安事变绝密文件曝光 毛泽东致信张学良

西安事变已过去了整整80年,对关心中国现代史的人而言,那段历史已耳热能详。可是, 西安兵变仍是一个谜团,其中很多秘辛至今无解,因为事变的核心人物张学良、杨虎城,以及推动或卷入事变的一大批国共领袖和军政要员,都已先后作古。不料就在2013年,一批关于西安事变的秘密文件意外曝光,在美国纽约被集中拍卖,总成交价高达270万美元,而其中就有毛泽东给张学良的亲笔信。这批秘密文件的主人是一个名叫海岚·里昂的美国人,众多有关西安事变的记述中,都未曾提及海岚·里昂的名字,但正是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外国人,曾经拥有此次拍卖的所有藏品。 海岚·里昂(1908—1973)十七岁到二十六岁在好莱坞当跑龙套的演员,他聪明好学,也做过特技演员、赛车选手及修车师,后来又成了一位专业的飞机维修师,还是一名拥有专业水平的摄影师。里昂因为对当时的好莱坞明星克莱尔(DeeSt.Claire)一直念念不忘,1934年他追随她,从不远万里的美国来到大洋彼岸的中国上海。 1934年11月,来到中国的里昂意外地接到了张学良机械师的电话,邀请组装张学良刚刚购买的新飞机。里昂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也正是这个偶然的机会,里昂结识了张学良,并成了他的私人飞机驾驶员、飞机机械师兼保镖,而当时原本已拒绝了里昂的“中国航空公司”转而决定聘用他做永久职员,因为这份工作里昂几乎飞遍全中国,有时修理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有时收拾坠机残骸,他每次必照相记录,并写信回家。 1935年1月2日,他写给外祖母的信中,里昂描述了自己来中国后获得第一份工作时的情形: 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早晨,我接到张学良大元帅的机械师的电话,他叫我马上前往龙华机场,说有工作给我做。龙华机场位于上海南边十里处……我抵达龙华机场后,科尔告诉我大元帅从美国订了两架飞机,今早刚刚送到,但还未组装,零件还在箱中……张大元帅的飞机本应送往南边一百里处的杭州空军基地,或内陆五百七十五里外的汉口军营,然而因为木箱体积庞大,才决定在上海就地组装,组装好再将飞机飞到内陆。” 留在中国的里昂,不久后成为张学良特别信任的亲随,他的命运也开始和中国紧紧相连。他在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的一份文件中记载: “我们被军警包围,不准离开空军基地,不准碰自己的个人财物,连上厕所都要有人陪同……”西安事变期间,里昂先生与另几名飞机驾驶者负责来回载送会谈人员。 1937年1月18日写给外祖母的信中说:“目前局势依然诡谲。已经三周了,但北方军队与南京的国民军依旧谈不拢。我的工作则是陪陪詹母士. 奥德先生,充当他的保镖。张大元帅的二房,一位非常貌美的赵小姐,很幸运地在九日从西安逃了出来,十一日抵达此地。真是惊险!搭载赵小姐的飞机是晚上飞进来的,我和奥德先生到机场去接她,把她带回家……现在赵小姐每要出门,总是会叫我陪同她。” 信中同时还记载着当时的复杂的间谍活动,提到了包括尾随五名跟踪美国人员的俄国人,以及逮捕一名代号Pick的欧洲双面间谍。西安事变发生不久,张学良委托里昂担任赵一荻与幼子的贴身侍卫。 里昂在1937年4月4日的记录中写道:“过去三个半月以来,也就是’西安事变’发生以来,朱利叶斯·巴尔、罗耀·雷诺、詹姆士·奥德和我四个人整天都在帮助张学良大元帅处理家务,保护他的家人,避免被政治狂热分子欺负。我们每一个人在这期间都遇到了千载难逢、千变万化的人生经历。” 因为张学良被捕,里昂的工作丢了,但之前的工作和身份让他轻易获得了美联社驻中国特派记者的工作。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这场会战持续了三个月,里昂此时恰在上海,他为“八一三淞沪会战”拍摄了近3000张珍贵照片。 接下来张学良被监禁,而里昂先生协助赵一荻母子处理家务,并驾驶飞机带她们四处为张学良奔走。八一三淞沪会战后,里昂陪同赵一荻母子,从上海到香港,在那里度过了三年。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里昂也就此离开了中国。他带着装载个人文件与相片的六大行李箱以及受张家所托储存私密物件的保险柜回到了洛杉矶,而张学良保存的关于西安事变的秘密文件就在其中! 保险柜中有一封毛泽东和彭德怀签名盖印的三页书信,收信人为张学良,信中”赞扬了张学良对抗日救国的始终不懈,继而提议双方合作,执干戈以卫社稷,组建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据研究,这封信可能是双方首次互通往来的文件。 保险柜中另一件是名为“共产党手书”的文件,末尾有毛泽东、周恩来、博古等人代名。时间是1936年8月9日,共六页,分十八点详细说明如何劝蒋介石同中共合作。文件的第六页特别有意思:上面是当时国共两党以及苏联等要员的秘密代名,其中用张王李赵四家代指各方势力。李家是东北军,张家是各路军阀,王家是国民党人员,赵家自不必说。例如张学良的化名李毅、王以哲化名李仁、毛泽东代名赵东、周恩来代名赵来、蒋介石代名王浙、李宗仁代名王桂、苏联代名赵联。后面几页主要是“赵天、赵来、赵古、赵东”向“李毅”提出了总共十八点构想,主要的思路是打通西北,背靠“赵联”进行抗日。 其中还有张学良在1937年1月所写的遗嘱,张学良在信中表示”宁可自尽也不愿受辱”,并叮嘱家人”愿张氏子孙为国为家,同日本不共戴天之仇,愿世世勿忘”。信尾向宋子文等人交代了张家财产的分配。还有一本李宗仁送给张学良的电报号码簿!封面写着这是李宗仁赠送给“汉卿”张学良“惠存”。据邦瀚斯拍卖介绍,这是张学良领军投效蒋介石的国民党,在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收到的礼物。 1973年里昂去世,这些重要历史资料由他的家人保存,直至2013年于纽约邦瀚斯拍卖公司拍出,由中国藏家买下带回中国,一段尘封的历史由此打开。

更多

习近平将向政商既得利益集团以及不法商人大鳄开刀

北京时间6月20日,《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号“学习小组”在一篇短文中,引述了习近平的一段讲话。习近平说,“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每一个贪腐案件中,官员的身边莫不聚集了一批‘近权力的楼台先得利益’的商人。权钱交易,是贪腐永恒的话题。规制权力始终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难题。”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认为,中共官媒的上述引述,释放了北京欲整肃政商关系和围猎不法商人大鳄的信号。  

更多

获释美国人死亡 特朗普:有办法对付朝鲜

对于22岁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死亡的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深切哀悼。他表示,朝鲜是一个”残暴的政权”,但是美国会有办法对付它。特朗普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瓦姆比尔的命运坚定了我的政府阻止这种悲剧再次发生在无辜者身上的决心。制造这种悲剧的是一个不尊重法治、不尊重基本人类尊严的政权。”

更多

加盟商集体诉讼Tim Hortons,索赔 $5亿

加拿大咖啡连锁巨头蒂姆·霍顿 (Tim Hortons) 的一些加盟特许经营商向母公司发起索赔 5亿加元的集体诉讼,指责该品牌管理不善,使连锁店业主难以维持业务。代表这些加盟商的协会 Great White North Franchisee Association 表示,自从Restaurant Brands 购买了 Tim Hortons,并在2014年与汉堡王合并后,运营的成本不断增加,但连锁店业主却不能获准提价来覆盖增加的费用。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