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89)

一头刚刚烫卷的蓬松头发,一身水仙花样的连衣长裙,一双桃红的半高跟皮鞋。她的神态:略浮肿的眼皮,淡紫色的嘴唇,脸颊两边显出隐隐约约的一小片斑痕。她的一对兔子一般的眼珠子,虽然是美丽的,但光亮已经暗淡,于欢乐中暗藏着悲哀,开朗中包含着忧愁,天真烂漫中渗杂着邪恶。

更多

悲愤的城市(85)

好不容易到了五月一日,二春和阿秋才匆匆忙忙去照相馆拍了订婚照。但由于形势急转直下,二春养父秦鹰经省委批准,被正式“带职检查”,这件喜事被罩上一层阴影。大春忍住眼泪强装笑脸,竟提议,今晚像过年一样,来个“围炉”,大伙围坐一起,吃上几样好菜,替二春和阿秋高兴!

更多

悲愤的城市(84)

这一天,钻机恢复正常生产。在去3号孔的路上,时健秋遇见队部的卫生员和炊事员。女卫生员照例肩背一个红了医药箱,女炊事员则挑着一担铝桶,一边装菜馅包子,一边盛着蛋花紫菜汤,给钻机送点心来了。

走了一个小时,他(她)们到了机场。机场外面空地和机场里边挤站着许多人。这是一些观看钻机打钻出水壮观的“热心人”和“局外人”。大伙见地质员到了,自动让出一条路。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