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99)

时健秋半躺在地铺上浑身酸痛,关节炎又发作:两边脖关节发麻,腕关节像针刺一样难受。就在恍恍惚惚时,忽然听到有人轻轻推门,接着又听到有人叫声“阿秋……”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可四肢无力,想睁开眼皮,眼皮说什么也睁不开,他只感到有一个人走来,伏在他床边低声哭泣,接着抱起他的头,又哭了一阵,他隐约感觉是自己未婚妻的声音,猛一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二春。

更多

悲愤的城市(97)

过了几天,省委下了个通知,把隔离反省的秦鹰弄去省委党校,又进了所谓“转弯”的学习班,还规定了进学习期间一律“不外出,不探亲、不写信”的“纪律”。

明妹“失业”了吗?她“失业”的第三天,又接到一项的“特殊任务”——到市革命铁矿某仓库监护刚刚关押的“现行反革命分子”、水文钻探队的时健秋。

更多

悲愤的城市(95)

小春坐着蔡阿土开的不知从哪里借来的一辆苏联嗄斯小车,沿着涌泉寺方向驶来。一路上尽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而蔡阿土还不时转方向盘,和急刹车,早把小春给震懵了,她曾几次央求他停车,可这家伙像是聋了、哑了,又加大油门。小春嚷着要跳车,阿土才把车停下。可是,小春肚子已痛得难受,额头上冒出豆粒大的汗珠,冷汗把刘海都沾湿了。

更多

悲愤的城市(94)

其实,他在当面撒谎:他叔叔在南洋开的店,去年被土匪抢了,早破产了,甭说给国内的侄儿汇款,连他自己一家七口人嘴巴都不知往那里搁呢!可是,爱打扮、想电视机都快想出病的小春,却被他蒙在鼓里,信以为真呢!而且,阿土这回让她到他家里,还怀有一种目的。

更多

悲愤的城市(93)

侯小春又一次出现在半椭湾地区,这故事还得从她去银盆市清洁处上班说起。那一天,侯小春去了市清洁处;“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不久,侯小春常请病假,有时一请就是一个多月,理由是“肝病复发”和“患有妇女病”。她现在康复了吗?天晓得!说不定明天她又“病”了……反正,清洁处的人晓得这些年她是清洁处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中的典型人物!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