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103)

明院长是后来才赶到的。几天来,他的神态忽然比先前清醒许多,人们感到异样,暗地里直到当着他的面,说他“病好了”。此时,人们看见他替二春擦去嘴角的血,捏着拳头,呆坐在床头。不一会儿,他站起来,大步朝门外走去。不久,他从屋里出来时,手里正拿着一把军用大刀。“明院长,你去哪里?”年轻护士拦住他。

更多

悲愤的城市(101)

差不多在侯大春被拷问的同时,半椭湾地区海边一家医院外科女医生章芹家,突然响起一阵叩门的声音。章医生披衣下床,开门一看,原来是本院门诊部内科值班医生。她被告知,刚才送来一个危急病人,经他诊断是急性盲肠炎发作,病人需立即动手术。她穿好衣服,跟着值班医生走了,因走路匆忙,她的丈夫叫她,她竟没有听见。

更多

悲愤的城市(99)

时健秋半躺在地铺上浑身酸痛,关节炎又发作:两边脖关节发麻,腕关节像针刺一样难受。就在恍恍惚惚时,忽然听到有人轻轻推门,接着又听到有人叫声“阿秋……”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可四肢无力,想睁开眼皮,眼皮说什么也睁不开,他只感到有一个人走来,伏在他床边低声哭泣,接着抱起他的头,又哭了一阵,他隐约感觉是自己未婚妻的声音,猛一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二春。

更多

悲愤的城市(97)

过了几天,省委下了个通知,把隔离反省的秦鹰弄去省委党校,又进了所谓“转弯”的学习班,还规定了进学习期间一律“不外出,不探亲、不写信”的“纪律”。

明妹“失业”了吗?她“失业”的第三天,又接到一项的“特殊任务”——到市革命铁矿某仓库监护刚刚关押的“现行反革命分子”、水文钻探队的时健秋。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