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美好时光

“鸟鸣庭树上,日照屋檐时。”乡村的屋檐朴实厚重,浸透了柴米油盐的滋味,承接着风霜雨雪的侵袭。棱角分明的瓦片挤挤挨挨地排列延伸,曲曲弯弯的从屋顶探出的窄窄的屋檐下,曾经蕴藏了太多太多美好的旧日时光,一些姹紫嫣红,一些鸟鸣欢唱,一些温馨的故事,一些生活的重量。

更多

人类灵魂走向的新选择

“人的灵魂最终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人类不能不面对的问题。这个问题与“终极关怀”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同一。“终”是末了、最后,“极”是顶端、极致。终极关怀有两个指向,或者说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是对肉身生命终结时的关怀,即临终关怀;一是对精神生命走向至高境界的关怀,即至高关怀。

更多

陪我行走的鋼筆

升入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開始學寫鋼筆字了。哥哥把他用了三年的鋼筆給了我,我如獲至寶,捧在手裡怕摔了,放在藍布書包裡又怕丟了,最後央求母親用一塊碎布縫了個細長口袋,用麻線收口,繫在書包帶子上,細口袋裏的鋼筆就安安穩穩地躺在書包裡了。

更多

你的人生究竟有多苦

前幾天在朋友圈裡看到一張照片,一個瘦弱的女孩躺在床上,嚴重到極點的類風濕已經讓她起不了床。她的床頭邊放著電腦鍵盤,她用變形腫脹的手指艱難地敲擊黑色的鍵盤,把心裡的點撇橫捺變成方方正正的漢字。她的文筆非常好,經常有文章發表。她的床頭堆著一摞厚厚的書籍,這些溫暖睿智的文字驅趕著她的疼痛,喂飽了她的靈魂。她是個愛笑的女孩子,一身粉色系的衣服如同她明亮的眼神一樣光彩照人。

更多

收藏疼痛

一個人的痛或許來自某一處傷痕,或者心靈的煎熬,而一個民族的痛,卻可能緣自一次洗劫,一場戰爭。無疑,戰爭留下的痕跡和物證,就是這種疼痛最為鮮明的符號。但是往往,人們不忍或者害怕重新“閱讀”這些血淚交織的特殊的“符號”。

更多

寶貝,感謝生命中有了你

十八年前的此刻,我正在醫院忍著疼痛準備迎接你的到來。還記得當時梁叔叔、楊叔叔等說為了讓我轉移疼痛的注意力,於是陪我扎金花。那晚的手氣竟出奇的好,老拿飛機,打得叔叔阿姨們暈頭轉向,直到以後每在一起總拿這事說笑,看來當時就預示了你是我的天使,我的幸運神。

更多

雪落炊煙暖

當冷酷的北風吹落了枝頭的最後幾片枯葉,乾脆俐落的豆腐梆子聲就開始在故鄉的村街上一聲聲響起來了。凍得硬邦邦的空氣裡隱隱約約含著最原始的豆腐的鮮香,從小小村莊的東頭一直飄到西頭,再從西頭一直飄回東頭。我放了學急匆匆的就往家裡頭飛奔,心中無限渴望母親在大鐵鍋裡燉了噴香滾燙白白嫩嫩的大豆腐。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