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

“应该说,刘少奇、周恩来、林彪三人在七千人大会上发言的不同调子,恰好勾勒出文革前夕中共党内领导层中各种不同的政治倾向,并预示出后来政治上的分野。” 5 不过,刘的政治倾向是应时而生,林的政治倾向是应声而起,周的政治倾向是应变随机。三种态度,三种行为,三种命运,应时者虽死犹荣,应声者兔死狗烹,应变者抑郁而终。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九

邓小平讲话后,接着发言的是常委朱德。朱德因在1959年庐山会议批彭德怀时,被毛指责“隔靴搔痒”。同情彭德怀,不少人是心里同情彭,外在的表现却丝毫不露。只有这位与彭老总感情深厚的朱老总,不忍落井下石,并为老战友的正直坦率、因谏获罪深为不满且流露于言表。朱德对此感叹到:“谁会相信我们曾经是在一个锅里吃过饭呢?”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八

1981年11月,在讨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时,朱德的秘书陈友群说了一件事:1950年4月,中宣部起草的“五一节”口号中,最后两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在审定时,竟然亲笔加上了“毛主席万岁”这一条。要君临天下,就得有人山呼万岁。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六

在中央及各省负责人的检讨中,有三个人较有代表性,即谭震林、曾希圣、李井泉。谭震林,也是最早跟着毛泽东上井冈山的人物之一,全国解放战争时期是华东野战军仅次于陈毅、粟裕的第三号人物,深受毛的喜爱。1954年起,开始主管全国农业工作。其个性鲜明,快人快语,爱放炮,人称“谭老板”。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五

随着毛泽东1月30日的讲话,尤其是毛的“自我批评”,犹如一声号令,令全会上下迅即进入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所谓“出气阶段”。

“出气”主要是县、地级出省及中央各部的“气”,实际上是省及中央各部在为中央决策层的国家领导人、主要是代毛受过。在这个七千人大会上,县委是最低一级。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四

有意思的是,毛上述那番自我批评的话,与之前彭真在讨论会上建议毛检讨的那番话有所对应。比如彭真说:“我们的错误,首先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从毛主席到支部书记,各有各的账。”这也算是毛对唯一指名要求他道歉的彭真,所作的回应吧。如果评选七千人大会最勇敢的人,彭真当之无愧。后来彭在文革前夕被打倒,但毛并未将其置于死地,或许惺惺相惜,作为和彭真有着同样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刚毅果敢风范的毛,心里是敬重这种人物的。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三

自从刘少奇讲话后,刘的两个“三七开”,尤其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似乎成了毛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定海神针”。那异乎寻常的掌声,又像是汹涌的海浪,在毛的脑海里不断翻腾。毛知道,刘其实无非就是说出了大家心里想说又不敢说的话而已。只是毛耿耿于怀的是,刘口中的“人祸”,是谁人之祸呢?而且占七分。至少毛觉得,对刘来说,彼此是心照不宣的。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五十二

对毛来说,林彪在七千人大会的这番讲话,相比于刘对“三面红旗”含糊其辞的暧昧态度和对国家经济环境恶化而追根穷源的咄咄言辞,自然格外入耳入心。便有了林彪讲完后,毛泽东说的一番话:“林彪同志讲得很好,给你一个月时间整理出来,一个月不行两个月,请你整理出来。4”对在“七千人大会”上其他常委的讲话,毛都未予置评,唯一称赞的,就是说林彪“讲得很好”。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