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度市場波動將加大

金價對貨幣政策,尤其是美國的貨幣政策高度敏感,因升息會提升持有非生息資產的機會成本,並提振貴金屬計價貨幣美元。美聯儲9月21日結束為期兩日會議後,將基準利率維持在0.25%—0.5%區間不變。此外,預計明年和2018年加息的幅度會小於之前的預期,並將長期利率預估從3.0%下調至2.9%。不過,美聯儲用來暗示政策前景的“點陣圖”顯示,美聯儲官員預期今年加息25個基點。由於11月的FOMC會議距離美國總統大選不到一個星期,並且耶倫屆時不會舉行新聞發佈會,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可能在12月會議上加息,但美聯儲今年以來的猶豫讓不確定性大增,美元指數並未獲得提振,會議當週下挫0.7%,為8月18日來表現最差的一週。 就今年黃金價格走勢來看,美聯儲維持不加息的時間拖延得越長,向市場傳遞的信息就越混雜;加息時間越模棱兩可,對黃金價格越有利。實際上,耶倫在傑克遜霍爾年會及9月新聞發佈會上,已經盡她的努力讓投資者確信,在12月之前局面會有足夠明顯的改善以支持加息行動,但市場對這種論調似乎已經麻木,美元指數並未獲得較強提振,而短時金價卻在爬升。我們預計臨近12月會議的時候,市場會重新炒作當前美聯儲所強烈暗示的加息聲明,這無疑會成為壓制12月金價的重要因素。 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全球貨幣寬鬆環境,正為金價提供底部支撐,後市一旦碰到任何“黑天鵝”事件,都將刺激金價急劇上漲。四季度上旬首推的不確定性事件就是美國總統大選。從歷史統計數據來看,美國總統大選對黃金的影響是短期的,考慮到當屆競選的兩位候選人爭議性都比較大,預計11月總統大選將給市場提供額外的不確定性。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在未來兩個月共需進行三場大選辯論,儘管長期以來的民調結果一直是希拉莉領先於特朗普,然而近期的各種突發事件,如“暈倒門”等導致希拉莉支持率下滑,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僅僅略微落後於希拉莉,若其中一場辯論某一方出現壓倒性優勢,勢必會衝擊金融市場,預計市場短時波動性將增大。 作者: 楊韜

更多

為什麼說川普是定時炸彈?

加息與否首要看的還是美國經濟情況,美聯儲利率決策的依據主要是美國經濟走勢。一般情況下,美聯儲的政策目標主要是保持物價穩定和促進就業兩項。如果它預期未來經濟可能趨於疲軟、物價存在下行壓力,就很可能採取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如降息等;反之則可能採取加息等政策收緊銀根。 美聯儲加息經濟數據數要依靠一個是通脹情況美聯儲的通脹希望可以回到2%以上的水平;另外一個是失業率,美聯儲希望失業率可以接近5%的水平。據上週五(9月16日)美聯儲議息會議最新數據顯示當前通脹率為1.1%,前值分別為8月份的0.8%和7月份的1%,就加息條件來看還遠遠不及預算2%;九月初公佈非農數據之時失業率維持前值4.9%不變,從某種程度來講已經達到了加息的要求,不過隸屬鴿派代表的耶倫非常保守,有一些風險的事情不願意去冒險,這也是川普聲稱上台即會換掉耶倫的原因。 美國大選進行的如火如荼,美聯儲年內加息也受阻於這個原因,畢竟激進分子川普就是一個激進分子,接受採訪時他會毫不吝嗇的講出他自己言論,川普不僅讚美普京而且還聲稱會和普京處好關係,中國是我們重建的,墨西哥就是新中國,當選之後會換掉耶倫等等驚人言論。先不談其他,從個人角度來講我挺佩服他的:看事情總是能夠看到點上,語出驚人而且給人別具一格的觀念。不過站在客觀角度來講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激進派,我們提及他不僅僅是因為他身置於美國大選之中,他的激進派作風和言論會給美國經濟帶來大大小小不同的風險,當然前提是當選。 川普聲稱要裁掉耶倫主席,那麼美聯儲是否會將這個定時炸彈考慮在這之中呢?答案是肯定的,不少人可能看得出來耶倫隸屬於奧巴馬政府,那麼誰成為下一任總統也將會使得美聯儲主席這個位置變得搖擺不定,那麼美聯儲整個偏向是不是也會由保守派偏向於激進派,屆時美聯儲年內加息的言論可能會變為年內加息兩次甚至是四次等言論。所以川普從頭至尾都是一個定時炸彈,如果川普當選,那美聯儲乃至美國經濟都會隨這個激進派的人而產生新的格局,美聯儲首當其衝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據最新消息,目前兩位候選人在“搖擺州”的支持率打了個平手,同為42%。目前為止兩人依舊是一個五五開的局面。 當然美國加息肯定受著英國加息的餘波影響,英國退歐可謂是一個意外事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是退歐成功之後帶來的影響比較大,美聯儲加息時間也因此得到延遲。從貨幣方面來看,人民幣和美元、歐元、英磅是個三角到四角競爭和合作的關係。如果英國退歐的話,英磅兌美元發生貶值,美元走強,人民幣相對於美元就會有貶值的壓力。另外,也不排除歐元和英磅可能直接給人民幣帶來波動,使人民幣出現一定程度的貶值。歐元、英磅貶值以後,資本首先要做的就是買入美元避險。如果美國加息的話,那英鎊或歐元對其他國家貨幣貶值的幅度就更大了,美元升值過大,影響其經濟復甦和出口。這顯然不是美國希望看到的。故此英國退歐對於美國加息也會產生持續性的干擾,這個困擾短時間內也會持續性的發酵,也是美國會要考慮的因素之一。 文/楊韜

更多

全球央行寬鬆政策幾時休?

上週五全球大類資產普跌,歐美主要股指、黃金、原油悉數下跌,國債收益率上行,唯有美元指數上漲,引發市場對於全球流動性的普遍擔憂。結合上週歐央行維持既有寬鬆力度不變,聯儲加息預期再度升溫,以及主要發達經濟體7月初至今的債市調整,這是否意味著全球貨幣寬鬆已至極致,進而引發全球流動性的收緊? 全球寬鬆預期確實在邊際修正,但談論拐點還為時尚早。財政刺激和結構性改革也需貨幣寬鬆配合。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已相繼進入低利率乃至負利率時代,但經濟前景依舊低迷,貨幣寬鬆本身不足以持久提振經濟已成為共識,各國政府和央行都在呼籲結構性改革和財政刺激。問題在於結構性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注定漫長而曲折的改革進程離不開貨幣寬鬆的配合。如果沒有貨幣寬鬆,當前全球經濟可能會更加糟糕,又何來結構性改革的空間。 負利率的未知空間是否會遏制歐、日央行繼續降息?除去貨幣政策孤立難支,負利率這一未知空間會帶來怎樣的危害也有待觀察,這是否會抑制全球貨幣寬鬆繼續加碼的空間?從歐、日央行近期的表態來看,歐、日央行都在密切關注負利率的潛在影響,但和市場存在較大分歧,如並不認同銀行業利潤下滑應歸咎於負利率。近期歐、日央行寬鬆不及預期或主要因為前期寬鬆已部分達到預期效果,加碼的必要性降低,負利率的潛在危害還不足以束縛寬鬆取向。歐美債市的調整是對寬鬆預期的邊際修正,臨近聯儲議息會議,大類資產波動也相應加劇。 英國脫歐的黑天鵝爆發後,寬鬆預期推升全球大類資產普漲,歐美長債收益率快速下行,預期落空後又相繼陷入調整,截止上週五,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較公投前仍相差7bp,所以我們傾向於認為全球寬鬆預期確實在邊際修正,但談論拐點還為時尚早。另外,聯儲9月議息會議臨近,對市場的擾動加劇,疊加朝鮮核試驗等意外衝擊,導致上週五大類資產普跌。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