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之五

第八次是1948年毛澤東決策發動遼瀋戰役,在應該先從哪裡打起?毛、林出現了分歧。當此之時東北戰場的決戰,主要是消滅龜縮在長春、瀋陽、錦州3個孤立據點中的蔣軍。毛的想法是:拿下錦州,關死東北向關內的大門,形成關門打狗之勢。而林則深恐打錦州時,陷入瀋陽、葫蘆島兩大援敵的夾擊中。因此攻錦的決心動而又搖,其謹慎用兵、切忌冒險的作戰思想此次表露無遺。最後在毛一而再、再而三的強令下,才出兵而勝。當林彪捉到錦州城守軍司令范漢傑,問其對攻打錦州有何感想時,范說:錦州好比一根扁擔,一頭挑著東北,一頭挑著華北,現在扁擔斷了,這是非雄才大略者,莫能為之的。林聽罷,默然。無疑這又是一次偉大的戰略家和傑出的戰術家的珠聯璧合之作。而這大概也是毛、林分歧中最厲害、最重要的一次,十五年後,毛在悼念羅榮桓的詩文中,還寫下了“戰錦方為大問題”這樣的詩句。

更多

《十七年》之三

毛澤東一生,尤其是後半生,對周是愛恨交加、軟硬兼施,最終也是無可奈何。毛最離不開的,是周;最不放心的,也是周。在毛巨大的陰影裡,在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籠罩下,周以其天生的非凡心性、高妙的政治手腕、超人的智慧見識,給後人留下了一個:前無古人,後難來者,砸不碎、吞不下、剪不斷、沖不散、甩不掉、搓不亂、扎不破、踩不扁、炒不透、煮不爛,一個奇人,一個永遠的迷。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