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1959–1976)之七十二 

8月3日,毛在同来北戴河出席中央工作会议的西北地区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五省区负责人谈话时说:这次会议的问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单干道路?还有形势问题。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在斗争,这个斗争是长期的。苏联革命四十多年,还有修正主义。形势,究竟怎么样?是一片黑暗,或是一片光明?现在讲黑暗的多了,在我们党内有一部分人,各级都有。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七十 一 

前一句发生在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当时彭德怀因谏言之“信”而问题升级后,毛专门找了支持彭的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谈话。谈完话出来,遇见田家英,李锐颇有点轻松之感,将“解疙瘩”、“湖南集团”是误会等告诉他。田家英说:决不要轻信,大难还在后面。1 其后,除了周惠被从轻发落外,黄、周、李,皆未幸免。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七十  

此时,当杨尚昆向周恩来汇报了毛、杨谈话的要点后,聪明绝顶、心领神会的周立刻意识到,这是毛在用毛的方式,既笼络亦警告自己:要稳住脚、选好队、听指挥。而毛泽东也抓紧谋划布局。7月19日,即杨秉承毛的旨意,向周汇报的第二天,毛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会议提出要反对分散主义,并认为中央各部门是最大的分散主义。同时,毛认为,外事系统是比较好的(周恩来主管的部门),党的联络部(邓小平主管的部门)、军委(林彪主管的部门)是好的。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九  

实际上,爆发前的毛泽东已经在不断有所流露,且越来越明显。1962年7月18日毛叫来正在参加刘少奇对下放干部讲话会议的杨尚昆(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书记处后补书记。是后来“文革”之初,被打倒的“彭罗陆杨”之一)谈话。同日晚,杨向周恩来报告毛与其谈话要点,《杨尚昆日记》(下)(中央文献出版社,第196页)用黑粗体记载如下:“是走集体道路呢?还是走个人经济道路?对计委、商业部不满意,要反分散主义。我觉得事态很严重!!十分不安!”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八  

“七千人大会之后,毛泽东指派田家英带队到湖南他和刘少奇的家乡,调查了解基本核算单位下放后农村贯彻《人民公社六十条》的情况,及农村还存在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在此前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田家英受毛泽东委托搞了一系列调查,参与了《人民公社六十条》、基本核算单位下放等文件、指示的起草,以出色的工作赢得毛泽东的高度信任。毛泽东说:六十条的发明权,是田家英的。这一时期,是毛泽东与田家英关系极为和谐、密切的时期。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七  

之后,让毛继续憋气的事,接踵而至。其一,1962年3月,周恩来在广州国家科委召开的全国科学工作会议和文化部、中国剧协召开的全国戏剧创作座谈会联席会议上,作了题为《论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其中指出:“十二年来,我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已有了根本的转变和极大的进步”,报告肯定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而不是属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要求:“过去对同志们批评错了的、多了的、过了的,应该道歉。”并代表中央“利用这个机会,再作个总得道歉”。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六   

这“五虎上将”的极左做法,各自直接导致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老百姓的死亡,他们是逢君之恶的猛虎,更是残害百姓的恶虎。五人中除了吴芝圃、曾希圣没有熬过“文革”外,剩下的三人在“文革”后,又充分享受到了老干部的优渥。最终,他们在隆重的葬礼上、盖着鲜红的党旗“永垂不朽”。而在《2001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第185页有这么一段文字: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五 

如前所言,“七千人大会”对毛泽东来说,是其政治生命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自此直至其去世,毛再未直接插手主管过中国的经济建设。毛在1月30日“七千人大会”上,讲到民主集中制时,说到“凡是个人说了算的第一书记,就是一人称霸,就叫‘霸王’”,并举了“霸王别姬”的典故。此时在火车似乎不停地、有节奏地、“归去”、“归去”、“归去”的轰鸣中,随着离北京这个权力中枢地渐行渐远,不知毛是否又想起了他前不久刚说的这个典故。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四

后来,王亚志(解放军总装备部的离休干部,抗美援朝时任志愿军总部参谋),针对这一“读者阅到此自然会认为毛岸英的牺牲是由于彭德怀未遵从毛泽东的电令及时转移总部驻地而招致挨炸,从而把毛岸英的罹难,归罪于彭德怀”之嫌的说法,在其《有关毛岸英牺牲的一则电报》一文中,虽然予以辩驳和澄清。但从毛的电文“(三)请你们充分注意领导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四)此次战役中敌人可能使用汽油弹,请你们研究对策”中,李银桥夫妇的说辞,也并非完全没有依据而无中生有。

更多

《十七年》(1959–1976)之六十三

李银桥,1927年9月生于河北省安平县,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擅长太极拳和太极剑。李银桥小的时候在家乡读过两年小学,因自小习武身体硬朗,人又机灵,自11岁参军后,李银桥就一直当特务员、通讯员。1947年2月,被指定担任周恩来的卫士。1947年8月,李银桥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折。因为他的卫士工作做得好,中央负责保卫的同志决定把他调到毛泽东身边当卫士。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