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是一种遗传病

穷是一种遗传病 几天前去中国城商厦,看到二楼的卫生间贴着一个告示,“不要把洗手液ˎ 厕所纸拿回家,别人还要用。”告示用的是中文,没有配英文。光顾中国城商铺的差不多都是华人。华人用中文告诫华人,这不算种族歧视吧。要说是歧视,最多算是商厦管理者对顺走厕所物品者的歧视。 这让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我刚出来那时,在大学做研究。大学厕所里的厕纸一堆堆的摞在那,有的华人就顺手拿回家。清洁工再补充又摞成堆,过了几天,成堆的厕纸又消失了。清洁工未必能知道消失的厕纸跑哪去了。但是,厕所里再没有补充过成堆的厕纸。 二十多年前,中国人穷。人穷就容易占小便宜。那时,国家干部教育老百姓勤俭节约,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国家干部也穷,社会还没有开始实行权商一体化。干部带头节俭,能不消费的就不消费,机关的稿纸拿回家给孩子当作业本。现如今,国强民富,可是许多人还没有从占小便宜的习性脱离出来。国内媒体时有报道,大款开豪车顺走绿化带的盆花什么的。大款也是近些年才出现的,大款本人也才脱穷变富没多少年。 社会变富了,长期贫穷带来的习性不会那么快就消失掉。至少会传二代人。

更多

半截财宝

今天遇到了一件事,才懂得了国内朋友们的烦恼。
最近一段,我打给国内朋友的电话,总是无人接。按常规,打过去的时间,该有人接,接连打几次还是没人接。不管打给南方的还是北方的朋友,都遇到相同的情况,任凭电话响,就是无人接。

更多

感恩的切切心声

前几天我收到幺弟寄来的小文《陪》,纪念先母冥诞,读来深感赤诚滚烫感恩心。人之生理皆系父母先天遗传,荫庇乘凉,毋忘谢恩,弗论后天努力如何重要。
记得文载周恩来青年时的文字:“這個世界上我最不怕的東西就是死,不過是睡個長覺嘛。其實你本來就是睡著的,被母親喚醒了,要陪她一陣子。活的時候一聲‘我來也’,死的時候一聲‘我去也’,實在沒甚了不起”。它揭示了人之陪的境际。应珍惜这宝贵时光和亲情,倾心倾意陪恩亲慢慢变老,将情感化为行动回报。

更多

乘機難免的憂心

搭飛機出遊,已成爲現代旅行的不二方式。然飛機又是最易叫人擔心的交通工具,一旦失控,乘者生還的概率幾無,不似舟車意外尚有幸免的迴旋餘地。這許就是毛澤東極少乘機外出的因由[輒坐專列],大人物如此,群衆亦不無憂慮,許多人上了機便開始揣揣不安,直到落地才鬆口氣。尤其是飛加勒比海度假地的包機,一俟著陸,艙裡立馬響起掌聲,乘客紛為機師的安全駕馭喝彩,也在為自個此旅的完滿欣慰。
911事件後,人們乘機更多了層掛慮,即“恐怖襲擊”的危險。不論是被導彈火箭打中,還是艙裡有定時炸彈,或遭劫持而撞樓、墜海,甚至被慾自殺的機長硬拉著撞山作陪葬—,這些已發生過的案例,均屬無定之事,令人沒法不憂,致使坐飛機人心更惶。再加機場入内的安檢繁瑣程序,早預熱著旅人緊綳著的神經了,令搭機出外不復為愉快的事。

更多

初识香港

出来二十多年了,来来回回的路过香港好多次,都没有光顾过。去年到新加坡在香港转机,顺便在香港停留了几天。 停留的时间短,加之天气闷热,空气湿度大,空气质量也不是很好,看了一些地方,就不想多看了。好在香港地盘小,转个几天也就差不多了。 香港给我的原有印象是东方的明珠,好过东京和新加坡。这次初识香港,感觉和上海,深圳这些地方有些类似。新区很靓丽,但大部分地区还是那些破旧建筑,烂楼非常多,拥挤不堪,居住条件很差。香港人说话声音大,这倒是没有想到的。原以为,香港那地方高度发达,受教育程度高,地处南方,人们应该柔声细语才是,就像台湾人那样。结果让我吃惊。在餐馆里,就餐的都扯着嗓子大叫大喊,整个餐馆就像蹦迪的舞厅,声音大过喇叭。特别是年轻人,昼夜在街道大喊大叫。 到香港旅游的大陆人非常多。大陆人不像过去那么穷了,可能没有香港人再称呼大陆人为表叔了。但是大陆的国语,没有英语在香港那么受尊敬。

更多

美国人要来加拿大避难了

美国大选看到现在,12:45am 9 Nov. 16, 川普似乎没有悬念将成为下届美国总统。 昨天,我的一个做地产的朋友说,他希望川普获胜。如果川普赢了,将有大批美国人移居多伦多,多伦多的房地产又将出现新的火爆局面。 一条本地消息称,美国人申请移民加拿大的人数激增,以至于加拿大移民部的网站被挤瘫痪了。 加拿大需要各路人才,而不是美国后院的避难营。

更多

冬天还这么暖和

今天下班回家路上,开着车转头看到一轮红日被地平线遮住了一半,余辉洒落在天边,近处的树林和远处的大地红黄绿连成一片,赶紧将车顺到路边停下,想拍照这番落日的景象。等到拿出相机,打开电源这功夫,日头就没了,已经全部落下去了。顺便就在路边拍了下面这张照片。今天是十一月七号,气温十七度。这个季节应该是冬天了,树叶却依然没有退光,地也还是绿的。全球变暖效应对多伦多的影响不能视而不见。北京的雾霾看不见人影,多伦多的温室气体让季节变化失常。有气象专家说,多伦多今冬将会是寒冬,也有的说会是暖冬。要我说,十年之中,七年暖冬,三年寒冬,这样最好。

更多

万圣节

今天是万圣节,天气好,晚上六点多,各家各户门前的灯亮了,要糖的孩子们纷纷出门了,一拨一拨的穿着奇装异服的孩子们,挨家挨户的讨糖,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渐渐消失了。这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下面的照片是今天白天拍的。最后一张,那些在墓碑旁站立的几个小鬼还没有露出真面目,这家的主人要等到晚上,才会揭开包裹这些小鬼的黑纱,给前来讨糖的孩子们一个惊喜。    

更多

范冰冰应该不是戏子

最近看了一个消息,说范冰冰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惹上了一件事。事后,这个学校的一个副教授发文表示,电影文学的学术研讨会,硬塞夹个戏子弄得混乱不堪,让人败坏胃口。实际上,这个副教授表达了二个意思,一是范冰冰这个戏子不配参加学术类的研讨会,二是当下的拜星风气与会场的学术气氛不相称。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