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子北美游记(17)

亨茨维尔小镇,因2010年G8会议曾在此召开,让世人更多了解它。如画的自然景观和浓重的怀旧气息一直就是亨茨维尔的“名片”。汽车驶入镇区,一块标志牌醒目地写着:“欢迎来到亨茨维尔;触摸过去、感受现在”。马斯克卡河水贯穿整个小镇,我们在小镇河边漫步,欣赏着,享受着,不时按下快门,多少次在不知不觉之间已悄然进入了私人领地,这里没有院墙,只以修剪整齐的绿地区分,多数房屋里无人,河边有私人游艇和休闲码头,码头上摆着休闲椅、小桌,可以想象,坐在河边,沐浴阳光,微风徐徐,秋色如画,慢慢品着红酒,沉浸于自然,无忧无虑,无牵无挂,任思绪随风飘荡,那将是怎样一种景致。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16)

10日早起,徜徉在亨茨维尔小镇河边,天蒙蒙亮,白雾在山腰和水面上浮动,如入异境,奇怪的是,此时还能清楚看到水中倒影,秋树多姿多彩,倒影则如格调浓烈的油画,色泽厚重且艳丽,覆以白雾越显绮丽。随后,到阿尔冈金省立公园里游览,公园沿公路左右展开,全长数十公里,占地上百公顷,其中点缀众多湖泊,蓝天白云、五彩秋树、清风碧水浑然一体。更巧的,今天赶上加拿大感恩节,来此休闲、消遣时光的人骤增,汽车于路边排起长队,前不见首、后不见尾,这儿的人心态真好,如此情境,大家都不急不躁地候着,秩序良好,车队绵延少说也有数公里,我们足足排了两个多小时才蹭到收费口。公园的枫叶已红的大约占40%左右,以红、绿、黄为主调,斑斑驳驳夹杂在一起,阳光透过树叶,把浓浓的暖意洒满树林,置身其间,顿觉空旷,心逸神虚,惘然无语。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15)

10月8日晨起驱车500余公里,傍晚到达亨茨维尔。亨茨维尔,加拿大安大略省中部马斯科卡市的一个小镇。 1912年,传奇加拿大艺术家汤姆·汤普森发现了它,小镇建于崎岖的地盾地形之上,小镇美景如画,南承多伦多,北接阿冈昆省立公园,地理位置优越,有”慕斯科卡之珠”称号。我们从69号公路转下来,一路驶去,两侧全是五色树丛,在斜阳映照下,色彩明亮,甚是美丽,不忍前行,可又担心错失狮子山最美景致,及登上山顶,放眼望去,一片豁然,漫山遍野树如花开,绚烂至极,我心足矣!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14)

昨天经过温尼伯,晚入住布赖登小镇,原计划当天行驶1000公里,到了布莱登仅仅行驶了700多公里,天色已晚,人困马乏,随时入住。经过两天狂奔,我们越出小麦省,进入了地势宽阔平坦,水系丰富,植被茂密马尼托巴省,径直前往安大略省,公路始终沿加美界湖——世界第一大淡水湖——苏必利尔湖环湖而行,公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穿行于五色山石与多彩密林之中,时而于山隙和密林之中闪出亮亮的水面。苏必利尔湖一望无际,水势极大,状如大海,暗兰色的湖水不停地扑打着岸边岩石,掀起层层白白的浪花,湖边未见水鸟踪迹,兴许没鱼, 或是水温太低、或是水质中含有不宜鱼类生长的矿物元素,水鸟拒绝来此玩耍,不过有如此山水陪伴亦是乐在其中。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13)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将走一号公路,一路向东,行程4700公里,去加拿大东海岸观赏枫叶、寻找鲸鱼、临幸古老灯塔。从艾尔伯特省进入萨斯喀彻温省(简称萨省Saskatchewan),该省被誉为加拿大粮仓(产粮之篮),以牧场和麦田闻名于世。萨省位于加拿大中心地带,东西与曼尼托巴省和阿尔伯塔省为邻,南部与美国的蒙太拿州和北达科他州接壤。“萨斯喀彻温”是由早期印第安土语,意思是遍布境内的湍急河流。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第一次见到农作物——大玉米,朋友戏称:就是哈尔滨宾县,还真像,不同的是路边湿地要多,且水塘里落满了野生的野鸭、天鹅、鹈鹕、鸳鸯,大家调侃,这要在国内, 弄几杆猎枪那就妥了,打几只野鸭子或大鹅一炖,香死你,哈哈 ,中国人到哪儿都忘不了吃。真是为加拿大的鸭子们庆幸,生活在天堂般的家乡,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且不必担心无妄之灾。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12)

10.4日班夫小镇,路易斯湖 ,莫兰湖湖水倒映的十姊妹峰让人流连忘返。 莫兰湖是班夫国家公园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因其绝美而被作为旧版20加元纸币背面的图案,可见加拿大人对其也是异常的钟爱。 湖的前面有个小山坡,都是大的岩石堆成的,虽然爬上去有点费劲,但是可以看到莫兰湖的全景,很值得。湖水的颜色变幻多姿,不同的高度去看,颜色都是不一样的。  

更多

修子北美游记(9)

今天是十一呀 ,跑到加拿大过咱们的国庆节。我现在加拿大的欣顿,今儿一整天阴雨绵绵,猫在酒店没出门。这十多天都是朋友们忙着做饭,今天没事主动请缨,显呗一把,做回大厨,手头家伙不齐,料也不全,就来个排骨、土豆、胡萝卜、白菜乱炖,外加点洋葱调味,还做了个炝花菜,闷大米饭。怎么说呢?好多天没吃这么地道的饭菜了,大家都咋着嘴叫好 ,捧场呗 ,遭到表扬心里还是美滋滋滴,蛮舒服耶。酒店有早餐,都很简单,烤面包片,外加牛奶、咖啡、奶油、果酱、几片肉肠等,咱这中国肚子还真吃不惯,也吃不饱,没办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个来,还省钱,就挨点累呗,哈哈哈。开饭了,大家一齐夸,哎哎哎,怎么回事?在小小得意中似有感危险靠近耶,千万别介……,是骡子是马咱都出来溜溜,露露手艺,挨家轮吧,俺也可取人之长嘛,嘿嘿嘿。😃😄 极光是在白马城新拍的,看到第三幅图吗?北斗七星好清楚啊 现在是这里的10月1号晚8点20分,国内已经是10月2号早上10点20分了,时差14个小时啊。  

更多

《圣经》里的古老医学

《聖經》里的古老醫學              星學 別以爲《聖經》只是一部神學寶典,人們從其中也能窺出古代先民對醫學的一些認知與治則。不過迥異於其它醫學流派的起源—-係先朝各族裔在長期生活實踐中所摸索出的經驗,它卻是源自於希伯來人所信奉的神—耶和華的直接曉諭,在起初之時就已臻成熟完善,而且多與宗教信仰密切相關,大部分的醫事都是經由祭司來施行的,從而不同於普通的醫流,是由職業醫師來操守執行的。 現在的一般傳統觀念,西醫起源於古希臘的希波克拉底大夫,他甚至被尊為“醫學之父”,距今已逾2400年。但是《舊約聖經》開篇頭五卷的作者摩西,比他要早上千多年,他是一個猶太部落的酋長類人物,受到了上帝的召喚赴尼羅河畔,帶領幾百萬為奴的民眾走出埃及、進入西奈半島的沙漠曠野,這輾轉浪跡中記載下了神的一些曉諭,規範以色列人,内中所涉及的醫療部分即便在今日看來,仍不失作爲現時醫學指導的意義,令人嘆奇。比較著名的有: “安息日”制度的設立:即每個星期人只工作六天,第七天歇著。它開了後代社會每週末公休一天[現已兩天]的普世勞動法之先河;並且成爲了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均要在安息日裡到教堂寺廟做禮拜這個聖俗的源頭。其實它更早的起源是受啓示於上帝太初締造世界時花了六日的功夫、第七日安歇了的模本,所以人類也應當在這一天不做工,只來敬拜感念上主的偉大作爲,自身同時就得小憩可以休養生息恢復體力,以利重新開始下一周的勞作。 行“割禮”的儀式:即男新生兒在第八天時革除陰莖上的包皮。這起初貌似上帝“選民”皈依神祉的一項標誌,作爲立約守約的象徵,但在現實生活中亦具有防止性病傳播等方面的益處。根據近代流行病學的調查,猶太族裔陰莖癌與子宮頸癌的發病率甚低,究其原因,推測可能與他們切除了包皮、減少了“藏污納垢”局部刺激有關聯。那爲什麽選擇在出生以後的第八日辦這樁事兒呢?晚近有生理學研究顯示,這時人體内凝血因子濃度竟是一生當中最高峰的時期,陰莖頭部的神經尚未發育完全,切時的疼痛輕微,也最有利於術後的止血修復。 食物衛生法規:《舊約》不厭其煩地詳細劃分了哪些動物屬於潔淨的,可以食其肉;哪些則是不乾淨的,肉不能吃。最爲衆所周知的是禁食豬肉與血液,因前者歸類於污穢的動物,或許與其是雜食活物、生活環境骯髒有關;後者則被釋義為“内中含有生命”,所以不可吞食。這就是猶太人和穆斯林至今皆不吃豬肉的習俗由來,亞伯拉罕是這倆族裔的共同祖先,所以信徒均遵循此道。基督教由於在《新約》中得了上帝的進一步啓示,除卻了這一忌諱,故可以食豬肉等,唯吃血仍不開禁。這些規矩為後世的食品衛生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衛生與預防醫學:當時凡是病人所穿用、沾過的東西,可能會傳播疾疫,故在社區與家庭中要實行嚴格的消毒、衛生防範,及時的隔離、檢疫,燙洗、焚毀患者的衣服和用品等。要徹底擦洗和煙熏病人的房間,醫患雙方均要不斷的仔細洗刷潔身。尤其是在麻風症、淋病等病患群的隔離與露營等方面,他們的保護措施很是先進發達,成爲了現代公共衛生學的雛形與先聲。據統計,《舊約》中光是涉及到公共醫療的原則規定,就達613條之多! 戰地救護與防疫:在古代的血腥肉搏戰中,役後如何處理屍首、防止外來病菌的傳染,是一門大學問。猶太人在每次戰鬥結束後,兵士必須先洗淨自己的盔甲戰袍、刀劍器皿等,嚴防將搏殺中染上的對方的細菌帶囘自家部落。並且要將俘獲的人與物一併用水沖洗清潔,那些能耐熱的戰利品還要經火消毒。日常排泄物與糞便等,則要集中掩埋在遠離營區的地方,免得引發傳染病。凡接觸過死屍的人更得徹底自潔之後方能返營進帳。 月經與分娩衛生:女人在月經期間要避免跟男人同房,男子若是沾了經血就視爲不潔淨,有損於雙方的健康。因性事不節而犯了戒規,須立馬清潔自體。孕婦臨盆亦有衛生條例遵循,娩後也有“坐月子”風俗,與中國的老傳統如出一轍,只不過生男孩的要呆滿33天,生女孩的加倍至66天,以確保產褥期母嬰安康。就是現今審視這些條規都蠻科學的,不啻為和諧性生活、婦幼保健等方面的先驅。 此外,當前的一些常見病在那個時代就已存在了,像各經書中常常提及的痔瘡、疥、牛皮癬、大麻風、瘧疾、癱子、血漏等。那時節的痔瘡似乎是一種極其恐怖的疾恙,神在擊打猶太之敵的時候就是使他們突然生了痔瘡,“全城上下一片哀號”,痛苦不堪;在懲處苦待以色列的埃及人時,也是令其人與畜通體都長了“起泡的瘡”。經卷中尚有關於癬與麻風、瘡與麻風區分方法的記述。至於眼疾,雖未點出具體病名,卻從症狀上呼之欲出,像以撒年邁時,老眼昏花,啥也看不見,其次子雅各鑽空子騙得了他的祝福、攫取了長子繼承權。以現代的診斷以撒一定是罹患了重度白内障。《新約》中尚有得了血漏症[子宮出血]的女人,她在擁擠的人群中偷偷地摸了一把耶穌的衣角,即刻痼疾獲得了痊愈。《路加福音》的作者本身是一位醫生,所以在文中出現了不少醫學術語的表露,讓今人可以發現即使是在人類疾病的種類上,也顯示著“日光之下,並無新事”這一定理。 至於醫療技術等方面的記載,《舊約》計有光照法、清洗法、内服外敷藥,以及用油脂與綳帶治療皮膚損傷、骨折等。甚至於還有類似人工呼吸急救的雛影:先知以利沙對著剛斷氣的小孩口對口、眼對眼等救治,使他復蘇過來。而且,希伯來人也通曉遺體的防腐處理,如死於歌珊地的雅各,其屍身被用香料熏了40日後才入殮暫厝的,400年後再由他的子孫後嗣帶出埃及、運囘到故鄉迦南地的祖墳裡下葬,這都是當時了不起的科學技術。

更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