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之二十五

作 者: 王 哲

尤其在隨後召開的八屆八中全會上,當人們看到堂堂的彭大元帥,只因為“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一封信,就被一聲喝令拿下。特別是,當毛僅從信的內容本身不足以給彭上綱上線,而倒歷史老帳、隨意曲解時,當事人的緘默、甚至違心的認可,以及“各懷心腹事”的各位大員或支持、或默許、或避之、或噤然的表現,為後來發生的“文化大革命”作了一次近乎標準的預演。

1957年“引蛇出洞”的“反右運動”,“淨化了”黨外;1959年“廬山會議”的“批右傾”,“淨化了”黨內。此後,直至毛去世,毛的聲音,一直是黨的主旋律、中國的主旋律,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旋律。客觀地說,此時毛澤東在國內的威望,並不是靠打壓異己、專制統治等政治手腕得來的。建國前雄才偉略的展現和解放後毅然決然地抗美援朝的勝利、西藏反印的勝利、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成就等,使之成為中國人民乃至世界民眾心目中的一代偉人。在當時中國還是歷史傳統思想占主導的人治社會理念支配下,民眾需要有這樣一位偉人,國家需要有這樣一位強者。此時的毛澤東,在經濟建設方面,雖有急於求成、急躁冒進之意,但尚不極端(廬山會議前批“左傾”、決定降低鋼鐵生產等經濟指標);在政治方面,雖有獨斷專行、剷除異己之勢,但尚不猛辣(廬山會議後,對彭德懷等人的處理還算是溫和的。及至30年後鄧小平對胡耀邦的處理也不過如此)。

面對朱德這樣一位與自己風雨同舟了30年、忠厚真誠的老戰友,毛澤東隨著心頭一熱,還是說了一句發自肺腑之言:老總啊,彭德懷同志的功和好,我毛澤東都記著呢!包括你沒有說到的,我提出派兵援朝時,文武百官支持我的屈指可數,彭德懷是最堅定的一個,也是吃了大苦、立了大功的一個。我以前支持他、讚賞他是真誠的,今天我反對他、鬥爭他也是堅決的。我和他之間不是個人恩怨之爭、意氣用事,是思想認識、是觀點看法不同。這些你也都聽到看到了。包括賀龍、羅瑞卿他們的揭發,說軍事俱樂部也好、湖南集團也好,總不是空穴來風吧。張聞天洋洋灑灑三個小時的報告,總不是一蹴而就的吧。一個負責外事工作的人,研究國內經濟也是好事,但只盯著那些不好的方面大做文章,這用心就很值得懷疑了。他們一武一文,前呼後應,也總是事實吧。我們幹革命、搞建設,是靠在背後指指點點、說三道四,還是要靠在前面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就像當年打仗一樣前赴後繼、衝鋒陷陣,才能戰勝敵人,贏得勝利。老總啊,這誰是誰非,應該是一目瞭然嘛。我理解你的心情,說實話我也理解彭德懷他們,尤其是彭德懷,我和他之間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疙瘩,這兩年我大會小會也零星說了一些。正好就著這次都說開了,你朱老總來作證,說開了就一風吹了。你也知道去年我批評總理離右派差不多就50米了,總理現在幹得不是好好的嘛。現在我說彭德懷他們離右派還有30公里,說明他們比總理那時候還是好多了嘛。我對他們的未來是樂觀的,就像你老總說的,相信他們會在大家的幫助下,很快地提高認識改正錯誤的。你說對吧?

朱德聽毛說得頭頭是道,不由得點頭稱是,但心裡還是七上八下,因為朱德太瞭解眼前這位老戰友了。當年紅四軍“七大”前後有關毛澤東、朱德之爭,實質就是民主集中制與家長制或稱集權制之爭。朱毛之爭在中共黨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對後來的黨史和共和國史都有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包括對當時主要當事人毛澤東、朱德、陳毅、林彪個人來說,影響也可謂巨大。後來“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朱德、陳毅都受到了嚴厲的衝擊和批判。當時,“打倒三反分子朱德”、“打倒大軍閥朱德”、“朱德是黑司令”(朱德在朱毛之爭中批評毛的話成了“文革”時他反毛的主要證據)、“打倒三反分子陳毅”(陳毅在紅四軍“七大”上取代毛成為前委書記,被認為是反毛的主要證據)等標語鋪天蓋地而來,陳毅多次被批鬥,朱德的批鬥大會也在緊鑼密鼓地準備進行中,後因毛澤東的干預,陳毅的批鬥大會被中止,朱德也倖免於難。林彪因在朱毛之爭中寫信支持毛,由此開始取得毛的好感和信任。

這次在朱德看來,實質還是民主集中制與家長制或稱集權制之爭。只不過上次朱毛上面還有周恩來等上級領導(當時周恩來支持了毛的主張,批評並糾正了朱德、陳毅等人的錯誤),現在毛可是一言九鼎。以毛的性格和行事風格,朱德很難樂觀。

毛澤東同朱德談話後,稍事休息,又叫來了彭真。

彭真如前所述,是劉少奇手下第一幹將,在當年鬥爭“高、饒集團”時,“劉山頭”已經對彭德懷有所觸及。後彭德懷雖經毛澤東保護過關,但彼此心知肚明,已結下樑子。彭真此時擔任著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和市長、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兼秘書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兼黨組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可謂權位顯赫。

彭真為人豪爽,做事果敢,勇於擔當,深得屬下擁戴,頗有江湖大哥風範。有兩件事很能說明其為人:一是解放前,一位在白區做地下工作的他的部下,被敵人抓捕後用刑不過投了降。解放後,彭真仍對其照顧有加,當有人非議時,彭真為其辯解說:他是被敵人摘了兩根肋骨後投降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況且也沒有給黨造成什麼損失。二是彭真“文革”後平反乘機回京時,幾百近千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部下去機場接他,飛機晚點,竟無一人離開。

毛澤東也非常器重彭真。從“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到盲流、妓女、吸毒、會道門等四大社會公害被一掃而空、再到大刀闊斧、雷厲風行拆舊翻新的城市建設,其工作能力和魄力,都深得毛的賞識。但是對於在北京拆舊翻新的城市建設中,因為沒有聽從梁思成等建築專家保護舊城的建議,沒有將北京這座聞名於世的文化古城完好妥善地保存下來,晚年的彭真深以為憾。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