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r As Folk》外景地亲密接触

夕子

“The first American series to capture gay life in all its glorious complexity, without preachiness, polemics or self-censorship. ”

-《纽约时报》

《Queer as Folk》中文译名《同志亦凡人》,整体拍摄制作于多伦多。描写了一群住在匹兹堡的同志男女的爱情与生活,和他们的的日常悲喜。 作为美国电视网络节目中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自2000年-2005年,全剧5季80多集自全球播放以来,取得了很大的轰动效应,被评价为“第一次没有偏见地、自我审查描绘出同性恋生活的复杂性”。2002年1月初,第二季美国版开播时,不少美国同志吧纷纷举办首播派对,犹如球迷围在酒吧中看世界杯般轰动。

——《华盛顿观察》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到达你梦中重复几百次的地方,你可以用手去触摸,用眼睛去细细体味,用耳朵去聆听那个世界的每个音响;会有怎样的心情和感受?

2005年夏天,Toronto,沿着影片《Queer as folk》的轨迹,我走过了彩虹梦境。

第一站就是Brian与MICHEAL在吉普车里大喊Fagot的地方;附近有很多高耸入云的大型办公楼和酒店;刚从地铁站走出来看到这些大楼的时候,我特想象蚂蚁救兵里面的小蚂蚁一样,大声喊一句:“aha, city!!!”:);白天的downtown看起来跟北京和上海没有任何区别,来来往往的都是行色匆匆的小白领们,只不过路旁间或出现的充满西洋艺术风情的老建筑和草坪上三三两两晒太阳的金发小姑娘才让人找到多伦多的感觉。那个让我们QAF迷们印象深刻的红色尖顶老楼叫Flat Iron Building,它的后身是一片巨大的艺术画,飞扬的窗户和鲜明的色彩让人感觉特别逼真;掏出相机,对这个巨大的作品好好膜拜了一番。转过去没多远,就是它的正面了,站在Brian曾经大叫的路上,想着摄制组曾经摆开轨道设好导演台的一幅幅场景,那种感觉真让人难以言语,hi, Queer as folk, hi ,Brian, hi Gale!!!!

下一个是church street6号,也就是Brian loft的所在地了,站在楼下,看着这个并不起眼的红色小楼,想着这里面曾经拥有的痴缠厮磨,甜蜜悲伤,爱和成长,一瞬间竟怔住了;靠着Justin曾经靠过的柱子,恍惚间,那个英俊的,带着邪气的眼神和嘴角坏坏微笑的男人从公寓中闪身而出,用细长的手指轻抚着我的头发,问一声“How’s it going? You had a busy night?”和剧中公寓中的内部装饰大不相同,真实的6号墙壁是白色的,有铺着米色地毯的小小楼梯,延伸到每一层的公司,看不见我们熟悉的大栅栏电梯和红色的砖墙,甚至连楼梯走道的方向都是完全相反的;看到现实和剧中的巨大差别,心底暗暗佩服Showtime的剪辑功力。

穿过幽深的桥洞,我们向美丽而庞大的安大略湖进发;随着路程逐渐缩短,风开始带来湖水的气息,越来越清晰得在耳边在周围叹息着包围着你的身体。Ontario湖很大,大得让人忘记了它只是一个淡水湖,一望无际的波光磷磷和湖上行驶停泊的巨大船舶给它增添了海洋的壮阔和气势;湖边有很高大的Cando,在繁华的downtown可以随时享受满目的水景和清凉的风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我拍下了这个万千宠爱在一身的Cando,笑说住进去是两年内的梦想。湖里还有很多的鸭子和鹅,在岸边懒懒的晒着太阳,把长长扁扁的嘴插到厚厚的羽毛里面,闭着眼睛享受着暖和的阳光。

夜晚来了,这是一天中最让人心动的时分;幽蓝的天空逐渐变得浓烈,五彩的霓虹让街道露出野性和诱惑的面目;风也一下子柔媚起来,有意无意的触碰着舔舐着你裸露的手臂和脚踝。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追随着BRIAN,EM,TED JUSTIN的步子,来到了今晚的最后一站——自由大道。自由大道的标志就是满眼飞扬的彩虹旗,在这里,餐馆坐着的、路边三三两两的虽然不像是QAF里那么夸张,但是也觉出空气里明显不同的味道,有暧昧的眼神,有勾住的小手儿,也有惜别时的亲吻;那种在夜色掩盖下释放的最真实的激情和爱恋,让人感动。

晚上22点,走了八公里肿胀的脚和发烫的双颊在夜凉如水的YONG街上, 慢慢开始平复,心情也平静下来,就是这样,在Toronto的这一天,我们在彩虹大街真实的触摸了梦境。

还记得一个月前的这个时候么,刚刚踏上多伦多的土地,第一次探寻QAF的外景地,那种新鲜和狂喜让我回到了17岁初见Brian的JUSTIN,心里面被甜蜜充满着,一个人走路也会低着头笑起来,拥有那时候Justin所有的心情和感觉。人生只若初相见,如果每个初恋都能封存起来,每个初见的眼神都能给一个保鲜期,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伤和遗憾了。就像单翼天使的传说,每个人生来在这个世上,总会有长着另一片翅膀的那个人等待着你,幸运的话,你遇见了;不幸的话,一生就只是这样混沌度过。

忽然很怀念没有被513晕染成黯黄色的周六下午,虽然那个下午是探访QAF最后的外景地,也就是对陪伴我们这么长时间的QAF说再见的最后一程,但是心里仍然非常快乐明朗。

走了很长很长的路,踏着唐人街的丝竹音乐,仔细辨认着剧中镜头出现的那一组中文招牌,嗯,华艺音像、福满楼的红色招牌、中医针灸的白色牌子……一个个看过来,没费太大劲就找到了第四季的那个药店;年轻的店主很容易沟通,我们开心得讨论着Showtime是如何用五个小时的时间,从晚上6点到11点,把店内装饰改头换面并拉上人马迅速拍摄完成;跟Toni对着月亮门和药匣子,努力得寻找第四季那两对讲粤语的可爱老夫妻的影子;站在Michael和Justin站过的柜台前,心里面小小声的说,我的男朋友生病了,有什么可以让他好起来么?眼里面是满满的憧憬和希望,迫不及待的想带着药回去,煎给他喝,不知道他会不会习惯中国草药的味道?Michael在身边眨着眼睛,See I told you ? 用力吸一口药店的空气,嗯,好了,Brian Brian,托你的福,一下子就有精气神儿了!

门口不远处,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坪,Brian和liens无数次的在这个公园里走走坐坐;从白雪皑皑到春光明媚,从怀抱婴儿的小Gus到和爸爸荡秋千的小精灵;当初第一次做爸爸妈妈的互相拥抱亲吻的喜悦谁能想象以后的天各一方?那个小小的滑梯前,也是Brian和liens goodbye kiss和拥抱的地方。

DEB的餐厅还在,招牌从未改变过,五年,但是,店面的装修换了,不见熟悉的绿色木头门和旧旧的墙壁,取而代之的却是粉刷得非常簇新的灰白色外墙;只能从Swan招牌下去寻找Ethan拉小提琴的那个傍晚,那个Brian扔下100元的店门口,让Justin尴尬相见的那一晚。

Michael的漫画店,铁栏杆围住的落地窗户如今早已变成一家唱片店了,但是那个低矮的窗沿还在,那个靠窗的小沙发也没变,物是人非,不见穿梭来去的Michael, Ben, hunter, Justin, Brian, dab,只有朋可打扮的店主耐心的梳理着每一张大大的唱片。

据说拍戏放工之后,gale常去的一家黑色club就在漫画店的对面;有巨大的锈迹斑斑的金属机械零件纠结在一起,蓝色的外墙斑驳,门和所有的玻璃窗都是漆黑的,带着Justin海报的风格,没有任何招牌,连门牌号码也不见,那种冷冷的距离感,带着Gale的神秘和不可捉摸。

如果不能厮守终老,如果放你远离视野,给你我能给你的一切,只能渐渐的让心似铁,这个时候请原谅我的冰冷。生死相关的那一夜,将你紧紧拥入怀中,让手指深深陷入肉中,让我明白你活着,你让我的生命有存在下去的理由;纵然之后的泪眼相看,你昂起头,坚定的说yes,也没有那一晚来得真实。

宽大的街道还在,迷离中,很多的人在街上走动,警车在响,空气中充满了烟尘和人们的哭叫;还好,你没事,还好还好;捧着你的脸,匆忙用袖子擦擦自己满是尘土的嘴唇,怕有任何脏东西弄污了你的唇角;“I LOVE YOU”;只有老天知道,整整五年,他有多么爱这个男孩;分不清戏里戏外,只是知道,这个冬天过去,五年就此画上句点,就像你说的it’s over.

IT’S OVER,不想说再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