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行长 美国的舵手(二)

(二)谁是格林思潘的接班人?

格林斯潘于1月31日卸任,记者们一直追问谁会是接班人。布什曾在05年12月24日回答了这个问题,提名柏南基(Ben Bernanke)接替格林斯潘,出任相当于中央银行总裁的联邦准备理事会主席。

由于美联储制定的政策直接影响美国的利率走向和货币供应,对美国以及全球经济会产生重大影响。美联诸会主席继任人选因此受到全球金融界高度关注。将来的经济政策将萧规曹随抑或改弦易张?

经济学家和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对经济和货币等政策方面,伯南克短期内不会偏离格林斯潘的路线。但从长远看,伯南克在控制通货膨胀与格林斯潘不同的态度可能会对美联储政策产生影响。

近一年多来,美联诸已连续十一次调升利率,采取货币紧缩政策,目的就是为压抑通货膨胀。此举较格林斯潘的态度温和些。华尔街对布什10月24日的提名反应积极,当天股票市场和美元比价普遍上扬。专家表示,各界对此的主要反应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前一阶段,在这节骨眼上,格林斯潘继任疑团的传言满天飞,更怕布什又不按牌理出牌,以提名类似迈尔斯出任大法官的方式来提名联储会主席。现在世间政经业界公认柏南基是资历丰富的主流人选,金融市场都对他不陌生。

据报道,投资者原本希望新的联储会主席对通货膨胀不会像现任主席格林斯潘那么强硬,同时维持低利率以刺激经济。DREYFUS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投资人霍依(Richard Hoey)表示,柏南基很可能符合期望,而且在他的领导下,新的问题将是中央银行是否应正式定出容忍通货膨胀率的范围目标,不再限于目前发表共识预测的做法。

近几周因为屡次出现破纪录的能源价格和通货膨胀,各界担心可能一直抑制消费开支和经济成长。布什对柏南基的及时提名有助于疏解因而日益紧张的市场行情,因为去除了一大笔未知数。美国银行投资策略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琳恩-瑞瑟Lynn Reaser说,柏南基可能持续扩展联储会更为透明化的措施,其中一个改变可能是他主张公开制定通货膨胀率,此举可增加联储会的信誉和投资者的信心。

对于柏南基接替主持联储会,金钱管理公司MAXIM集团首席市场策士瑞索兹(Barry Ritholtz)说,投资者似乎对布什的决定感到满意,因为柏南基在学术界,华府和股市都是备受尊重的著名经济学家,参院当然批准总统的提名柏南基是适当人选。

瑞索兹以最近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来打比方的话,他说,柏南基的提名较像罗伯兹(John Roberts)而非哈里迈尔斯(Harrier Miers)。罗伯兹顺利通过参议院确认,出任首席大法官。迈尔斯的提名则引发争议,至今未息。

参院提名反应也很正面。负责审核提名的金融委员会主席薛尔比(Richard Shelby),共和党、阿拉巴马州及该委员会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民主党纽约州都不约而同地赞赏柏南基。

柏南基何许人也?柏氏1953年出生于乔治亚洲奥古斯塔市,从小到大都是会读书的学生。小学六年级时,赢得全州拼字比赛冠军;满分1600的SAT,他成绩是1590分;在高中自修微积分,然后在哈佛大学专攻经济学科,获得哈佛经济学硕士学位。他的大四荣誉论文是102页的《能源政策的一个整合模式》。该论文获得ALLY YOUNG奖。

柏南基在1979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博士学位。他在波士顿时集中研究支撑经济大萧条的基础。他在1982到2002年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期间还曾兼任经济系主任;同时也是《中央银行总裁期刊》(Journal of Central Bankers)主编。在财经学界深具名望。他已是圈内人,2002年至2005年担任联储会理事,热身赛后,2005年6月起出任总统经济顾问会议主席,又让自己的金融市场治理理念成为总统主流入选的先入为主之举。51岁的柏南基是常春藤名校训练出来的学者,从而能在今年6月起被邀聘担任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

格林斯潘的招牌惯用语常使经济学家和一般投资人费猜疑。而柏南基则喜欢使用易懂的词汇。他的焦点理念是相信通货膨胀率应保持在2%左右,不宜太热,也不太冷的中性位置,并认为电视等媒体报导股市太泛滥,因为股市并非经济的全部。

我们应回过头来参考一下,05年12月7日披露的一份国会议员的信件中,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抨击中立利率政策,对于货币政策的制订并无特别帮助,并指利率曲线为重要经济敏感指标,杠杆应审慎解读。

在格林斯潘答复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主席萨克斯登(Jim Saxton)的信件中,写道:“问题在于根本无法肯定何时能够达到中立利率。”旨在答复萨克斯登11月3日在听证会中提出的一系列问题。

格林斯潘表示,有时候以中立的联邦基本利率为目标并不适当,特别是通货膨胀过高或过低之时。在他卸任前夕,在连续18个月稳步调息之后,目前短期官方利率达到4%的水平。这也是各银行之间的隔夜拆借利率。格氏还语重心长地表示,尽管他认为利率曲线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指标,但如何解读则需要审慎考量,传统观念一般认为利率曲线趋于平缓,通常与经济下滑相关。但格氏又指出“利率曲线”平缓并不足以指示未来经济的疲软。举例来说,1992至1994年期间,利率曲线迅速缩窄,而当时经济正开始进入战后最持久的经济扩展阶段。

格林斯潘现已于1月31日卸任联储会主席之职。看来“格规柏不随”。不过谈到柏南基,纽约Argus Research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亚麦隆(Richard Yamarone)推崇柏南基的智慧,但质疑挑选一个没有华尔街实践经验的学者掌管中央银行是否明智。亚麦隆还幽默地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将有另一个大师级指挥,但我们更可能有一个学院的音乐教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