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个 高 中 生 (师 生 情 续 篇)

 作者:任 展 宏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是韩愈给”老师”下的注释。老师是传承教导做人的道理,教授知识技能,解释疑难问题的人。说得多么好啊!時至今日,我认为还需一条,是——结交親情和友情的人。我与多伦多五个高中生的友情,就是这样建立的。

记得去年夏天,我曾写过一篇《五个高中生一一师生情》述说我与这五位青年人结交友谊情愫的文章(刊登于《北美時報》2016年665期)。到深秋雁南飞時分,我将飞回上海,我与五位约定,明年的夏天再相会。

冬去春来,我像大雁又飞回了多伦多。我仍然在Warden Rd 铁道边的200多平米的池塘旁的覌景台上乘凉,心里总是惦念着这五位可爱的同学。我常常想,他们与我的关系就象是我与上海的学生那样親切。他们也称我”老师”(teacher),是我非常荣幸的事。虽然我未曾教授他们知识和技能,也未替他们解释疑难问题,但在聊天中,友好待人,在人生哲理方面,给于浅显通俗的指点,也不亚于我上海的同学。

终于有一天的下午日落西山的時候,我们期盼已久的日子,还是在池塘边的覌景台上见面了。他们还是象去年一样,在附近体育场打完球来这里乘凉。这五位高中生象天上掉下来一样,来到我面前。他们看到我欢呼雀跃,开朗热情,天真烂漫。远处就高呼“teacher  Ren”。那股师生的親切热情的劲,难以言表。

A同学说:”嗨,老师好! 我们又見面了。”

B同学说:”今年我们要毕业了,要为实现自己的理想邁开第一步。”

“今后不至是你,我们几个都要各奔东西了。”C同学插话说。

D女同学搶着说,”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嘛,没办法……”。明显带有离别的伤感。

那位黑人同学E提议说:”这样吧,我们明天下午在这里相逢,表示欢迎,同時也为我们分别而饯行。”

大家高呼”ye”!真的,此時此刻,我被他们的热情所感动。这跨国的师生情,朋友情,真正难能可贵。

我说,“我请我的太太烧一道上海名莱‘糖醋排骨’来”。

那位女同学说:”不用,我们叫外卖。六份就够了。”

“请你们赏赏上海菜肴啊! 你们一定会喜欢。”我说,”就说定了。”

此时此景,我又想起了我多年前所带的班级搞班会活动的场景。我今年七十又八,似又回到了那同学中间。感谢这加拿大的五位高中同学,给我带来幸福快乐。有人说教师工作很苦。是的,每天晚上还要备课改作业到深夜。但是更多的是乐。只要你真诚的付出,用爱去待学生,幸福就会到你身边。不是吗?不分祖籍国、不分肤色的青年学生,与上海普通教师真正融在一起了。教师的职业,一生享用。

明天是个美好的日子。不是这池塘边有青葱的树,塘上游荡的野鸭,水中有一群红鲤鱼的嘻水,而是那阵陈飘来的友谊情之风的吹拂,感受到美好的生活,美好的一天。

……

今天我早早来到观景台上,把上海菜”糖醋排骨”放在靠椅上,等待他们的到来。

不久,一群同学像小鸟似的飞来了。多么开心,多么惬意。我沉浸在幸福之中。

女同学说: “嗨,你等久了吧!”

“不,不。我也刚到。”

他们把便当放好,另一男同学带来六罐啤酒,分给大家。好自在好温馨嗬!

我举起酒罐说: “中国有句老话,‘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为大家祝愿,明天会更好。祝你们在新的征程上,大鹏展翅。”

“什么叫大鹏展翅?”甲同学问。

“就是一种很健壮的大鸟展翅很有力,飞得又高又远的鸟吧! 比喻你们像它那样为自己的理想飞得又高又远。”

他们高兴地共呼”做大鹏,要展翅。”他们那种青春的幢景,尽显眼前。

我问:”你们升入哪所大学?”

“多伦多大学。”

“滑铁卢大学。”

“西安大略大学。”

“啊呀,都是名牌呀!”我赞美地说。

那位女同学说,”我喜欢体操,我报考形体模特……”

“那你更好了,你勇敢,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奋斗。祝你成功。”我鼓励她说。也许她的通知还未到来。

在欢笑声中。同学问我,你们上诲的同学在毕业時的心情是怎样的?

我说,他们的处境没有你们那么好。高中三年级对他们来说就象”地狱”。晚上复习到12点,早晨五点钟就要被父母叫醒去背英语。不是人过的日子。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进高校,高枕无忧,身价就高一等。反之落榜,虽不是打入地狱,人也会低三分。所以中国高考制度已逐步改革,向德国学习,大力提倡高等职业教育,培养有技能的人才。你们的父母没有这样的要求吧!

在交流中,時间老人不给面子,一晃两个小時过去了。分手的時候到了,他们将奔赴各人的理想王国,去实现他们的美梦。虽说是在同一城市,多伦多之大,难以想象。离别总是依依不舍。

在这深秋枫叶绯红,秋风萧瑟,大雁南飞的時候,我也将告别枫叶国,飞往上海过冬。且再等来年春暖花开時,但愿再相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