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品挪威峡湾的仙味    

作者:星学

峽灣(fjord),地球上古时期的冰川由高山向低陆滑动,流经侵蚀沿途岩壁,切割打磨出深深沟壑,当接近汪洋时被海水倒灌,蔓延填罅形成了峽中的海灣。它似海非海,似河非河,似湖非湖,完全是另一种特殊的水质形貌。

世界上80%的峡湾都集中在挪威,构铸了该国独有的陆海风情,成为了该国的名片,遐迩闻名。对它向往已久的我们,最近终于成行了北欧之旅,重头戏便是挪威,先从京畿奥斯陆到前首都卑尔根走了这段号称“挪威缩影”之途,然后一气串访了四大峡湾中三个的菁华部分,分别搭乘得巴士、火车、游轮等不同的交通工具,全方位饱食了其伟岸迤逦秀色,大快朵颐、满满果腹。

松恩峡湾(Sognefjord),国之桂冠,长205公里,平均水深220米,最深处1308米,大小支岔分布广泛,当之“峡湾之王”无愧,其中最狭窄的那条纳柔依峡湾,还入录了世界自然遗产。

我们首先坐游船观赏,轻舟无声地穿行在万重山间,两岸座座俊峰壁立,平海拔起,多高耸1500余米,比美东岳泰山。麓底坡陡崖峭直插水中,岩体幅阔,嶙峋嵯峨,宛若神工鬼斧雕凿的巨型壁画。其上不断地有瀑布高挂垂淌,或细若银丝玉帛,或阔若白绫雪练,名副其实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意境。航行中白云不时地遮日,阳光斑驳散落在高崮排崖上,造成明暗相间的光影效果,恍若琼瑶秘境,让人陶然醺醉。

其次在弗洛姆(Flam)镇上坐观光火车深入腹地赏析离岸远方,线路全长约20公里,来回两个小时。这是全球最陡峭的登山铁轨路之一,从海平面直陟至865米的峰巅,它并非瑞士式登山锯齿铁道;顺山势迂曲回转环绕,坡度千分之五,最小的弯度半径仅有130米;共穿过长短隧道涵洞20余座,让人每感柳暗花明又一村,满了对新天地的期待盼望。一路上无数异峰突起,飞瀑悬挂,流水行云,山上人家,可谓浓缩了松恩峡湾的另类美丽精华,展示出与泛舟湾上有所不同的风景。

列车中间还在肖斯弗森瀑布处停顿十分钟,让大家下来在木栈台上凭栏观瀑拍照留念。该著名挂川落差将近百米,乳色的水帘从天而降,沿着陡坡奔腾倾泻,重重砸落在岩石上碎成千堆雪,涛声轰鸣震耳。更有身着一袭红裙的白毛女,兀地从瀑旁的山间石屋废墟闪出,随着骤起的凄美音乐翩然起舞,无言演绎着一段早年有关维京人的故事传说,顿为靓丽的天然风景增添了一缕曼妙的人文色彩,不失为采风的神来之笔,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哈丹格峡湾(Hardangerfjord),国之亚军,绵延179公里,最深800米。其特点是在延绵众山之麓间,多有一些平坦之地,农民在上种植大片的草皮,片片绿油油毡成茵,煞是好看;又间有红黄白等鲜艳色泽的彩瓦农舍点缀、割下的青草打包成卷裹以绿塑胶袋散布田间,无息地绘出了一道优美的乡土味浓郁的风景线,酷肖瑞士田园的牧场光景,如诗如画,每教人恍惚错觉,仿佛来到了阿尔卑斯山脉的乡间,秀丽不输于德瑞奥等日耳曼地貌的神韵风采。

其分支之一的埃德峡湾(Eidfjord),在岸外十数公里处藏有挪威的最高瀑之一—沃尔令斯大瀑布(Voringsfossen),高182米,落差142米,壮观无比,游人如织。其上游的河瀑之上,有石拱桥和阶梯铁桥分别跨越,人们可从圯上俯瞰足下的激流逝川。然而最佳的欣赏角度,是在巨瀑对面绝壁的“五花肉”彩岩边展望台,能够一睹它从远到近、折迭奔流几度跌宕而下的雄姿伟态,呼啸坠落谷底的洪水所溅扬起的弥漫汽雾,经阳光照射折现出半弯彩虹斜挂;水蒸气如缕缕紫烟迷迷漫漫,萦绕在峡谷间,景深十分抢眼。

盖朗格峡湾(Geirangerfjord),最为神秘绮丽,带给人另一异样的眼目心灵享受。我们坐船揽胜,这是一段16公里长的水道,高峡平湾胼胝相依,景致变幻莫测,荟萃了精彩的地理奇观。云缠雾绕奇峰,直媲巫山云雨;水色从翠绿到靛蓝,层次不一演化万千,又宁静如镜油光微泛,清晰倒映着赤壁绿林白瀑、草甸牧场村落,彰显得天地益加广阔深邃。

我们如同梦游天上阆苑,实在无法用言辞来表述所浏览的,宛若帧帧太虚魔幻片,唯有下意识不住地按动快门,摄影照相拍到手软,将这些奇景异象逐一收入镜头,乐此不疲,待归去后细细作壁上观,不亦悦乎。尤其是峡湾中的地标—-临渊的七姊妹瀑布和修士瀑布等,在水一方遥相对应,让人浮想联翩,感触此景只应天上有,叹为观止。

弃船踏上湾尽头的盖朗格小镇,又犹如置身了世外桃源,融入了方才隔水相望的此类仙园。我曾多次在杂志屏幕上领略过它的丽影倩姿,今番有幸暮投住宿一晚,接地气地充分体味人间天堂的美妙静谧氛围,亦如溶化在调色板中一同挥洒水墨丹青,如梦如幻,如痴如醉,不能自拔,难怪它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之首呢。

爬到镇子背倚的高山上的瞭望台俯瞰观景,绝对的一览众山小天下,海湾倏地化成了峻岭围着的一汪碧潭,坪野村寨微缩成了方寸盆景,仿佛是无人机凌空鸟瞰的视角,精致邮票版刻的微妙世界,既旷达又袖珍,令人心旷神怡,过目难忘,恋恋不舍离去。而所有造访邮轮上下来的游客,无不乘坐大巴鱼贯上山,铤而走险路专程来谒这一经典观赏点,打卡盖朗格峡湾游,足以见其魅力境界无边。

再到附近的布里克斯达尔(Briksdalsbreen)冰川探幽,徒步或乘越野吉普车,接近登临这个挪威最大冰川的分支,一直可以抵达冰舌的根下。只惜温室效应气候暖化,让冰舌迅速不断地消融后退,如今已经萎缩至半山腰间,与百年前舌尖曾吐达的位置坐标相去甚远,令游人不胜唏嘘。再过上个若干载,恐怕就会龟缩到山顶之上变为了冰帽,从而不复有舌样固体川影了。有幸眼下其下尚有冰泻湖与旁边的大瀑布形影相随共舞,动与静兼容,古与今交汇,不停诉说着天地的奇妙造化,发人慨喟万千,荡气回肠。

又前往镇旁的“老鹰之路”和“精灵之路”,顾名思义,崖壁弯道高入云霄常有鹰翔盘旋;蜿蜒陡峭回转只有精灵才能通过。它既是小镇通向外界的唯一陆路,又是毋庸置疑不可多得的揽景热线。途中时有飞流高挂其旁、有观望台容行者驻足留步,纵览天地山水无限风光在险峰、察看路貌惊心动魄岌岌可危。那世界最险要的公路之一—盘山道九曲十八拐,层层叠叠回环弯踞在峡壁,在高处俯视都未免腿肚子发软不胜颤,驶上其中拐弯困难险象环生提心吊胆,司机个个小心翼翼,紧张有加,必须具备精良的驾驶技术方可上道。

如此天路崎道捷径,是近百年前的挪威人靠着原始简易的工具,艰难地开山劈岳硬修筑出来的,委实大不容易,从而造福后人,使之能够经此通途去领略香格里拉式的幽境奇美。我们起敬感恩,纪念他们的不凡壮举,也在心底为此次峡湾之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松恩峡湾丽影

峡湾高山观光火车

肖斯弗森瀑布边的红衣女表演

沃尔令斯大瀑布(Voringsfossen)

七姊妹瀑布

布里克斯达尔(Briksdalsbreen)冰川

老鹰之路与精灵之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