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诗情画意

作 者:崔 向 珍

“紛紛紅紫已成塵,布穀聲中夏令新。”當濃郁的槐花香味在暖熱的風中瀰漫開來,紛繁的桃花杏花櫻花已成往事的時候,熱辣辣的太陽便毫不猶豫地蒸黃了北方的麥田,蒸熟了南方的黃梅,一片竹影搖曳鶯啼蝶舞裡,夏天就真真切切地到來了。

“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這首范成大的《夏日田園雜興》帶給我們的畫面不是生活的艱辛,而是一派詩情畫意的田園風光。在這首詩裡,農民的忙碌和辛苦,都被濃濃的樹陰和孩子的本真童稚淡化了。想著自己幼小的時候,也曾跟著勞作的父母在田頭的樹陰下做著快樂的遊戲,那種無與倫比的溫馨和快樂當是極其讓人懷戀的。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五月的江南,連綿的細雨洗淨了妖嬈的田野山川,黃熟的梅子清香填滿了雨絲的空隙,想像著一片片在雨中沉醉的青草地,一方方澄淨碧綠的池塘,雨聲雷聲和蛙聲此起彼伏抑揚頓挫地響著,心中有一絲恬淡一份舒適一種寧靜漸漸漫過,好似喝了一碗半盞甜柔的梅子酒般醉意朦朧著,久久不能夠醒轉。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無聲的泉眼,細細的流水,溫柔的樹陰,小小的荷葉,小小的蜻蜓,多麼生動染心自然樸實的詩情畫意,有情有景,動靜相宜,一個“惜”字,一個“愛”字,詩人把對初夏盛景的熱愛寫到了極致。詩人以小見大,以少勝多,用清新活潑的筆調,和簡單平凡的字詞,在讀者面前展現了一幅情景交融栩栩如生的畫卷,所有的生命態度都是那麼積極向上,乾淨純潔。

“芳菲歇去何須恨,夏木陰陰正可人。”雖然萬紫千紅的春天已經離去,但是高大茂盛的樹木和綿延不絕的綠草帶給我們的,是一幅青蔥蓬勃的夏日畫卷,我們不必總去懷想鮮花的芳香和美麗,甚至於因愛生恨。春夏的交替,一如我們的少年時代和青年時代,萬紫千紅和青蔥蓬勃各有各的美好,不必嘆息,不必失落,最美的詩情畫意就在自己的生命態度裡,就在我們踏踏實實邁出的每一個腳印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