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佛教50年路漫漫(八)

1967年,正當性空長老和樂渡長老首次來到加拿大弘法時,廣東潮陽一家裏誕生了一個男嬰。這個孩子聰明伶俐,從小就對佛教的一切都很感興趣,對寺廟、法師、佛經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這個男孩後來成為加拿大佛教會湛山精舍的第二代住持。他就是加拿大佛教會會長達義大和尚。

達義大和尚,加拿大佛教會會長、美國佛教青年會會長、美國三藩市佛教會會長,為天台宗第四十六代傳人。20世紀80年代,幾乎中國的青年都做著一個夢,就是考上大學,所以有「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說法。達義大和尚的志向不同常人,他在16歲時,到廣東潮陽七星寺出家,依弘禮長老為剃度恩師。是年9月赴廣東曹溪南華禪寺求授三壇大戒,得戒和尚惟因長老。受戒後參訪中國名山大寺。

1985年達義大和尚來到福建廈門,進入閩南佛學院,親近妙湛大和尚座下,研讀中、印佛教史、法相唯識和三論等教義。1989年畢業後深蒙妙湛大和尚器重,留校任教,講授法相唯識等佛學科目並任廈門南普陀寺監院(當家)等職。

90年代一天,美國紐約大都市多了一位華人青年,和其他華人一樣他也去打工。他一般選擇給人家粉刷墻壁。1990年12月,應美國佛教青年會樂渡老長老之邀請,前往美國紐約定居,親近樂渡老法師座下研習天台教觀,並擔任美國佛教青年會監院,領眾共修,時常亦在美國及加拿大等地講經說法,教授天台止觀,弘揚淨土法門。其餘時間學習英語及協助譯經工作。這是樂渡長老已經從寺院住持的位置上退下,選擇自己喜歡的譯經事業。達義大和尚常常業餘打工補貼生活。

「在北美弘法,一定要學英語,一定要上大學!」樂渡長老鼓勵達義大和尚,身為佛經翻譯家的他深知學習語言的重要。達義大和尚1997年考入紐約大學,於是紐約大學出現了穿僧袍的學生。人們有時投過好奇的眼光,這位學生在滿是牛仔褲、T恤的人群中,這位學生真的有點特殊。但達義大和尚任然我行我素,堅持穿僧衣。2001年,達義大和尚獲得該大學亞洲學和心理學學士學位。2003年獲得紐約大學研究院東亞歷史碩士學位。

在學校時,一位來自日本的女生對來自中國的達義大和尚有好感。剛開始達義大和尚也沒在意,經常一起和她探討東方文化和佛教問題。直到有一天,那位日本女留學生向達義大和尚吐露了心聲,他才慌忙給他解釋,自己是出家人,不能有妻室。「日本的佛教僧人是可以結婚、成家的呀!」「中國的法師不能吃肉,不能結婚,不能……」那位女生走開了。

2003年8月,得樂渡老法師、性空老法師和誠祥老法師等三位長老的印可,在多倫多湛山精舍傳予天台法脈,授為天台宗第四十六代傳人,賜法名起學。2004年1月,應上性下空老法師和上誠下祥老法師兩位長老之邀請,前來加拿大多倫多定居並擔任湛山精舍住持及十餘座別院的管理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