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俠」金秋乘風去——懷念馮湘湘

作者: 姚船

十月十七日早上,當達敏兄在電話中告知太太馮湘湘於昨天(十六日)深夜去世時,無限震驚,胸口像突然被塞住,一下子說不出話來。雖然已知她病重入院,但心里仍祈盼她病情穩定好轉,想不到她卻像金秋的楓葉飄落,隨風而去。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和馮湘湘同在一份報紙副刊寫專欄,雖然互不認識,但雙方的名字卻已認知。她的文字優雅委婉,細膩溢滿感情,很有特色。讀起來就像靜夜的月色,藍天下的微風,淡薄而透着詩意,沁人肺腑。我遂寫了一篇小文,談我對她文章的讀後感。

不久,我收到報社轉來的一封信,是馮湘湘和夫婿林達敏先生托寄的。字里行間充滿謙遜和熱誠。就這樣,通過電話交流、茶叙見面,開始了以文會友至今的友誼。

馮湘湘(原名馮穗芳,筆名有書茵、湘女、方舞陽等) ,出生於廣東省電白縣,3歲隨家人到廣州。她從小聰慧好學,喜愛看書、彈琴。1979年移居香港,憑自身天賦和不斷努力,先後任職香港多份報刊文化版、娛樂版和副刊編輯。出版多部著作,曾任「香港作家協會」理事。1988年,馮湘湘来到加拿大。1989年,與林達敏共締連理。此後三十多年,她在寫作上得到丈夫大力支持,可以心無旁騖、全身心投入文學創作。1994年,她和一班志同道合從香港來的作家,為中華文化傳承,團結身在異鄉寫作者,共同創立了「多倫多華人作家協會」,並擔任首屆副會長。

馮湘湘博覽群書,對寫作非常投入。除了寫小說,還為加國和香港多家報紙撰寫專欄,作品遍佈加美和中港台等地,多次在海內外獲獎,被編入多種選集。2005年,她的散文<這一晚的洗衣街>被牛津大學出版社選為香港中四語文課本的課文。散文<這肩膀上的線條太粗哩……>被香港廉政公署選入該署出版的《百家聯寫》文集(勵志篇)中。

她自稱「夜貓子」,習慣在夜間寫作,通宵達旦。她曾對我說,出門身上一定帶有紙筆,有靈感時趕快記下來。一次,夫婦兩人到瀑布區遊玩。途中,她突然心血來潮,腦海里涌上什麽,立刻叫Peter(林達敏英文名) 一個人去「自由行」,她則走到樹蔭下,坐在草地上執筆而寫。

馮湘湘不喜歡無謂的應酬。她說,有時間不如多看點書。不過,只要是和文學有關的,她都樂於参予。千禧年,在我擔任作協會長期間,邀約她在作協講座上主講關於武俠小說創作。那時,她正忙於著書,聲稱「六親不認」,閉門謝客,但仍欣然接受,並且認真準備。她的創作大獲好評,備受讚賞。對於初入門寫作者,馮湘湘也熱情給予多方幫助。替人家看文章,提意見,寫評論,指點如何向報刊投稿。

馮湘湘後期醉心寫武俠小說,成了她寫作的分水嶺。受金庸、古龍、倪匡等武俠小說大師的影響,她希望靠自己努力,在這片基本屬於男人的天下闖出一條新路。她花功夫翻閱大批書籍文献,了解古人的武功招式,起居飲食,衣着裝扮、語言風俗,甚至室內傢俬擺設……等等,真可謂廢寢忘餐,完成第一部長篇武侠小說《劍俠悲情》。該小說一鳴驚人,一舉奪得香港「第一屆皇冠武俠、科幻小說大賞」特等獎。之後,又連續創作了《西域天魔》等多部武俠長篇。除了香港雜誌,北京出版的《世界華文文學》(月刊) 也曾連載馮湘湘的武俠小說,文友們笑稱她儼然已成為一位女「俠」。

回顧馮湘湘一生,著作甚豐,出版多種書籍,包括散文集《在水之湄》、《悠悠我心》和《人在香港》;小說集《娛林外史》、《唐人街皇后》;人物特寫集《香港影壇怪傑》、《港台作家小記》、《加拿大移民眾生相》(與林達敏合著) 和《香港明星》;以及武侠小說《劍俠悲情》、《西域天魔》、《烟雨红樓》、《綠楊荘傳奇》和《東瀛奇俠傳》等。還有與港台女作家合著的散文集《美的感動》和《三相逢》。還有其它大量散佈在各地報章雜誌上的文字。

馮湘湘雖然迷於寫作,但內心深處卻蘊藏着對大自然的無限熱爱。她常說,等老了,到鄉下租一間小屋,養花種瓜,一壺清茶一本書,聽聽音樂,看雲淡風輕。如今,她走了,把自己的身軀完全融入到大自然中,去一個安靜、没有烦惱和纷爭的世界。而她的作品和音容笑貌,卻長久留在文友們和讀者心中。

湘湘,一路走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