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友情也亲密:我的“鬼妹”好朋友

夕子

“鬼妹”是我们对身边头发皮肤眼睛颜色都大不同的西方女孩的称呼;这个词来自广东、香港一带,本来的意思有些贬义;但是就像“老外”一样,叫着叫着也就随意开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嘲讽。时常看到我的好朋友ERIN拍着她的高鼻子老公叫着“鬼佬”,然后鬼佬就忙不迭着受老婆差遣做家务;每每到她家玩的时候,总是因为两人间这个戏谑称呼而忍俊不已。因为在多伦多的生活读书打工,身边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在满是鬼子的地盘居然也交到几个好朋友。这些好朋友虽然肤色不同、生长的环境大相径庭、甚至连基本的生活习惯都格格不入,但是只要付出真心,女孩子之间的友情都是一样的。

 

  鬼妹1号 万事“共产主义”的非洲姑娘-ESTAFANIA

东方的“共产主义”在ESTAFANIA身上得到了形而上、上而下的彻底贯彻。她是连一块饼干都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的人,我从ESTAFANIA身上学到了真正无私真诚的朋友精神;她的爱和善良好像一面清澈的镜子,让所有的人在对比她和自己的时候,暗暗羞愧。

FANI的家庭很传奇,爸爸是外交官,妈妈在FANI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留下了4个兄弟姐妹。因为爸爸的特殊背景,FANI很小就周游了很多国家。她的出生地是非洲的肯尼亚,所以FANI的肤色也就格外的黝黑,是那种非常漂亮的油黑,黑中透亮。FANI的成长充满了独立和心酸,为了攒大学的学费,她高中毕业就在STARBUCKS全职打工,一直工作了两年才赚够学费;现在她也是一边读书一边打工,一周工作四天读书三天,没有休息日。虽然这么疲累,但是每天看到她总是眼睛眉梢洋溢着满满的笑容和神采,我从来没觉得任何一个女孩子比FANI美得那么有味道。有次问她,你如果有一些事情譬如学习、工作或者感情想找人商量,没有妈妈了,你去找谁呢?她回答我说,“没有人,我和自己商量”。FANI做任何决定从不依赖任何人,坚定自信的走自己的人生,我想她对于未来的领悟和计划要比我们更加明确。

FANI是一个极其热心大方的人。因为她在咖啡店做工可以用员工卡买到七折的咖啡,她总是在放学的时候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让我把自己喜欢的咖啡名字写给她,第二天一早她带过来给我。而且拒绝收我的钱,她总是说,我可以买到便宜的价钱,所以你就节省一点吧。不仅如此,只要她去买咖啡,一般都会帮同学带,如果谁不主动给她钱,她也不问人家要,真正的一个共产主义者。

FANI还特别喜欢尝试新东西。只有她面对我带到学校稀奇古怪的中国食品面不改色拿起来放在嘴里;她喜欢中国的点心,喜欢逛唐人街;她总是向周围的朋友推荐中国食物、中国歌;中国电影;FANI说,“虽然我是黑人,但是我的血液里面流淌的是亚洲的血”。她最好的朋友也是一个中国姑娘。她从来没有任何的种族主义和任何偏见,在FANI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一家人,没有所谓的坏人。

FANI的男朋友都是白人帅小伙,虽然分手了但是仍然爱她爱得死去活来。虽然FANI的样貌不是很完美,但是她就是有那么一股子魅力让人想跟她做朋友,喜欢跟她做朋友。相信自己的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把握每个机会全力以赴 ,是她的生活哲学,为我展开一个广阔的世界,也让我可以更看清晰自己的未来,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谢谢你,FANI;我也希望你能够找到真感情,好好爱一生。

      鬼妹2号:台下热闹台上内敛的LOCAL GIRL-KEZIA

为了记住她的名字的确费了我很大功夫,终于在第一个学期结束后彻底记住了她的名字,但是拼写还是这个学期才记住的。KEZIA是黑人,一个非常非常内向害羞的女孩子,我至今仍然无法理解在第一学期开学第一天的第一堂课结束后,她很自然地等在门口,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轻声问我,“一起去餐厅吃中饭好么?”

KEZIA的妈妈是从英格兰来的,爸爸是本地人,所以她是加拿大土生土长的LOCAL GIRL。她跟我一样睡眠不太好,我们俩见面最常聊的就是昨晚睡了几个小时,每次都是KEZIA赢。因为她只睡2个小时左右。她跟爸爸妈妈一起住,有5个兄弟姐妹;所以在失眠的夜晚会抱着枕头跑去和妈妈一起睡。KEZIA是典型的闷骚型,别看她在生人面前及其腼腆,在朋友间极尽耍宝搞笑之能事,扮明星的丑态、学各种SPEAKER的代表动作,动作连贯不带重复的即兴舞蹈;看着她在私地下的表现绝对无法跟那个第一天见面就脸红的小姑娘联系起来。

KEZIA住在MISSISSAUGA,每天都要乘坐GO TRAIN也就是轻轨火车往返多伦多和密市;我们这个学期变态的连续三天早课让KEZIA痛苦万分,这就意味着她每天都必须要5点起床赶6点的火车才能在8点准时坐在教室里。

KEZIA最喜欢的地方是欧洲,她总是说现在就要攒钱才能在暑假的时候去意大利;她还有个梦中的男朋友在纽约,搞了半天是个棒球明星。我希望KEZIA可以找到她的幸福,以后的日子可以睡得安稳些。

   鬼妹3号,热情明朗的韩国MM-崔明珠

崔明珠是韩国人,一想起她就想起味浓汤香的骨头汤和红通通的辣白菜。崔明珠的整个脸一看就是韩国人的标准长相,白净的皮肤、细细长长小眼睛和长脸盘。

明珠的妈妈是在汉城开饭店的,所以她的家里相对富裕一些;明珠的穿着打扮让我有点找到韩剧的感觉,(因为班里其他两个韩国女孩衣着实在太朴素了)。而且明珠会认识汉字的,这在韩国人圈子里也算很厉害的,(我遇到的很多年轻韩国人都不认识汉字)。明珠也是一个热心肠,上一个学期结束就邀请我们几个好朋友去她家里吃饭,她一个人住在城里的一间BACHELOR里面,也就是我们常识中的一室户。我们进入她家的时候不管从楼外到楼内都新奇不已,很像泰坦尼克里面的那种老式笼子电梯,悠长的走廊,和小巧的门廊。明珠还自己把整个房子刷成了她喜欢的苹果绿。

明珠应该是我们这个圈子里英文最不好的一个了。每次跟她说一会话都把我带成英语口吃。听着每个字从她嘴里吭哧吭哧冒出来,实在是对听力的一大考验,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仍然聊得很开心。

明珠一个人的生活过得悠闲自在,每天定时的去健身,准时去SECOND CUP买咖啡,自己动手做可爱的韩国饭团子(虽然大多时候都极其难吃并且形状诡异);我们一起去逛街的时候,她会买一些很可爱的熏香小蜡烛泡在杯子里装点卧室。

明珠个子高高大大,手脚也比一般女孩子粗壮,她总是一边叹气一边瞧着自己的手说,唉,真可惜长了一双男人手。可是和外表极其不相符的是她的心思却极其细密,她会体贴地挂念朋友,会积极联系组织大家聚会,会为班级中的白人同学的嘲笑话难过一天。我觉得很多时候我其实和明珠很像的,所以我们两个也总有话题聊。

明珠的妈妈和妹妹八月份要从汉城到多伦多小住一个月,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查哪里的旅行社好,去哪里玩比较有趣;学了这个专业,查这些信息真是信手拈来;希望明珠的妈妈和妹妹能安全抵达,玩的开心:)

   鬼妹4号 个性大喇喇热心肠的CBC GIRL-Angel

Angela是一个说着一口流利外语的CBC。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香蕉人,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华人。ANGELA的老家在香港,虽然一直在多伦多生活,但是ANGELA的广东话还是说的很遛的,而且经受大量台湾偶像剧的洗礼,ANGELA的国语也能说两句,所以我们的沟通时常是英文里面掺杂几个中文字或者广东话。但是她只是能讲却不能写也不认识汉字。

Angela是一个外表大大咧咧很中性的女孩子,总是戴着一顶帽子,课间的时候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站在教学楼外抽烟。外表西洋话但是她骨子里面的中国情节却非常深。她喜欢吃中国食品,看中国电视剧,逛太古,听中文歌,交中国男朋友,就连手机的界面都是中文(真搞不懂她怎么猜的那些功能)

Angela的男朋友是一个香港男孩,未见到其人的时候已经在她的手机相册上充分领略了他的“风采”—一个白净清秀的大胖子。Angela的男朋友很疼她,上次他们一起来我家做客,我切西瓜给她吃,她男友还在旁边一直小心叮嘱她不要吃得太多西瓜比较寒,看得我些许感动。

Angela对朋友随和对不喜欢的人尖锐,很多时候她得罪人了自己并不自知,看着她就像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下次见到她得想想怎么提醒她。

 

前不久我过生日,这几个“鬼妹”好朋友除了为我张罗开PARTY庆祝生日外,居然联合全班同学送了我一张巨大的生日贺卡。最让我感动和意外的是,同学中没有一个人是中国人,但是生日祝福却夹杂了很多中文。我好奇地问她们怎么写出来这么地道的中文,结果让我大跌眼镜;原来是她们为了写中文字特地请教了我们当中的韩国人,让韩国人用少的可怜的中文底子(从前韩国字里面是有中国字的,所以韩国人的名字都有中文写法)来教她们。看到卡片里面的字迹和可爱的小漫画,惊奇快乐幸福一瞬间填满了我的心房,让我感动不已。

记得前几期有篇文章叫做《异国婚姻大不同》,但是我却觉得生活在北美,我们所经历的异国友情却和在从前一样亲密自然。只要真心以待,真诚面对,不论国籍不问出处,一样能交到知心好友;“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正像这首诗说的那样,亲切的好朋友们,是她们让我抛却离家在外的孤独和烦恼,是她们给我和老友在一起的无拘无束;是她们给了我在多伦多温暖丰富的异乡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