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58)

作者:俞明德

小五哥眼睛一轉,乜斜著姑娘一眼,忽然說:“也罷,春,我也曉得你心裡痛苦,阿牛那小子算什麼,離就離吧!你是絕色人兒,如果你看得上我,答應我,我一切都依你,春,你說話呀!”
“……”春姑娘抬起眼睛,只覺得眼前一陣昏黑,一個人影在她的腦海裡搖晃起來,她隱隱感到自己像要跌入萬丈深淵……這是一個危險的時刻!從模糊的神態中她忽然閃過一個信念:快把來人打發出去,不然,這深更半夜……可是,小五哥此時卻走過去,把門閂上。春姑娘見狀大驚,忽然她腦裡靈機一動,對走近她床前的人說:“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三件事,我才能和你結婚。”
“你快說,快說……”小五哥喜出望外。
“第一,不辦酒請客;第二,不舉行婚禮;第三,不要伸張出去。”
“這……好吧!小五哥說著,伸開兩臂,撲向前去,欲去親嘴時,被春姑娘猛然推開:“小五哥,外面有人來了!你走吧!”
小五哥這才收回雙臂,慌張地站起來,看了春姑娘一眼,走了。
小五哥剛走不久,這位侯家姑娘,更暈倒床上。

•半信半疑

“姐夫!姐夫!”
隨著一聲喊叫,門推開,一個身穿藍色、乾淨的公安幹警服裝的青年人闖進來。
何本霖正在辦公室裡一邊喝茶,一邊看報紙,聽見有人在門外叫他,接著不經允許便擅自推門進來,正想凶斥來人幾句,可當他脫下老花眼鏡,一看,卻是小舅,並發現他眉飛色舞,不像往常那樣憂鬱苦悶,便淡然地問道:“是你呀,有什麼事?”
“姐夫!”小五哥走前一步,大聲說,“她答應了。”
“什麼,答應什麼?”
“她答應和我結婚,舅舅。”
“誰?”“侯二春!”
“哦?”何本霖又抬頭看了小舅一眼,說,“她是怎麼說的?你詳細講講。”並叫他坐在一張椅上。
於是,小五哥一五一十地把昨天晚上到侯家的情形講給她聽,末了,他添油加醋地說:“這是她親口答應我的,我去抓她的手,她不拒絕:我去親她的嘴,她也樂意……”
何本霖一邊聽,一邊打量著小舅。聽他講完話,他不吭氣。他旋轉著自己坐的旋轉式靠背椅,陷入了沉思。他想,這些日子,自己的這個小舅追求侯二春,幾乎要發瘋了,侯家二姑娘俞允了,自然治了小舅的心病,自己也就省了操這份心。可是,他明白,侯家姑娘平素不喜歡自己的這個外甥的,怎麼會和他結婚呢?這位侯家姑娘真的鍾愛上自己的小舅子?……也許,她自從時健秋拋棄她,倒懂得了“青春是不能再等待”的道理……不過,這是什麼時候,她有這個心思談這件事嗎?何本霖心裡問自己道。何本霖問道:“阿新,她對你還有說什麼,有沒有提要求呀?”
“要求?”小五哥,想了想,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差點把它忘了,這可是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
“姐夫,她要求把阿牛放了。”
“把阿牛放了?”何本霖聽了吃了一驚,“這怎麼行,他不能放,難道你不知道他是‘現行反革命’?不但不能放,還要判他的刑……”
小五哥不高興地打斷他的話:“姐夫,你說到哪裡去了。她的意思是讓阿牛保外就醫,因為他快要死了。”
“哦,原來是這樣。”何本霖說著,站了起來,在這間他一人辦公的十幾平方米的小屋裡踱著,想著。他終於明白過來了,這位侯家二姑娘原來是為了救阿牛的性命,才不得已答應的。“這是可能的。因為她是愛阿牛的,如今愛要讓位,把對阿牛的愛移到自己小舅的身上,救阿牛的性命是至關緊要的。”何本霖腦子裡閃著這些觀念,不禁暗暗佩服這侯家二姑娘的氣質。想到這裡,他站住了,對小舅說:“既然如此,也難為她了。阿新,她還有什麼別的要求?”
“別的?沒有了,沒有了。”小五哥連連說,然後以懇求的口吻對何本霖說:“姐夫,你幫忙我成全這種婚事,你不知道,我是多麼喜歡他呀!”
“我知道,知道。阿新,你要我幫忙什麼?”
“當然需要你幫大忙了。這……”小五哥這時忽然想起侯二春的“約法三章”來,起先愣了一下,可是當他看到姐夫,看到他發福的身體和當大官的派頭,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便對他說:“姐夫!她不過提幾個小小的要求呢?”
“什麼,她還有小小的要求?”何本霖已經坐到原來的位置上,戴起老花眼鏡,邊看報紙邊說:“你快說來,我沒有空,等下你老林叔要找我。”
“其實,這都是一些小要求,你能辦到的。”小五哥說。
“到底是些什麼事,你快說!”
小五哥眨巴著眼睛,狡黠地想了片刻,竟然這般地說:“姐夫,她是說結婚的事,就是,第一,要辦酒席;第二,要舉行婚禮;第三,結婚那天要儘量多的人參加,好熱鬧一番。”
“這是她提的嗎?”
“姐夫,這是她提的,她還說,結婚是一件大事,不可了草,又說你是一個有地位有名望的人,自然,我結婚,你臉上也增光,應該有個排場。”小五哥編造說。
“這……”何本霖心裡遲疑著,但他沒有時間捉摸這個問題,只是說:“阿新,沒有事了吧?”
“沒有了,沒有了,”
“那你走吧!”
可是,小五哥沒有起身,卻支吾地說:“姐夫,我想……”
“想什麼?你快說!”
“姐夫,我知道您待我好,就像我是您的親兒子……”
“廢話,有什麼話,你就快說!”
“我想,想要一筆錢,因為,姐夫,結婚總要花一筆錢,比方說給她做幾套新衣裳呀……”
“你要多?”
小五哥伸出食指。
“什麼,一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