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72)

作者:俞明德

天不作美,本来荔枝少了,可偏偏昨天晚上刮了大风,树上成熟的荔枝果纷纷被刮着丢落地上,荔枝裂开了口,沾了一嘴的泥。

 从大清早起,便有农民挑着皮开肉绽的荔枝来街上卖。这种荔枝要比从树上摘的便宜许多倍,人们买了拿去酿荔枝酒或做醋。

宾馆二层楼一间精致特别的客室里,桌面上摆满一串串鲜红荔枝。主人是正在这里参加省委扩大会的银盆市委常委林海伍及其妻子。客人是林阿兴。蔡阿花带来两大筐家乡特产的荔枝“唐家香”,从半椭湾娘家来,林阿兴则来自京城。即将赴会的还有半椭湾地区“反潮流战士”及附近几个地县的头头“自己人”(“自己人”——这是他们一张帮人的口头语。)在北京,与赴京开会的该省省委程常委研究了谋略。于是,他带着张春桥秘密使命来到这个省。他将在这里召开一次重要会议。

他由蔡阿花和她的丈夫陪着吃荔枝。

林海伍因事出去,林阿兴有时间和这位女人打情骂俏。他斜睨女人一眼,说:“阿嫂,你坐下,你也一起吃,我给你讲梅妃的故事好吗?”

“好呀,兄弟,我知道你会讲故事。”阿花笑着说,便坐下来,递给客人一串粗皮壳、头大尾小的“唐家香”荔枝,自己也剥着吃。

林阿兴从中挑了一颗双胞细核的荔枝,一边剥着吃,一边说:“从前唐朝有个皇帝叫唐玄宗的,到全国各地选妃子,有个叫高力士的官儿到了你们半椭湾,选中了一个美女,她叫江采苹。《唐太宗传奇》中的《梅妃传》中说她‘淡妆雅服,而姿态明秀,笔不可描画’。相传她被选送进京时,正是荔枝采摘晒场的季节。她带了一竹筐烘干的的特产‘唐家香’荔枝,日夜兼程,走驿道,过运河,到了当时唐朝的国都长安。唐玄宗从未尝到荔枝的滋味,他吃了江采苹贡送的荔枝干,连声叫‘美’,身边的人以为皇帝称赞江采苹长得‘美’便顺水推舟,都交口称赞一番。就这样,江采苹得到唐玄宗的宠爱。后来,唐玄宗知道江采苹生性喜爱梅花,便赐封她叫‘梅妃’。其实要我封,封她‘荔妃’也未尝不可!嘻嘻……”

林阿兴说着,接过阿花递来的一粒剥了外壳的荔枝往自己嘴里送,然后吐出小粒核仁,又说:“阿嫂,你知道你们县里有个梅亭?”

阿花摇摇头。

“本来,我也不懂。是呀,我又不是你们半椭湾人,哪能知道梅亭?”林阿兴说,“还是这回去你们那里,一个人告诉我了,我方才知道。”

“谁?”

“‘反潮流战士’嘛!”林阿兴笑着说。

这位‘反潮流战士’是全国闻名的人物,他因为给毛主席写信,反映所谓知青上山下乡问题,毛主席回信与他,并汇给他三百元钱,一时传颂,成为美谈,妇孺皆知。于是有些人便誉他为“反潮流战士”。这位小学校长先是诚惶诚恐,尔后也就心安理得,沾沾自喜,欣然接受。阿花和他是同乡,丈夫和他也相熟,但她与他毕竟接触不多。“这梅亭和他……”阿花问。

“梅亭就是她老家附近呗。”阿兴说。

“这梅亭是干啥用的?”

“这是梅妃被封为贵妃后,故乡的人为她造的。那一天,他带我去梅亭参观,都一千多年了,几块基石还在。真是‘一举成名天下知’……”

他正说着,听见有人推门,一看是林海伍,向他笑了笑,示意他在自己这边坐下。

阿花见老公来,便借故知趣地回避,出门去了。

屋里剩下两个人:两个人低声交谈起来。

只听林海伍对客人抱怨地说:“……这事,老何居然事先没有报告程常委,程常委他……这不是自找麻烦,又是在运动刚刚顺手的时候!”他指的是拘留时健秋;林海伍交代何本霖事前要挂长话向程常委汇报,可他竟忘了,使他挨了一带顿批。

“是呀,老何这人办事也糊涂。”林阿兴说,“以后请注意点。我在首长面前一点儿马虎不得,来不得半点粗心。”

停了片刻,只听林阿兴又说:“不过,往后,你要对你们市城那几个人抓紧点,比方说蔡阿瓜、王阿九,自然也包括老何呀,要时时敲敲自己的脑袋!”

“是,老林。”林海伍点点头。

“老林,对姓秦的攻势,看来得加强加强。”林阿兴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昨天,我找他谈一次,这个家伙还是那一种态度,在对待钻探队清明节事件上!”

林海伍抬起头,他的神情和刚才不同,这时他是副忧郁惊奇的脸:“听说那一天老何也在省里?他陪您一起去的?秦鹰还是不承认自己是时健秋的台后?”

林阿兴不说话,站了起来,在房间踱了几步,忽然收住脚步,愤愤不平地说:“这家伙是个老顽固!”

“这?……”林海伍睁大一对红眼睛。“老林,您……这是我请示中央首长,首长作出指示,我才敢亲自出马。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我自己的身份的,只是以新华社记者来学习班采访领导干部对运动看法的名义。问他的问题的。”林阿兴说,不禁回忆起昨日不寻常的见面。——那是晚上,学习结束,秦鹰刚刚回到自己的宿舍,何本霖领着林阿兴来了。

“来,先介绍一下,这是老秦,秦鹰同志,这是老林,林阿兴同志,新华社记者。”何本霖笑着,把两个分别介绍给对方。

真实,这屋里的主人和客人早已见过面:还在林阿兴一次降临银盆市时,秦鹰已经知道,并且在街上正立面时寒喧过几句。通过这段时间观察,特别是联想到此人一九七四年曾经来过本市,被揭发碰面时与王阿九、蔡阿瓜、衣金墙等人有瓜葛,交往颇神秘,秦鹰对这位“新华社记者”不免存有戒心,加上那天在省城工作的前任市委书记老冯告诉他,林阿兴是张春桥派来本省的联络员,便更怀疑他了。“说不定这是个幕后人物……”秦鹰心里想,走上前和这个握手。林阿兴客客套套地坐下来,接过主人的递的一支“海堤”牌,他回一支自己带来的上海牌过虑嘴香烟,但却被对方谢绝,秦鹰说他不习惯抽别种香烟。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