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50)

好像是命運女神猜到這位憨實青年的心事,伸出一隻手臂拉了他一把,此時,那位姑娘忽然翻了個身,把臉仰著,但骨扇仍把頭髮遮住。阿牛一眼看到那雙低垂的細長的眉毛,腮邊一對米粒大的酒窩,還有那微微笑著的嘴。這是侯家三胞姐妹特有的共同具有的臉蛋和神態。這姑娘像是在做一個好夢,微微笑的嘴便是證明;但夢得不完整,也許夢到後來遇到不稱心的事,所以,那額頭卻皺著,眼睛也是緊閉著。這似乎是一副苦笑的神情。要不是他接著看到的一個事實,他果真要認她是二春呢!可悲的是他接著看到的是姑娘的手忽然放下來,那把骨扇掉落在枕頭邊,露出一頭像母雞抱窩一般的蜷曲、濃黑、散亂的燙髮,他不由得大吃一驚:這不是侯小春嗎?!

他害怕了,慌亂地站了起來,他想逃走,但他沒有立刻行動,因為他怕一走動,驚醒了這女子,就要出事了。

他的心此刻像是要責怪什麼。責怪命運女神嗎?誠然,他是無神論者,從未信過神,也沒看過鬼和任何神明。但他看過蒲松齡的《聊齋誌異》,讀過《古羅馬和古希臘的神話和傳說》,聽過外老阿婆講述過狐狸精捉人的故事。那麼,真的有命運女神嗎?今天,真的是命運女神要捉弄自己嗎?難道真的像《笑面人》所說的,“命運的魔術箱裡的奇寶總是取之不盡的”、“原以為它的魔法已經使盡了,誰知又有新的東西出來了!”要不,張大媽明明說二春在家裡,怎麼竟變成了小春?

這侯小春是什麼人?她雖是侯俊傑的女兒、秦鷹的養女,但她不同於同一天出世的大姐、二姐。這是一個生性高傲、作風不正的姑娘,他阿牛平素討厭她,也不同她往來。可是,現在,命運女神卻把他攆到她的面前;如果真的有命運女神的話。

怎麼辦“逃走嗎?是的!於是,阿牛躡手躡腳,輕輕地,輕輕地移動腳步,往樓梯口走來,就在抓住樓梯扶手,一隻腳正要踩向樓梯板時,他聽見一個可怕的聲音在屋裡響起:
“誰呀?……”

然後聲音消失了,又是一種寂宓。

阿牛不禁回頭一看,原來是侯小春在床上又翻了個身,此時臉正對著他(因為枕頭很高,她的頭靠在枕頭上,似乎一眼便看到了人),但眼睛卻還沒有完全睜開!

這是一個可怕的怪物!因為熱的緣故吧,此時,那蓋在姑娘身上的被單全落到乾淨的地板上(這是用松木板做成的,已拖洗了一遍),姑娘胸部的輪廓,還有玫瑰色的豐腴的臀部、腿部,全裸現在眼前。這是青春的象徵,美的線條,誘感人犯錯誤的魅力!

阿牛連忙閉上自己的眼睛;他心驚肉跳,臉色蒼白。但是閉著眼睛又有什麼用!他隔著一層薄薄的眼皮,彷彿又看到她——這個一向不規矩連睡覺也不規矩的姑娘!

“趕快逃走!”他心裡下了道命令。於是,他連忙邁出了腿。大概是神情過於緊張的緣故,他竟一步要跨出兩個樓梯小台階,發出的聲響,叫他自己也感到震驚;要不是他抓住樓梯邊的一根小欄杆,他準會跌落下去。

“誰,是誰在這裡?”突然一聲喊叫,阿牛聽了魂飛魄散,定時站住了。
喜劇和悲劇是相輔相成的,悲劇會學成喜劇,喜劇也會演成悲劇,這要看藝術家的才能和魅力。此刻,由於阿牛——這位笨拙的演員的演技,悲劇將要發生。因為這時睡覺的姑娘已經醒來,而且猛地一折身坐起來,就在這一剎那間,她看見了他!他,同樣地,也看到了她!

“啊!是你!……”那姑娘大叫一聲;聲音裡充滿著驚恐和不安。

這喊聲,猶如在空曠的靜靜的山谷中響著,叫人駭怕。在山谷呼喚的聲音,山谷本來是要回音的,可是,此刻,阿牛不敢回答。他敢嗎?!
“啊!我看見了什麼,難道我看見鬼?……為什麼你不回答?……”姑娘又說了一句。
阿牛依然沒有回答,也沒有逃走,他呆站著,兩隻腳像被釘在樓梯板上。

忽然,他聽到那一邊穿衣服的聲音,接著是下床趿拖鞋的聲音,接著是穿著拖鞋走過來的聲音。於是,他看到一個人站在他跟前:她,全身披著這塊紅色被單,這被單拖拉地板上,連同腳和腳上的拖鞋(不知是什麼顏色,什麼材料做成的拖鞋)都裹住了;那頭髮是燙卷的,那臉是蒼白的(奇怪!她怎麼啦?)那眼睛卻是捉摸不定的,好像一半是悲哀,一半是歡樂,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邪惡。

阿牛像是被蜂蟄了一下,心裡猛地一震,惶恐地說聲:“對不起……”
“不要說了,我問你,你來做什麼?”
“我?”
“快說!”
“我是來找你二姐的……?”
“怪事,世上哪有這等怪事?”
“我是真的,我是來找你二姐的。”
“你不是來找我嗎?撒謊!”姑娘冷笑了一聲,竟順手拉過一張靠背椅坐下。“你上來,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人!……”

一個在樓上坐著,一個在樓梯下站著,這是我們讀者當時看到的一個場面。
阿牛似乎沒聽到人家說似的,依然呆若木雞般地站在原地。
“哦,我明白了,原來你也討厭我。”姑娘說,“哦,對了,你不是罵過我,說我‘打份的像個妖怪’嗎?”
“我……”
“你還罵我‘身上不乾淨,都是臭大便氣味’。”
“我……”
“你還罵我是‘破鞋’……”
“……”
“昨天,對了,是昨天,你還嫌我爸爸是‘不肯改悔的走資派’……”
“……”
“今天上午,我去找你時,你還說我二姐的未婚夫是個‘現行反革命!’……”
阿牛越聽下去,越覺得自己變成了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小春,你怎麼啦?你……”
“……你嫌棄我,你沒良心,你……”小春說著說著,竟嗚咽哭了。

這位嬌人兒掉眼淚了,這是真的?

過去歐洲小姐、貴夫人寫寄情書時,往往在信箋上灑幾滴水冒充眼淚。這是愛情的小把戲、小玩意,難道侯小春也是一片淫情晦意嗎?

阿牛一時楞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