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考試了

張珮珊

每天跟學生和家長說:"我將會飛到多倫多,我去考試了。"他們都會瞪著眼說:"你還需要考試嗎?""你不是已經全部考完了?"

我看到他們詫異的様子,都會失笑地説:"我去给考生評審考試呢。" 碰到一些舊的學生和家長提出同樣的反應,我就會感覺更為奇怪。

After all, 我已經做了鋼琴考官十幾年,已經習慣了每年去考試呢!

說了幾周,终於坐上飛機,起程飛到多倫多。在多倫多,我被安排在華人聚居Markham巿評考。華人考生的比例是非常高。一般來說,華人學生普遍水準都是蠻高,競爭異常激烈。

就像列治文,本拿比,温哥華,都是華人考生特别多的考場。

聽到一些高水準的考生表演,作為考官,感覺是挺稱意的。聽到一些音樂感强的考生,我會感覺興奮,會聽得入神。

多倫多和温哥華都是華人學生特别多的兩大城巿。所以,容許我在這裏作個比較。

在大温哥華評考,很多年紀小的學生,他們卻是報考高級別。這個現象,在近年來都是非常普遍。在多倫多都有這個現象,祗是沒有那麼嚴重。

因為Markham 巿是一個大的考場,鋼琴考官有三個,考生更是絡繹不絶。

在整整六個工作日,我聽了近130個不同級別的表演。我很高興有幾個初級的考生,就是最初接觸鋼琴的學生也可以得到考試的經驗。

有一個小學生剛考完了初級鋼琴,我問她:"你的姐姐是跟著你考嗎?"她説:"是我的媽媽。"

哇,一個美麗的誤會。媽媽和孩子一起學習,經過一樣的經歷,感受到同樣的感情起伏。多棒!這個親子的行動讓我感動,媽媽的勇氣也讓我佩服。

每一次考試前,我都會和學生說:"不要說’我去考試了’,你要想著’我去表演’(I’m going to show off)。"

祗要全心想著將自己最好的表現出來,考生必定可以保持水準,得到最佳成績。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