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寻古访今

作者:星学

观瞻北欧诸国风情,所见京畿重地给我们印象最佳的,应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无疑。漂亮大气,历史积淀重,内涵丰富多彩,确实不愧为“世界最美的首都”之一。

这座著名的水上之城,分布在总共14个小岛屿上,靠着57座桥梁相连,故被称为“北方的威尼斯”。但我觉得却是要比后者气派大方、空旷舒展、干净整洁得多。并且处处充满了一种青春活力,即便古老富丽堂皇的王宫、庄严肃穆典雅的教堂,仍旧英姿勃发,气质尽显,并无颓态,与摩登时髦的现代建筑、时尚超前的购物商场、标新立异的餐馆酒家等,浑然交相辉映呵成一体,古今文明与艺术碰撞交融并茂,相辅相成依存共荣,叫整个国家的历史精华荟萃于此、相得益彰。

耐人寻味循美的老城区,位于市中心的小岛上,尤其是皇宫所在的部位区域,已经至少历经了700多年的沧桑了,是斯德哥尔摩的发祥地。这里的许多彩楼古厦,高耸排立在圆石子铺成路面的狭小巷子里,多数具有北日耳曼风格,还有一座雄伟的德国教堂鹤立鸡群,系450年前由瑞典国王批准在此聚居的德裔移民所建的宏大圣殿,也是德国境外所兴建的最早的德意志教堂。我们穿行在这些弯弯曲曲的窄道狭路中,不时上坡下坡的,一丝找回了漫步在俺故乡青岛的老街上的熟悉感觉。

由于瑞典逾两个世纪没有发生过战乱了,城市得以较好地保留了文艺复兴时代的建筑原貌,如今吸引了大批的游客趋之观赏这一风情,其历史价值获得充分肯定,同时带来了滚滚旅游业的财源。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很多手工艺店、精品屋、餐馆和咖啡厅等,供人选购消费消遣,特别是滨河或临海的街道上,游客如织,风景如画,自高处的观景台望下去,整个岛城的亮丽风景线徐徐展开,一览无余,美不胜收。

最为代表性的王宫御殿,位于老城区的斯塔丹岛上,是瑞典国君办公和举办庆典之地。它始建于中世纪,最初只是一处军事要塞堡垒,至17世纪末才经过逐步的改造扩建而成为了今日模样的皇邸。尽管当今的王室已经搬至郊外的皇后岛宫起居了,但这儿仍是国王的官邸寓所。我们绕其一圈浏览,可见宫闱濒水而建,呈巨大正方形,浅白色的墙壁简洁雅致,气宇轩昂。正门前有两只大石狮,后门里有不大的御花园,皆有身穿古式蓝制服、头戴尺多高红缨头盔的哨兵持枪站岗守卫,任凭游客与他们合影。

而每至正午时分,有皇家卫队换岗的交接仪式举行,成为该处吸引游客的一项观光节目。人们早早就赶来等待围观,满满当当地翘首以望。时辰一到,在嘹亮的军乐吹奏中,成队高大英俊的士卒按照传统的中世纪礼仪,机械地进行交接换防,或踢着正步阔迈徒行,或骑着高头大马巡游,特有仪式感,持续大约1小时,威风凛凛,给观众以一种喜感。

而在城里众多的桥梁中,连接半岛与船岛的那座船岛桥值得一提。它是瑞典的首座铸铁桥梁,长 165 米,宽 9.5 米,包括宽 5.5 米的车道和两侧各宽 2 米的人行道。圯上正中间两厢的栏杆上,各镶立着一个镀金的大皇冠,游人每在此以远处的王宫为背景凭栏拍照,皇冠配皇宫,别有一番意味。这座桥已经被列为历史地标,禁止改动或变更其外观。

再就是濒临水浒的市政厅,是一大看点,它虽仅有百年历史,却是斯德哥尔摩的无二形象与代表而蜚名于世,就是因为每年诺贝尔奖颁发后的庆祝宴会在此举行。其整个建筑外墙呈砖红色,百米高的塔楼巍然屹立,跟沿水铺展的一溜低层建筑之平平,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尤显金鸡独立树一帜。加上装饰性极强的纵向窄窗户、石柱拱门,显得整栋建筑物宛若航行中的巨轮,宏伟壮观。

走入宏大的庭院,再入雄伟的内厅,即被称为“蓝厅”的宴会厅,空旷高大得很,可容纳1200名宾客,是诺贝尔奖盛大晚筵的正堂,有趣的是内墙壁也是红砖,跟外在的一气呵成。厅高约四五层楼,无立柱和横梁,光猛明亮,跟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市政厅如出一辙、同一风格,惟没有眼花缭乱的壁画,故给人以严肃庄重之感,在这大而空的立体罩着下,其中的游人无不自觉卑微渺小。

拾阔石阶而上楼,折进“金色”大厅,这里的光线较暗,靠灯光增亮,越发显得金碧辉煌,熠熠生辉,因为墙壁全部用金色的马赛克镶嵌装饰而成,每块约一厘米见方、总数1800万块。垣壁上有蛮多的画作,描绘着斯德哥尔摩的历史文明进程。还是跟奥斯陆的一样,与以前我们曾参观过的许多市政厅迥然不同,真是无独有偶。

再去造访的是著名的瓦萨(Vasa)号战舰博物馆,水边的它外形挺异类,跟对面古典气派的北欧博物馆很不协调。不过遁身了其内,却被映入眼帘的古迹所深深震撼了。

这里陈列着一艘古代瑞典沉船,是全世界现存唯一的完整的17世纪的军舰。它是当时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于1625年下旨开造的,耗时两年多才完工。国王好大喜功,满心想超越强邻丹麦而成为海上霸主,不顾技术条件有限,硬将炮舰加长加高而建,超容超载致使重心不稳;又未经事先测试,便急急下海实用了,结果刚行驶了不到一海里,便被迎来的微风吹翻而沉没,万众欢呼声中的瓦萨号处女秀遂成了千古绝唱。

三个多世纪后的1961年,沉睡于水底的它被发现,后被整体打捞出水。船身的95%虽在海中泡了恁多年却未曾大损毁,盖因波罗的海海口的含盐量较低,这爿海域又无专噬木料的微生物,遂令其幸运地保存的较为完整。该座博物馆就是在当初建造瓦萨号的船坞旁特建的,以收藏这件大宝物,为今人了解17世纪的瑞典造船工业等,提供了宝贵的史实资料和最佳视角,所以成为博物馆林立的瑞典最为瞩目的一家展馆,在国际上也是独一无二,是访斯德哥尔摩必到的打卡景点。

我们先观看了当年打捞时摄制的文献纪录片,再去层层转圈打量赏析这艘大船,坐着一旁的电梯上下六七层来全面解析它。战船的长、宽、高各69、12、52米,载重1200吨,有64门大炮、450名船员,乃其时全球最大最强的舰艇。制作工艺上乘,船身布满了各种精美的彩色雕刻修饰,多为巴洛克风格,故看上去更像是座艺术宝库而非巡洋舰,充分显示了瑞典的国力与国威。这艘相当于明朝万历年间建造的大船,能够保存的如此完美,确是个奇迹、难得的珍贵文物;而沉船的整体打捞,在技术层面上也叫人敬佩不已,游客观此不虚这趟京都之行。

我由此也联想到了瑞典的国情,这个拥有人口1000万的北欧最大国,森林资源最为丰富,与之相关的诸工业亦俱连带着发达,像针叶树木产品的出口额居全球第二,纸浆出口居世界第三,纸业出口居世界第四。各领域的科技水平也都举世超前居先,创立了不少家喻户晓的世界名牌,如Volvo轿车、Scania AB 货车及巴士、Ericsson(爱立信)电信设备、ABB(瑞典通用电器)、宜家家具(IKEA)、H&M等,不啻“人小鬼大”,令地球众生刮目相看起敬。        如此超级富裕的国度,制度上自然也少不了骄人完善的社会福利,人打生下来那天起就像“掉进福堆儿里”了,一生少虑无忧基本生活,以致于被世人玩笑道,“从摇篮到坟墓”都有确切的国社保障,所以调查显示这个国家的快乐指数巨高,真乃国民与社稷之大幸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