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记

夕子

某天闲谈,和朋友Dikran说起俺们学Special Event Planning的女孩子多么多么年轻貌美,他便笑说可不可以给他介绍一个,我忙说好、好,只要他不嫌弃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傻就好。本以为只是说笑而已,没想到几天后,他便托Eddie问我什么时候给他介绍小姑娘。好嘛,帅哥上了心了。

于是我决定不负重托,开始在学校广泛宣传:Dikran,男,26岁,加拿大人,亚美尼亚裔;长相非常之帅,性格非常之可耐;讲亚美尼亚语、法语、英语,貌似还有一点点日语;某大学研究生,现暑假在某旅游胜地当救生员……在我小规模的宣传之下,果然有一美女,和我私下里悄悄对话,美女很腼腆,说,你帮我找个男朋友吧;我说你要是不介意对方不是中国人,我就给你介绍个帅哥;美女说没问题,我不大想找中国人;我说好,给你介绍定了。

——多提一句:某美女,女,20岁,中国人,相貌美丽,性格腼腆。

于是我和Eddie便开始张罗着给他们见面。预约的时间漫长无比。由于Dikran同学去当救生员了,每个星期只有两天在多伦多,而某美女又总是没有时间,所以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的过去了,帅哥和美女始终没有机会邂逅。某一天,Dikran终于忍不住了,无可奈何得问我:“where is my girl!?”——于是我知大事不妙,赶紧电话约某美女。电话纪要如下:
夕子:你明天放学后有没有空?如果有空的话,我们见一下上回说的那个男生,成吗?
某美女:啊……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空;现在还没安排呢。
夕子:(???没安排但没有空???)如果还没安排的话,能不能把这事儿先放在日程上;就只见个面,不用很久。
某美女:嗯……那么行,好。

我隐约嗅到一丝不大对头的气味,不过没多想,还是约了Dikran。说好第二天,Dikran接了Eddie下班,大家一起在downtown某地方见。

第二天在学校看到某美女打扮贤淑秀丽,我心里乐了一下。下了课便拉住某美女一起等男生们。某美女说,我还没跟我爸说晚回去,借你手机给他打个电话吧。我说行,手机给了她,心里犯嘀咕,昨天就约好了的,怎么不提前告诉你爸。电话没通,于是手机她便拿着,隔几分钟便打一次——始终没通。

见到Dikran,介绍了双方,美女很腼腆,只喜欢和我讲中文。每当Dikran问美女一个问题,美女便转向我用中文作答。我心里直犯嘀咕:你又不是不会讲英语,为什么让我当翻译。大家商量去什么地方费了一些时间——由于美女要早回家给爸爸做饭(电话依然没有打通,美女依然每隔两分钟再打),所以不在外面吃饭;Dikran很随和得说可以不吃找个地方坐坐;Eddie和我很饿,但是可以随便买个三文治充饥和大家一起坐坐。于是Dikran向美女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美女用中文回答我:要么你们去吃,我不吃跟你们坐着。我装作没听到。后来有人提议吃冰淇淋,我知道冰淇淋是EddieDikran的传统保留节目,问美女,美女对我摇摇头,说今天不想吃冰淇淋。我没来得及翻译,Dikran便又问美女一次,这回美女不得不自己作答,于是她说:“No…… Oh, maybe…… I don’t mind.”我实在忍不下去了,决定力挽狂澜,于是提高分贝,说,你们现在都要听我的!我们去那什么什么地方,我们可以吃饭(指我和Eddie);你可以喝你的甜水或者吃你的甜点(指Dikran);然后你可以坐着(指某美女)。于是决定了去某处。

坐定,某美女忙着用我的手机给她的爸爸打电话,始终不通、始终打。剩下的三个人闲聊,间或某美女低声用中文插一句,我很不情愿得充当翻译,心里像粘了口香糖似的难受。Eddie貌似报复似的跟Dikran说几句亚美尼亚语,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我和他们那群人接触许久,觉得他们最最可爱的地方,便是只要有外人在的情况下,无论这个外人参不参与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都讲英语,目的是怕别人有被孤立的感觉。有好多次,整一个办公室的人用阿拉伯语聊天,而我一进门,他们立刻全体改口说英语。我经常想,如果我们也能做到这一点就好了。

好容易挨到吃了东西走出来,我全身已经像针扎得一样难受了。赶紧借口某美女要回家给爸爸做饭,拖着她走了。我问美女觉得Dikran怎么样,美女说,人挺好的,可惜自己不好,你再给我找个别的吧。我不动声色,说你再给你爸爸打打电话,如果他还不在,电话我就拿走了。电话依然不通,于是我收了我的手机,逃上公车回家也。

晚上Eddie电话里问我:“What’s wrong with your friend?”我说不知道,心里特矛盾,既想维护身为中国女孩的某美女,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维护。Eddie没觉察出我的为难,继续问:她为什么总和你讲中文,她会说英语吧?为什么她一刻不停得打电话,是家里出事了还是她不知道这样不礼貌?为什么她看都不看Dikran一眼,总是把头脸转向别的方向?……我一切都解释成,美女年龄太小,还是很腼腆怕羞吧。Eddie说,可能真的不一样吧,一个这边法裔的20岁的姑娘,可能也很蠢,但是不会腼腆到不讲礼仪……

 

我实在无话可说。心里直冒酸水——月老这个东西它它它不好当啊!!!各位姐妹们,前车之鉴,如果还没修炼到巴巴婆婆的等级,还是不要随便牵线了吧,小心绊倒自己。晚上我对着家里的狗叹气,说月老这等事,本人尝试过一次便罢了,下不为例啊~~~ 听到我叹气,狗也叹了一下,不过我知道那是热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