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的海的女儿”—-赫尔辛基

作者:星学

乘船从斯德哥尔摩至赫尔辛基,经过一整夜在波罗的海上漂泊航行,天亮以后便打瑞典抵达了芬兰,我们的心情为之一振,又将会有另一番新的天地在等待着去开发观光了。

倚立在船舷边欣赏着芬兰湾的景色和全球第二最往北的首都之远貌,我们不急着回舱房收拾行装待下船,还没进港呢,实在拔不下眼来舍弃那些良晨美景。蓦地,我注意到船首的前方进入了一处颇为狭窄的隘口水域,两边兀立的岩礁似乎要卡住海湾的喉咙,巨轮明显减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通过之,庞大的船身像是快要贴着岬屿的石壁,真是天堑惊险。

再仔细瞅时,见这些小岛上面有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碉堡石垒,多棱角形呈星状分布,围墙壁垣坚固,上面满覆了茵茵青草,虎视眈眈着海口,其势绝对是“一夫当关、万船难入”,教人惊叹称奇:良港之前竟有如此险要的天然地形水道,正好可以布防基地屏障,抵御从海上进犯的敌人。

原来,这就是赫尔辛基排榜第二位的著名景点—芬兰堡,荣膺了联合国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称号。赫市总共有大大小小三百多个岛屿,此处的六座,皆为军事据点所虎踞龙盘,乃由18世纪初统治这方的瑞典人所打造构筑的,旨在对付芬兰湾对岸崛起咄咄逼人的强邻俄罗斯帝国的扩张侵略。金汤堡垒计有200多个建筑物,包括明堡、暗堡、军营、炮台等,海防要塞绵延6公里范围,规模宏大。我们在缓行慢驶过的邮轮上俯瞰浏览着这一岛链与工事,无意中省却了以后再从市中心专乘游艇前来拜访这个古迹博物馆了。

而赫市排名第一的景点,当属那座大“白教堂”了,它是京畿甚至整个芬兰国的标志,远远地在邮轮上就已经现领教了。下得船来到其跟前,发觉奠基于海拔82米小丘上高62米的它,愈发显得伟岸大气豪迈,雄赳气势非凡,且在全城的任何角落都能够望见它的高耸俊秀身影,无形中成为了大都会的定向坐标。

这座有将近150年历史的主座圣殿,翠绿色的圆拱顶,乳白色的外柱墙,简洁明快,悦人眼目。内里大堂可以容纳排坐下1300人,整体内部装璜修饰十分简单,同样的银白雪色一片,并无传统教堂那种复杂炫目的雕梁画栋,叫人眼花缭乱。如此清新简约的环境氛围,无息地净化着人的私心杂念,有利于全神贯注于殿中的敬主礼拜。

宏殿正门前的深大宽阔石阶下,有幅员颇大的参议院广场,左右两厢分别矗立着芬兰总理府,赫尔辛基大学主楼和国家图书馆,场中央有一尊英杰青铜雕像和大喷泉,铸造的也甚精美气派。这儿是来访游客的必参谒之处。

与它相邻不远的地方,屹立着一座古老的东正教堂—乌斯彭斯基主教座堂,通体红砖外墙,绿铜顶加金色的洋葱头冠,显然是当年沙俄统治这里时留下的遗痕印记。据称是北欧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我感觉至少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那座白色的同侪,跟它不相上下、一比高低。

我们步入了教堂内,宏厅中没有座椅,地铺红毯,巨粗壮的彩色大理石柱擎天,金碧辉煌的牌坊式圣人像画,一派典型的东正教堂内部装饰的艺术格调,肃穆庄严,带人仿佛穿越回到了中世纪,时光仿佛凝固停滞了。

而与这两座截然不同风格的教堂又有极大差异的,是那座后来居上的著名的“岩石教堂”,它完全颠覆了人们对圣殿的常识认知,是一座忒前卫异类的现代化建筑,是在一大片岩石上抠掘出来的地窖式的殿堂。

从外面看,就是一方凹凸不平不算高的岩石堆;到内里瞧,硕大棕色的圆顶天花板像巨型锅盖扣罩,下围接窄条的环形大玻璃圈,以透入外界的自然光线。厅的四壁亦保持了原地的山岩基础和碎石块堆砌初状,圣坛及管风琴等均设立在裸露岩石的上下,绝对的“接地气”、别具一格,举世罕见。真亏得芬兰人能构思的出来这等另类的造型设计,居然经公众投票获得了支持通过,从而付诸现实,一举超凡脱俗、名扬寰球。以致凡来赫市观光的,若不到此打卡就不成游。

采风完这些最具代表性的宗教圣地,就转去自然绿野放松一番,我们直奔离这不远的西贝柳斯公园。它是市内最大的苑林,得名于纪念著名作曲家西贝柳斯。园中的重点,是两座高大的摩登雕塑,由数百根高低长短不一的银色空心钢管连并而成,既像茂密的杉树林木,又像一架巨大的管风琴,当有风吹过时,它还会发出嗡嗡共鸣的回音,妙不可言,由此立意缅怀这位“芬兰音乐之父”的丰功伟业建树。其与周围的森林、草坪、花坛、湖泊相映成趣,成为了赫京的一处新地标。

除此之外,酷爱建筑艺术的我们,来欧洲自是如鱼得水,满眼的古楼今宇供观赏,大饱了眼福。自由行中,即便是在普普通通的大街小巷,也都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府第厦宅,造型各异,琳琅满目,有古希腊和罗马式的,哥特式的,巴洛克和洛可可式的,文艺复兴风格的,以及新时代的,不一而足,我们兴奋地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不停地拍照、赞叹着,几乎拍到手软、口干舌燥,着实是一道无比美味的视觉盛宴,秀色可餐,飨人心眼。

尤其那庄严的国会大厦,希腊神庙式的殿宇,落落大方威风。其旁的历史博物馆,古典雅致,高高的钟楼酷似故乡青岛老火车站的塔楼。其前的图书馆和音乐厅,则是标新立异的现代潮派,一个像艘昂首乘风破浪的巨轮,一个似方晶莹剔透的水晶宫,双双回应着古色古香的传统宫廷,今昔相映成趣。而火车站及其大广场周边,更是旧式建筑如林,座座争奇斗艳,叫人感觉宛若置身在一个露天的建筑博览会馆中,大开了眼界,对这座被誉为“波罗的海之女”的城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而且不光是城景秀丽,风光无限,拥有550万人口、18万个湖泊和18万个岛屿的这国,也是高度工业化集成,尤以金属、电子、通讯等为主的制造业驰名于世。还因森林资源丰富,盛产各种木料,使得家具设计与制造方面美誉远扬,是世界第二大纸张、纸板出口国,占据了国际市场的1/4。

最为人熟知的,是如雷贯耳的诺基亚(Nokia)手机,该公司乃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网络设备供主;并有世界知名的手机游戏公司多家,皆使得芬兰人均产出远远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跟邻居瑞典不相伯仲。故而人民享有很高标准的生活质量,在全球幸福指数评比中辄居首位。

就连他们发明、盛行的桑拿浴(Sauna),养生休闲,也都风靡影响世界。这一芬兰语的原文意为“无窗的小木屋”,中文直接音译或称“三温暖”、芬兰浴,算是芬兰的国粹、“世界桑拿之都”,以至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端的厉害。说在芬兰,平均每三人就有一间桑拿房,由此可见一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