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夹缝中的孩子(二)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当我写完上次的故事以后,妈妈看了网上的文章,突然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真的记得妈妈把我抱回娘家的事情,我听了以后觉得很奇怪,这个事情我都写出来了,那就当然记得了。妈妈又问,你难道不是听长辈讲起来?我说,这是我小时候为数不多几件”伤心事”,怎么会忘记呢!妈妈就在那头自言自语起来,从小到大只和你爸大吵了那么一次,也就那一次把你抱回姥姥家了,可是,那时你只有两岁呀,连走路都是摇摇摆摆的,怎么可能那么清楚的记得整件事情。我听了倒也吃了一惊,因为直到现在我还能回想起爸爸是怎么想尽办法把我从托儿所偷回家的,怎么和妈妈道歉的,怎么可能当时只是一个两岁的稚童呢,这件事,有时想来只是觉得好笑,不过一段童年往事而已。但是,现在看来,两岁小孩应该刚刚学会说话,记忆中的绝大部分事物印象都会在成长的过程中遗忘丢失,但我为何对这件小事却记得格外清晰,以至于模糊了对时间的概念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两人之间的感情对孩子而言是强有力的堡垒,是最温暖的羽翼,当这个堡垒好似开始有裂缝的时候,孩子总是先知先觉,最担心也最最容易受到伤害的一个,所以这样的童年回忆对当时懵懵懂懂的我而言,能如此的鲜活与”刻骨铭心”当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父母争吵一次的经历就可以让两岁的我永生难忘,我的一个白人同学也和我说起,他们的爸爸曾经打算离婚以了结每日争吵的婚姻,家里的孩子们发现这个异常,于是,五个孩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一排,然后一个个都开始嚎啕大哭,这一哭,引来了四处的邻里街坊,也哭回了爸爸那颗本已飞走的心。当然,这样都是一些不幸中的大幸,我们的父母毕竟也没有走上劳燕分飞之路。可是, 上次的故事里的素素就是个不幸的例子,因为父母离异,她没有得到足够的父爱,使得她的性格开始了扭曲的发展,但是,也因此,她得到了母亲的更多关注。我下面故事中的小主人公,她可就是真的在父母婚姻的夹缝中勉强地挣扎了。

卓雅是个非常时尚的上海女生,是现在东方社会提倡的骨感美女,个子很高挑,身板却很薄,于是就成了十足的”九头身”,浓艳的烟熏眼装,一头艳丽的发色更是把她打点的无限活力。我们是同班同学,坐在相邻的两台电脑前做作业,你很难想像,她上周才刚刚从医院里接受了洗胃抢救手术,因为她服食了过量的安眠药,可能命不该绝,她只睡了两个小时就被室友拉起来去上课,室友却发现叫不醒她,破门而入才发现已经陷入昏迷,赶紧救护车拉到医院,洗胃打针,一天的折腾,加拿大医生终于把她的小命从阎王手里抢了回来。但是,这种事故的医院会通知警方介入,卓雅就和警察支吾其词,说是酒喝高了,把安眠药和别的药搞错了。

这种谎言骗的过警察,但是骗不了我这个做了三年同窗的我,她一向开朗,经常缺课,当然这也是一种私生活充实的表现,可是最近,她虽然经常上课,而且,时常带着墨镜上课,我起先还以为是什么家庭暴力之类的,后来发现,哪有人家庭暴力老打眼睛的呀,怎么天天上课带墨镜呢?所以自从她这次出事以后,我就更加肯定事出有因。果然,一天我在电脑房上班,她跑来坐在我身边,说她很伤心,问我记不记得她男朋友,我回忆起前些日子,她是交往了一个对象,是个白人男孩,年龄比她小两岁,两个人感情好像非常好,男孩还经常陪她上课呢,交往没几天,她好像就把租房退了,住进了男孩家里。卓雅继续说道,我们终于分手了,虽然只交往了四个月,但是我们朝夕相处,最后他说我脾气太急躁了,坚决要分手,我怎么求他都没有用,他就是叫我搬出去,我就重新找了房子和室友,但是我每天却忍不住和他打电话,他都不会接,去他家他都假装不在家。原来,她是为情所伤,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我就说,既然那么不开心,就回上海住一段时间吧,家人是最好的疗伤药。

她黯然说道:”回过了,呆了两个月,不回家还好,回家了就更加难过,我爸妈很早就离婚了,我和我爸爸过,我爸爸经济条件挺好,但是,几年前,他和我小妈生了一个儿子,我妈妈她没有钱,而且,她也有新的家庭了,她家很小,根本不够住人。我爸爸家里,儿子是老大,什么事情都围着我弟弟转,爸爸还直接告诉我,你出国留学那么多年,都是我供你的,我对你没有什么亏欠,现在,我的钱放着是留给儿子的。”话说到这,卓雅长叹一声,摇摇头,我想这一声叹息中应该包含着无数悲凉。她接着说:”我回到家里,一家人都围儿子转,他们已经把我的房间用做佣人房了,我连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只能睡在爸爸的书房里,可是,书房又没有衣柜,架子,我的东西只能往地上放,小妈的妈妈走进来一看房间里乱乱的,就说道,你看看,没有娘管的孩子就是一塌糊涂,我当场就和她大吵了一架。没想到,爸爸回家了,就认定是我错了,一定要我和继外婆道歉,我一怒之下就甩门离开了,三天,家里连试着找我都没有,我只好流连夜店,天天夜夜笙歌,于是,我的身体就开始很不好,人很瘦,老发烧。后来,我脾气就变得很狂躁,甚至站在窗口想跳楼。我只能偷偷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诊断是重度狂躁症和中度忧郁症,必须要和我的家人谈话,我一听到家人,就再也没有回去复诊了。医生给了我几瓶很好用的药,吃了以后,就对任何事情都麻木了,没有任何感情,好像什么事情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于是,自杀的事情好像也就被淡出视角。可这次回来上课,上海开的药已经吃完了,我心里又难受起来,在家喝了酒,就抓了把安眠药吃了下去……”后来的故事,我已经知道了。

每个孩子都应该在祝福和呵护中诞生,可是就有一些没有像大多数一样幸运,他们生活在父母婚姻的夹缝中,他们没有办法享受阳光,而且要背负着各种烦恼而成长,我还没有能力对婚姻多做什么评价,只是希望我身边这样的例子可以少一些,快乐的故事可以多一些,留学本身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我很难想像在没有家庭为有力后盾的情况下怎么维持下去。这里只能希望和祝福他们幸福,找到属于自己那份圆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