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香蕉人” (2)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当这个十三岁的华裔小姑娘Jenny在我面前直白地表现出对自己族裔的歧视,并且坦荡地告诉我,她这辈子非白人不嫁的时候,我不难看出,她对中国不但没有任何感情,而且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抹杀去她是华裔的所有证据,可是,这一切在我眼中是一件极其讽刺的事情,因为这个外貌可爱的女孩长着一张纯正的东方面孔,细细的丹凤眼,短睫毛,黑眼睛,黄皮肤,高颧骨,圆脸盘,人类学家会自然的把这样的面相划分到现代蒙古人种,但是,她却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和亚洲没有关系,即使有关系,她也要通过各种方法去否认这种关系。比如,她只交白人朋友;即使她会说中文,在你用中文提问时,她也会拒绝回答。

如果说她的父母是政治难民,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可能容易被理解一些,可是,我知道,她的父母以前是中国的大学教授,受过高等教育,在国内有一定社会地位和尊重。而且,他的父母多次表露想回国发展的心迹,但因为孩子得知以后,如临大难,所以没有成行,所以,这样的想法应该不是她父母灌输的。

我突然想到,其实每个人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中都会采取她认为最有利的方式去适应,而不是去抗争。这个孩子在我眼中,她歧视自己自身的族裔,这样是不对的,但她这样做,也许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让主流社会去接受她,这样就更加容易去融入这个社会,她觉得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加拿大人,所以她不需要对别的任何国家有感情,这样想其实也没有错。加拿大和美国都是人种和文化的熔炉,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种族和国家,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文化背景,他们在异国相会,学会在包容中共同生存,而他们的下一代就会把这个国家当成自己的祖国,从此在这片土地上开枝散叶,这样的新生力量才是这个国家的动力所在,最后这些后代们组成了新的本土文化,这个国家也就有了凝聚力,而这,就是一个移民国家的存在方式,所以,Jenny对自己族裔漠视,也可以说明她是一个移民国家里的成功教育案例。她一定能比一些不会说英语的第一代移民,生活的更加丰富多彩。即使她的父母不喜欢她对中国的态度和言论,但是作为父母,最愿意看到的还是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我想这也是很多移民家长不想干预子女对自身族裔看法的重要原因。

我曾经听到一群华裔孩子在讨论中国,大多数孩子都去过中国,有的说,中国很脏,有的说回国吃了中国的东西就生病。还有的说,中国听起来就好不安全哦,反正没有一个说中国好的,这时候,只有一个孩子,她是唯一一个持反对意见的,她告诉别的小朋友中国很好,中国有很多好吃的,她还很可爱地用官方的口吻说,她为她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我想这应该是她父母灌输的),这时,另外一个小朋友就问她,中国那么好的话,你爸爸妈妈怎么还把你带到加拿大来。别的孩子也连声符合。只见刚才还滔滔不绝的她顿时哑口无言了,她倔强地说,反正中国很好。我想这个孩子回家以后,一定也会把同样的问题带给她的妈妈,我不知道她妈妈会怎么回答,但是这绝对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看着这个孩子因为持着和众人不同的意见,而被”围攻”,我觉得原来”香蕉人”也是不好当的,夹在两个文化之间,到底该是顺流主流文化呢,还是坚持自己原来的民族属性呢?这时候,我想到一句古话,”既来之则安之”。我心中的天平更加接近顺流当地的本土文化。可是,接下来的故事,就是颠覆性的转折。

我们先来说一个女孩的故事:读书的时候,我有很多同龄的女性好友, 大家都到了二十出头的年纪,加上大学校园又是一个风花浪漫的地方,读书之余,女孩之间都会讨论恋爱的问题,我的恋爱观很简单,我不会去注意自己另一半的肤色,因为世界虽然很大,但是能找到一个心意相通的人,真是非常困难的,再去用种族和肤色给自己加上条条框框,那不是自找烦恼呢,再说,《阿凡达》里地球人都能和外星人恋爱,当爱情来到的时候,都由不得你选。我有三个最好的闺密,一个拉丁美女,和一个俄罗斯和中国的混血帅哥爱的死去活来,还有一个是韩国女生,就喜欢韩国男生,和青梅竹马的韩国男友好了很多年,两个人都是在加拿大出生的韩国人,除了长了一样的韩国面孔以外,生活方式全部西化了,但是他们两个都很喜欢韩国,也很尊重韩国文化。还有一个是半个”香蕉人”,之所以说她是半个,因为她小时候生在中国,大了一些的时候和父母移民到了加拿大,她的名字叫Emily,她是非白人不嫁的类型,她最讨厌被别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她告诉我说,她的妈妈是澳门人,爸爸是香港人,都是在澳门和香港回归前出生的人,所以,一个是葡萄牙人,一个是英国人,所以,她应该是葡萄牙和英国人的混血,我想,我们全班除了她自己以外,可能没有人认为她是欧洲人的,不对,应该说世界上除了他们一家觉得自己是欧洲人以外,没有人觉得他们不是亚洲人的。不过,她的确不会说中文,但是她有一个中国人的姓,再加上她长得比中国人还像中国人。所以,有些不明所以的中国同学都会和她就说中文,这时,她就好像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愤怒地告诉他们,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加拿大人。把不明就里的中国同学吓了一大跳。她还说,她的妈妈的姓氏是葡萄牙人的姓,为什么孩子不能跟妈妈姓,我心中想,可怜的孩子,如果她是犹太人就好了,犹太人以母亲的血统为主,这样的话,她还有可能和葡萄牙沾点边……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