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

 

作者:呂華青 (来稿,上海)

 

總以為,父親是座大山,

從兒時起,

父親的肩膀就成了我騎坐的山巒。

這一坐,

坐了幾十年,

好像生活應該就是這樣,

理所當然。

 

父親的那雙大手,

漸漸乾裂粗糙。

當他滿頭白髮的時候,

腰背也開始變彎。

有時,他還要承受我不悅的怒吼,

仿佛一切,都那樣

司空見慣。

 

那一年,我也成了父親,

辛苦時常常感受到養兒的艱難。

回想騎在父親肩上的日子,

心,有些疼,

那肩膀畢竟不是大山!

 

每年,雪花飄落的季節,

我會用心,

將郊外墓前的那片瓷像溫暖。

我在想啊,早年

真該將對貴人的敬畏,

留給父親一半。

或者深深地跪下,將我的背脊,

給父親做一回馬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