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别湘湘 彤管流芳

作者:曾慧燕

女侠金秋乘风去,舞阳文采寄墨留。

这是多伦多华人作家协会致该会创会副会长、女作家冯湘湘的挽联,其中“舞阳”源自湘湘用来写武俠小说的笔名方舞阳。

19日上午11时,我透过云端会议,参加了在多伦多西敏火葬场举行的挚友冯湘湘追思会。

我送的花篮挽词是:

痛悼挚友湘湘

徽音顿渺 彤管流芳

曾慧燕泣挽

湘湘本名冯穗芳,曾用笔名有书茵、湘女、淇淇等。生于广东省电白县,与我的家乡广东吴川毗邻。三岁时父母把她带到广州,父亲在台山师范学院任讲师,她八岁时随父亲到台山,故能说台山话。说起来我和她也挺有渊源的,不仅是我们的家乡同属湛江专区,而是我的父亲也曾在台山任教过一段时间,后因右派问题发配柴达木盆地劳教三年。我在老家跟随祖父母长大成人。

湘湘则在台山培英中学毕业,与我一样因为家庭成分问题不能上大学。她凭借自学琵琶考入广东音乐舞蹈学院,又自学古筝和笛子,参加文革宣传队演奏。湘湘20多岁到了香港,初任时装店售货员,经向报章投稿获赏识,历经「八年抗战」,如愿以偿进入娱乐杂志做记者,其后再做编辑。曾任暨南大学驻校作家一年。

1995年,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政府在海外和港澳地区挑选13位华人女作家,为她们每人出版一本书,湘湘入选。

湘湘后来醉心写武侠小说,一鸣惊人,首部长篇武俠小說《劍俠悲情》,一舉奪得香港「第一屆皇冠武俠、科幻小說大賞」特等獎;1997年,《西域天魔》获中国文联、《世界华文文学》双月刊最佳小说奖,该杂志以她为封面人物出版专辑。

她的散文《这一晚的洗衣街》,2004年,被牛津大学出版社选入香港高中语文课本。散文《這肩膀上的線條太粗哩……》被香港廉政公署選入該署出版的《百家聯寫》文集(勵志篇)。

1988年冬,我在旧金山修读英文,接到湘湘来信,告说到加拿大多伦多探望妹妹,经人介绍认识在移民部工作的林达敏(Peter),对方毕业于美国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最主要的是男方喜欢写作,并表示婚后会支持她写作,所以决定託付终身。

1989年初,湘湘与林达敏共谐连理,婚后妇唱夫随,两人合著畅销书《加拿大移民众生相》,她对婚姻生活满意,自言不是好妻子,不喜欢下厨,习惯白天睡觉晚上写作,但丈夫包容她的“坏习惯”。我为她找到“幸福的港湾”而高兴。

湘湘晚年淡泊名利,谢绝应酬,深居简出,只与少数朋友包括我和杨毅等保持联系。她不用手机电脑和任何社交媒体,家中没有WiFi,但勤于用手写信。

湘湘今年2月搬家发病,事前没有任何症状,结果被多伦多大学附属医院—多市全科医院诊断为晚期肺癌,属基因突变类。她和先生均不烟不酒,不碰致癌食物,且经常游泳跑步。她的家庭医生也说,多年来见过不少肺癌病人,全都不烟不酒,且大多是女的,也不知道何故。

当湘湘得知不久于人世后,自认“天意难违”,非常冷静交代了后事,并要求丧事从简,採火葬仪式,然后骨灰迎风散去,滋润大地。

她在今年4月15日写给我的信中,表示乐观面对病情,积极治疗。“如不行我已在律师楼做了放弃抢救或继续治疗的法律文件(应医生要求)。”

她豁达地说:“每个人的最终终点皆殊途同归,而我已一把年纪,早已踏在终点线上了,又不是英年早逝(那才较为可惜)。总之我会潇洒含笑离开此不大值得留恋的红尘。”

她在信中非常知足感恩地说:“ 上天已令我得到不少了,加上加国医疗福利非常好,我受到极其人性化待遇和极好的医治,每天或隔天有护士上门作医疗护理,定时回医院照这照那,还可叫医生上门及看心理医生。”

她说:“我从入院十天至今进行各种治疗,包括吃药多种,CT照了四次,磁力共振两次,拍X光、验血等更是数不清,却一毛钱也没花过(只给了救护车45元)。否则,相信医疗费属天文数字,非本人可以负担。”

她叮嘱我不必牵挂及担忧她,“我仍会看外面的世界,品自己的人生。就是永远爱你!”

她并感谢我介绍好友红红认识她,说红红经常为她炖汤及做菜,以及帮忙买生活必需品及蔬果等,并经常致电问候,“真是不可多得的侠义朋友,比自己的亲人还好。”

在与死神搏斗八个月后,10月16日晚10时,湘湘病逝多伦多玛嘉烈公主医院。

多伦多华人作家协会前会长姚船,也是湘湘好友之一。他得知湘湘病逝后,写了《女「俠」金秋乘風去》的悼文,文中提到“她的文字優雅委婉,細膩溢滿感情,很有特色。讀起來就像靜夜的月色,藍天下的微風,淡薄而透着詩意,沁人肺腑。”

其夫林达敏在湘湘告别仪式上,以「永留芳芬在人间」为题致悼词说:“湘湘有超人的写作能力,坚毅自信。她写小说、散文和电影剧本,曾出版过22本书,其中,《在水之湄》,及与我合著的《加拿大移民众生相》,在香港是畅销书。还有小品随笔评论千篇,她在作品时常感叹人生短促,短促如蝶,但湘湘此蝶,翩翩起舞,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到极致。把生命演绎到无比灿烂,无比美丽,在人间留下了芬芳。”

湘湘著作甚丰,出版多种书籍,包括散文集《在水之湄》、《悠悠我心》和《人在香港》;小说集《娱林外史》、《唐人街皇后》;人物特写集《香港影坛怪杰》、《港台作家小记》、《加拿大移民众生相》(与林达敏合著)和《香港明星》;以及武侠小说《剑侠悲情》、《西域天魔》、《烟雨红楼》、《绿杨荘传奇》和《东瀛奇侠传》等;还与港台女作家合著散文集《美的感动》和《三相逢》。

林达敏说:“临终之前,她对我说,不论是在事业或婚姻上,她都已达到期望,十分满足。因此,我们伤心泪下,不如歌唱她的人生。”

图片1:冯湘湘(右)与曾慧燕摄于20167月多伦多

图片2:曾慧燕致送花篮及挽词。(吴红红摄)

图片3:冯湘湘丈夫林达敏,在其告别仪式上,以「永留芳芬在人间」为题致悼词。(吴红红摄)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