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省长要人人有屋住

作者:林达敏

 

孙中山先生说政治的目的,就是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今年10月24日安省市选,在7月福特省长宣布要实行在大多市及渥太华赋予市长否决市议会的权力,如果效果良好,还会推行到其他城市。现在市长在市议会只有一票,但当议会50对50死结时,市长可以一票定江山。福特省长建议给市长否决权,消息传开,有人嘘到舌头都肿了。城市的章程已规定了市长的权力范围。这是行独裁,与西方民主的理念相违。市政及居屋厅长Steve Clark说这是为了多建住宅。反对的人说要多建住宅是拨款的问题,为什么要加强市长的权力呢?华人不谈政治,父戒子,兄戒弟,师戒徒,朋友相戒,对此更加不明白。他们不知道省长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要人人有屋住。他的理念与孙中山先生相同。

 

在垦荒时期,英国在北美洲大陆的北面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统治着一块一块连接着的殖民地。 在每个地方,当人口聚居到相当程度,殖民地政府就发出特许(charter),设立城镇。1867年,这些殖民地联合起来成为加拿大联邦国,每殖民地成为一省。宪法规定地产由省政府管辖,但省政府都委托给城镇政府。有些城镇合起来成为郡(county),现在也称为区域市(Regional Municipality)。如约克郡(York County)称约克区域市(York Regional Municipality),包括有九个城镇,其中有华人聚居的万锦、列治文山、旺市等。区域议会设在纽马克(Newmarket),成员21人,其中九人为九个城镇的市长,另每城镇选出区域议员一到四人。华裔李国贤是万锦市的区域议员。

 

市政府管制地产,把街道规划(zoning)为住宅区,商业区,工业区,规定每一块地的用途,如可建多大和什么种类房子,怎样建,可作何种用途,等等。市政府对地产的服务,主要有修桥、筑路、开渠、供水电、收垃圾、警察、消防、公车、公共卫生、捕捉游荡的狗只种种。有臭鼬 (skunk) 在屋下筑了巢,那户人屋内臭气熏天,被迫搬到旅馆暂住。市政府派人把臭鼬抓走,否则那房子必定卖不出去。

 

市政府大部分的工作是对地产的管制和服务,影响到地产的价格。为了取得亿万纯金的暴利,全世界的大发展商都处心积累企图控制市政。在政治未现代化的国家,是钱权交易,官商勾结,公职人员滥用权力,谋取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能够揭露的腐败,只是冰山一角。在民选政治的国家,大发展商指使他们的从仆参选为市议员,进入市议会为民意代表,透过法律和法规,操纵市议会。在这方面,加拿大可说毫不例外。此地不少华人做地产经纪,积累经验后再考高级经纪牌(broker),自己开办公司。他们不是大发展商。

 

大发展商的利益,就是把地价、房价、租金,提升到最高,而且不断迅速上涨。因为市政与地产息息相关,他们必须控制市政以维护自身的利益。第一步是控制市议会。大发展商亲自吃饭,亲自睡觉,亲自做爱,但极少亲自参选,而是另找代替者。特朗普 (Donald Trump) 是大发展商,他糊里糊涂,莫名其妙进了白宫,他逃税、付小明星掩口费等都曝光了。大发展商一般是支持律师、小发展商、地产经纪参选成为市议员。保险公司赚大量金钱,他们往往大量投资地产,所以支持律师,小保险商,保险经纪参选。在地产方面,大发展商和大保险商的利益一致。

 

大发展商怎样操纵市议员呢?政治献捐和高薪厚职。市议员若是对他的发展商主子忠心尽责,退休后,大发展商可以给他在自己的公司一份高职。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是政治酬劳。还有大发展商可以向代表他利益的“民意代表”提供内幕信息,使他知道哪儿的物业会大涨,使后者可优先在哪儿置业,大赚一笔。现在加拿大各大小城镇的议会中,代表大发展商利益的最少有三分之一,甚至是一半或者超过一半。正如中国人所说:“大发展商把民选官员都收到葫芦里。”或是洋人所说:“他们把民选官员都放在口袋里”(They have all the politicians in their pocket)。加拿大华人叫民选官员做“政客”。这是骂人的话,并不是好的称呼。2006年安省市选,有大发展商献捐给95名候选人,结果72名当选。太可怕了。

 

大地产商控制市政另一个方法,是控制传媒,制造民意。大发展商是传媒的大广告客户,传媒不敢得罪他们。大传媒有办公大楼,厂房,有时也投资地产,所以利益和大发展商一致。有时大发展商把整份报纸买了,或是收购电台,电视台,所以传媒较少报道市政,有报道也是正面的,绝少评击,造成市民认为天下太平,不须投票表达意见。因此,市民参与和管理市政的渠道不畅通。

 

发展商控制市政的结果, 是房价过高,中下阶层的人毕生辛劳,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房子。他一生的血汗, 无形中, 不知不觉中,给大发展商取去。有些小区的人,为了反对迁拆,环保或是保护历史建筑,组织起来反抗市政府。遗憾的是他们组织和财力薄弱,多是扰攘一段时间后就销声匿迹,烟消云散了。有时也有些市长,以市民的力量当选,但他们上任后无法支配市议会,理想无法实现,给人骂做“骗子”,“叛徒”, 这是广东人所说的“好心被雷打”,实属无奈。先有丹尼逊(William Dennison)后来是歌伦比 (David Crombie)丹尼逊15岁离家做伐木工人,自学成才。歌伦比出身是怀雅孙学院 (Ryerson College) 的政治讲师,两人在二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立场都是反对大发展商,维护市民的利益。

 

法人孟德斯鳩提出君权包括有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应该分立互相牵制,以免大权集中,发生流弊。现在西方民主国家都行此理念。但在市议会中,市长的行政权,无法牵制议会的立法权。福特给市长否决权的建议,「济代议政治之穷,矫选举制度之弊」。

 

多伦多以前没有特别骄人的成就。加拿大的大城市,首属满地可。北美东岸的城市,有纽约、波士顿。西岸有温哥华、三藩市、洛杉矶。多伦多是内陆城市,海路运输不佳,商业很难突破。但它是东西南北交通的要抠。加拿大人认为市议员是父母官,尊称他们为「城市的长老」(City Fathers)。多伦多市的长老,要把多伦多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城市,已经达到目标,但也产生了不稳定的因素:犯罪组织、贫富不均、移民的故土政治、族裔矛盾等。有些族裔,把故土政治带来加拿大,发生了暗杀案。华人和黑人有矛盾。黑人在社交、居屋、就业所受的歧视,,比华人厉害的多。有些以犯罪作为生活和脱贫的途径。华人矮小,喜欢带钱在身,又不抵抗,成为犯罪分子的有利目标。黑人仇视华人。黑人的民权运动,华人在态度上不支持,说道:「那些黑鬼在闹事。」黑人说:「我们争取权益,你们不参与,事后坐享共成。」其实华人也有苦衷。那时离开废除排华法才十多二十年,华人对主流社会仍有恐慌。而且正处冷战时期,如果参与,会给人怀疑用参与社会运动来颠覆美国。华人与黑人社区,应该建立对话的机制。

 

稳定是保障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各项事业持续发展的前提。人人有屋住。是维持社会稳定最重要的力量。孟子讥笑小人,说「苟无恒产,即无恒心。」小人的原意,是平民百姓,贩夫走卒。 二千多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一个人有了自己的住宅,就有了归属感,,不想动乱。福特是保守党人。加拿大的文化,承受于英国。英国的保守主义,就是在稳定中求进步。中国的保守主义,是「祖宗法不可灭」。用词是一样,概念完全不同。

 

在上世纪的60年代,一股邪风吹遍了北美洲,就是嬉皮士(hippies)现象。有些中层阶级的子女,唾弃传统的价值观,他们攻击政府对公民权益的限制,大公司的贪婪,传统道德的约束。他们长发,大胡子,穿色彩鲜丽不寻常的衣着,头发带花。牛仔裤要剪几个洞才时髦。剪了洞的,比完整的价钱还要贵。他们回到农村,从事有机农业,合作企业,用另类能源。他们举办大型音乐会,想用音乐进行和平革命。他们使用药物,如大麻,以改变内心。他们参加反战争和反核武器游行示威。这些人现在都那里去了?他们都结了婚,生了孩子,有了孩子,就想有房子,给孩子多些空间走动。他们现在都规规矩矩的,公一份,婆一份,天天上班赚钱供房子,又回到父母中层阶级的生活。

 

福特省长给多伦多、渥太华市长否决权的建议,制造稳定,能使城市管理得更好,发展得更好。我们应该支持。他生下来,本来面子就已经很大,现在更是大到不能形容。我翻遍了整本「辞海」,都找不到适合的形容词。我愿为他焚香祝祷,念健康延寿之经,在他百年后,行三跪三叩之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