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奇遇记(二)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一个人总在经历了很多经验教训以后才长了见识。从刚来多伦多住地下室,到后来住house的一楼,又到住低层公寓,到现在住condo,住的地方一层层高了起来,对于租房的经验也相应的提高了。我个人认为在加拿大出租房子,最关键的不是看租金,而是看房客。首先,一个好的房客应该具备良好的素质,比如,能够保持出租房屋的整洁。因为房东不能干涉房客的生活习惯,也不能要奢求别人把房间保持的和自家的房间一样,所以,屋内的状况从房东交给房客钥匙起的那一刻就起,就取决于房客的自觉性了。说好没有宠物,不吸烟的,最后交屋的时候发现地毯上满是烟头烧的小洞。而墙上都是圆珠笔写的电话号码,当然更多的是不知名的污渍。很少煮食倒是真的,但是更少的是清理,炉头上积攒的油腻估计是永远也洗不亁净了,连那些橱柜都铺满了厚厚的油腻和层叠的蜘蛛网。所以,当这样的房客走了以后,房间就好像被贼扒过了,被龙卷风扫荡了。房东要是不下血本清理,这套房估计就像中国城里的烂水果一样,折价给人都没人要了。到时候,出租房的房东那叫一个心痛啊。不过这样的房东还算幸运的,人家房客道义上过不去,但是至少房租是一分钱也没少你的。还有些人,反正仗着加拿大保护弱势群体就开始张牙舞爪,动不动就不交房租,房东还不能赶人,只好打电话叫警察,警察可不管,你得上法庭,打了官司,付了钱,就算赢了,你还得等个把月才能把你那”尊贵”的房客请出门,这样的话你那半年的房租都打了水漂不说,还花了你一大把银子和时间。有了这样的经历,我估计你来生也不想当房东了。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人之中倒是很少见,首先,中国人脸皮薄,谁好意思没钱还住在人家家里。再有,就是很多拿留学和工作签证的人都惹不起警察,要是找来了警察和官司,加拿大的身份多少会受到一点影响。(但是,我还是要给广大的留学生同胞们提个醒,遇到恶房东的时候,还是不要将就着纵容他们,如果你有理,就是受到加拿大法律保护的。)所以,在这里给很多觉得,中国人不讲卫生,一门心思想租房给白人的房东们提个醒。有很多西人都是以此为生计的,他们熟悉加拿大的法律,就是运用这样的空子,每住一个地方都不付房租,然后,打一枪换一炮,再去坑害别的房东。我认识的一个西人就是这样,此人居然还是大学生,白住人家房东的地下室不说,人家问他要房租,他没钱,就把人家房东告上法庭,说那个地下室没有消防法规定的逃生通道,他的生命在居住在这个地下室的期间受到威胁,所以,房东被迫对他支付五千元的赔偿,他用两千元交了欠下的房租,居然还被他赚了三千元,我看着他得意洋洋地讲述这个故事,真想一拳打在他脸上,真是可怜那个中国房东了。

那我们要怎样防患于未然呢,我们总不能每次都让恶房客住进来以后才知道吃了哑巴亏了吧。方法还是有的,但是严格遵循还是有点难度的。首先,要看租客目前是个什么状态,比如,是学生,还是工作的人,还有是在哪里工作的,如果租给留学生一般来说,收租金没有什么困难,但是,房间的整洁度就不能做保证了。都是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能有几个能边学习还边把生活安排的有条不紊的呢?而且,留学生没有太多的钱,一般都喜欢两三个人租一套房,卧室里睡一个人,厅是睡一个,然后,小书房里还躺着一个。所以,广大房东要做好收房的时候认不出这是自己房子的准备。但是,有一类的学生,房东们要稍加小心,就是刚刚到加拿大还在读语言的学生,因为这一类的学生,他们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有可能他们语言没有读出来就被送回国了,或者是他们语言读完了,要进大学了,但是大学在另一个城市。所以,他们自己都没有办法预测自己的未来,可能和你定的合同是一年,最后突然要走了。让你措手不及,再找房客又来不及了,白白损失了一两个月的房租。一般而言,工作的人会稍稍好一些,因为,收入会比较稳定,谁也不想自己不交房租的丑事弄的公司里人尽皆知。

所以,这里就是第二条了,就是,调查工作情况和租房信用。这条对于想出租高级公寓的人比较重要,因为一般租house的人家庭收入都比较低,甚至没有,所以,他们没有很明确的信用纪录和雇主的信。但是一直住condo的人一般都能提供雇主的信,要是不能,我宁愿选择不租,因为,每个月一千六百元的损失可不是小数字。

最后一点,就是无论你打算把房子租给任何人,你都要保证租客交一个月的租金和押一个月的租金,这样可以在租房的过程中把损失减少到最少。如果实在不放心,房客什么证明都没有,就需要他找一个担保人,不要因为担心房客会不开心而不租房子。因为,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要是惹上赶不走的房客,到时候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现在,别看我和大家滔滔不绝地传授经验,还是来听听我是怎么自导自演的我自己的租房奇遇记。

我的open house终于在周六晚上五点准时开始了。我紧张地看着电话,现在离我和他们预约的看房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那些真正想来看房的人现在该打电话来问具体地址和时间了。果然,手机电话响了起来,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两个女孩。她们早早地就到了。我预计总共会有四到六个人会来。紧接着是一对男女,但是,他们说自己只是朋友,所以要分房睡。第三组是一个单身男性,但是他说也有一个女伴要同住,可是她生病了,所以没有来,他希望也是分房睡。看起来,这年头,男女好朋友同住还挺时髦。此时,又来了两个人,他们也说要看房。我一看,好像是两个男同性恋,说话像,走路也像,还是手拉着手进来的。外加一句,以上所有人都是留学生,看起来,这年头的留学生比打工仔有钱。我觉得来者已经出乎我意料的多了,没想到来人还是络绎不绝,此时,有一对中年男女走入了我的视线,他们都是白人,而且是夫妻,这样正常一些的组合让我觉得稍稍放心一些。因为,朋友或男女朋友(包括同性恋)关系比较不稳定,说翻脸就翻脸,要是分手了那租房合同肯定就不能继续了。我刚想带来人都上去看房,这时,四个女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我一问居然也是看房的。原来,我打的广告那么有用,居然来了快二十个人,凭我丰富的”江湖经验”,我可以准确的告诉各位看客,以上的四名女子是两对女同性恋。到了加拿大来,我真的是长了大见识了,一个open house,异性同租的来了,男同性恋来了,女同性恋来,异性的夫妻就只来了一对。于是,我就带领着这支浩浩荡荡的人马上了电梯……

要知道,那套公寓到底”鹿死谁手”,就请各位保持关注下期的《租房奇遇记》!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