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 世经与中国(三)

8月21日胡锦涛特约定布什通话,讨论怎样调整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意味着中美关系正进入新阶段。多年来美国对华政策的“engagement(接触)”与“hedging”(遏制)将会应时而异或合二为一,但中美“stakeholder”的利益与共将不断加深。美国许多“中国通”已经看到中美之间在能源合作上的前景,如果发生能源上的恶性竞争将是世界灾难的预兆,因此当今双边关系更上一层楼。

今年四月间,在华盛顿州前华裔州长骆家辉主持的午餐会上发表演讲:向美国公众开诚布公地提出中国对于中美贸易,知识产权,人民币汇率以及能源问题的最新政策与方针。“积极,负责,互利,合作”作为中方传达的关键信息与态度。

胡锦涛表达,他很高兴选择“翡翠城”西雅图作为访美的首站,并愿通过这扇“通向东方的大门”向美国人民传达增进互信合作的愿望。一,中国扩大美国产品进口。胡锦涛坦承,在信息瞬间传遍全球的现代社会,必须用广阔的全球视野来审视一切。中美贸易合作发展快,规模大,难免出现一些问题。他指出,中国重视并努力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并一直在扩大进口美国商品,积极减少对美贸易额差。但贸易顺差产生原因从根本上是两国产业结构调整和国际产业分工结果,他希望美方放宽对华出口限制,减少贸易保护主义,促进美国产品对华出口。二,重视保护知识产权,继18日向微软总裁盖茨作出承诺后,胡锦涛指出,中国将继续健全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加大执法力度,依法保护各国知识产权人在华合法权利。他还说,中国政府机构去年已完成软件正版化工作。今年,中国将全面推出大型企业的软件正版化,并且将继续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加强知识产权领域的合作。三,人民币汇率“高度负责”,是胡描述中国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态度。胡锦涛说,中国高度重视人民币汇率问题。中国一贯以高度认真负责的态度,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及地区和世界经济金融稳定出发,确定适合中国国情的汇率制度。

去年7月以来,中国实行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解,和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汇率不再固定不变,而是根据外汇市场供求和国际主要货币之间汇率的变化自主浮动。

中国坚定不移地推进金融改革,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体制,发展外汇市场,增加其弹性,提高金融机构自主定价和风险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符合中美两国利益,也符合亚洲和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

今年8月中国商务部指出,人民币3%左右小幅升值对外贸经济影响不大,人民币升值可产生推动外贸增长方式转变,缓解贸易摩擦压力等正面效益,但升值若达到5%可能就会损害中国的出口竞争力。

报告指出,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劳动生产力不断提高,国际收支顺差越来越大,以及外汇储备大幅增加的形势下,升值是必然趋势。人民币长期盯住美元及币值低估,将导致中国贸易条件恶化。资源配置失当,贸易摩擦加剧,不利于对外经贸持续发展。

当局从去年七月放弃盯住单一美元的作法。人民币升值一年来,对宏观经济实际运行不论是通涨,就业压力,还是进出口贸易数字,影响都不大。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懂得运用外汇避险工具及劳动生产率提高也属主要因素。报告指出,相对于当前中国两位数的进出口增长速度,如果人民币升值3%,中国出口不过放慢了3%,进口也不过加快3%,这对中国外经贸整体发展不会构成太大的问题。

胡锦涛指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两国的共同战略利益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两国的合作领域不是变窄了而是拓宽了。当天在西雅图召开了由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和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中国和平发展道路与中美关系的未来研讨会”,中美专家学者如基辛格,斯考克罗大特等等许多主要名流参加了论坛,让这次胡锦涛访美之旅表里结合,增加了份量与内涵。

一个国家的政经事务中,政治好比是外套,经济则是贴身棉毛衫。比得比不得听取读者高见。(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