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赏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黄金圈  

作者:星学

近些年来,冰岛旅游大热,五洲观光行者蜂拥扎堆而至,尽管这个北大西洋中的孤岛与世隔绝、自产甚少,生活消费水平甚高,依然浇不灭好猎奇探幽的者的巨涨热情,趋之若鹜竞折腰,也给这蕞尔小国带来了滚滚财源,令旅游业的进项渐渐撑起了国民经济的半边天。

我们今夏出访北欧四国,路过冰岛的首都转机,顺便欣赏了这座京城的市容和郊外的黄金圈风光,揭开了这个冰与火交融之地神秘的面纱之一角。虽然三年前曾经来过冰岛共玩了九天,转悠了大半个国家,但还是有补遗拾漏之处,抑或胜地重游不厌倦。

原来这个浩瀚汪洋中的弹丸陆地袖珍国,系由欧、美两洲的大陆板块在海底的碰撞所导致的火山爆发而逐渐露出洋面形成的,孤零零,人迹罕至,民生稀少,到目前为止全国人口仅才34万,遍布的是洪荒壮观的冰原冰川、火山温泉、瀑布湖泊,一派原始混沌。疆土以京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ík)为重心,聚居着廿多万人,而其周边的金三角地带和蓝湖,刚好最具代表性地表现了冰岛的典型地质容貌,得天独厚地向来人展示着岛国的风情。

我们下榻后出行的第一站,是凯瑞斯(Kerið)火山口湖,这其实是一处备受瞩目的小众景点,距离黄金圈的三个大众热点不远。上次来访时没有安排拜谒它,这次补缺,没了遗憾。穿越无数的青苔lava旷野后抵达,下车走不多远就到了这老火山口的边缘。

但见它的直径不大,周长约270米,深55米,锥形的堆坡呈倾斜状。由于靠近停车场这侧的山顶高度恰是最低的,所以游人不需费甚脚力就可凭沿俯看湖面全貌,弗用艰难地攀爬到制高点才能鸟瞰一睹其芳容,像以前我们观光过的不少死火山口似的。

这是我头一回见识带着满满水泊的火山口,果然是不同凡响。一汪碧水如镜,靛蓝清澈,沉陷在赭红色的盆状幽谷底。又因这里的土壤富含铁质,所以不同于通常见惯的那些黑黢黢的火山岩;加上又有一些青翠的低矮苔藓植被转圈错落覆盖着陡坡谷地,故显得盆地色彩斑斓,衬托着迷你湖分外漂亮。也教人浮想联翩千万年前它活跃时岩浆在此咆哮喷发的壮丽景像。

下一站是盖歇尔地热泉Geysir),顾名思义,是地热酿成的间隙性喷发的水泉。可惜最早的那个叫Geysir的,如今已经基本上止息了,余下个叫史托克(Strokkur)的还在忠实地频频执行着井喷重任务,恪守责己取悦于远道而来的观光客。

说它是现今世界上最为活跃的间歇喷泉,大约每5-10分钟就迸发一次,射出的水柱多高达15-40米,历时甚短,稍纵即逝。由于它来潮时事先不打招呼,毫无预兆;又不像黄石公园的老实泉恁地准时报到,故而游客们得好生准备相机架势与角度,耐心守望等候,届时迅速按下快门抓拍住这一遽临的瞬间,才不至措手不及失之交臂。

相形美国的老实泉,纵然喷发高度与历时皆超过这个,但却每隔66分钟才露真容光顾世面一回,有点让人等得不耐烦。而这儿的可以速战速决,抓紧时间再赶奔下个景区,“短平快”。当然,这一区域还分布着许多小泉眼和蒸汽孔,有的泉池如同滚水锅,咕嘟咕嘟地在不停起泡沸腾着,丝丝缕缕滋滋地冒着白烟热气,朦朦胧胧薄雾缭绕,给人以炊烟袅袅或仙气氤氲之感,异境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硫磺气味;周边的土地也被这些涌泉汩出所挟的矿物质给染花了,显得多彩交织,煞是好看。

第三站是黄金瀑布(Gullfoss waterfall),它是冰岛第十大川—白河的一处垂直断面,层迭两级跌落入河谷而形成,落差共为32米。这道湍急的激流,以141立方米/秒水量之势倾泻呼啸而下,冲进深谷底发出了巨大的轰鸣,震耳欲聋。盖因水幔在日头的辉映下反光、呈现粼粼金色耀人眼目,故而得此名,不愧为岛国最为壮丽、最著名的瀑布之一。

观瀑可以从峭壁顶上、半崖腰以及激流岸岩跟前等多方位地进行,以不同的视角来赏析悬河白练,特色不一,别有味道,俱美不胜收。尤其是在无边无际光秃秃寸草不生的戈壁旷野中,极凸显了生命之母的伟大活力动能。

关于它,还有着一个感人的守护真事:百多年前,一位英国富商至此、欲买下这里修建水电站,其结果当然是断送了天然瀑布,美丽的大自然奇观就不复存在了。这一主意被该地的主人Tómas Tómasson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我不能出卖我的朋友”!可前者又采取了迂回策略,租借使用这块地盘,企图继续在赁地上实施既定的方案。

地主的女儿Sigríður继承父志,挺身而出与之拼死抗争,她曾数次徒步跋涉百公里到首都游说各方,誓死保住瀑布,甚至以跳瀑自杀来阻吓止住这项商业计划,末了她最终取得了成功。于是才有了今天举世之人都能来尽睹这原始生态的奇象异观。这位女孩自然也成了冰岛的首位名副其实的环保主义者,从而载入国家的史册;而那位帮助她打赢了官司的律师Sveinn Björnsson,后来成为了冰岛的开国总统。这段人文史实为此天下美景增添了更多的美丽魅力。

再一站是辛格维利尔国家公园(Þingvellir National Park),它地处大西洋中脊线上,是联合国评定的世界自然遗产,满有历史、文化、地质的重要意义。漫步在这Almannagja峡谷的步道上,两边黝黑的火山岩墙立壁垒,纵人丰富想象着疾步的脚下极深处,就是北美与欧亚地壳板块的交汇碰撞部,亦是这两大陆地幔的分水岭、大裂隙缘,我们不啻脚踏在这两大洲的界线上,真是妙不可言。眼下这裂谷仍以每年两厘米的速度在分离着,眼帘中的这些河流湖泊等,正是这一分离力所撕成的裂缝造成的。

还意想不到,这里还是世界上最早的民主议会的发源地,冰岛的先民于公元930年就在此建立了议会制度,管理国家,如今那旧址的小房子仍历历在目,另外还有维京人曾露宿扎营这里的遗迹,都颇值得一看。

最后,风尘仆仆的我们转而奔赴蓝湖,泡温泉放松一下,亲身体味举世闻名的Blue Lagoon天然泉浴场。这个火山岩与地热造成的大汤池,是全球最大的露天温泉塘,奇妙在于其水温一年四季辄持恒在37-40度左右,正适合人们洗浴;泉水内又富含矽、硫等多种矿物质,使得湖水呈现奶蓝颜色,说能养颜美容、医治牛皮癣等皮肤病。

我们更衣出来下塘,见一泓靛水巨池座落在周遭墨黑的熔岩礁石中,如同硕大的孔雀蓝宝石般,水域的面积大得出乎我意料之外,这也忒自然、接地气了吧。偌大的泊面上到处都热气腾腾的,仿佛巨型的户外蒸气浴,又若辽阔的游泳池;飘散着一股特有的气息,似咸腥与硫磺的混合气味。纵身水中,顿感水质滑腻宜人,沁人心脾,而且泡上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觉得皮肤有些发皱绷紧,或许就是起了功效了呗。

也能免费得到一把硅泥涂面,敷这火山浆制成的面膜上脸庞,浴者个个像是画了黑白色的京剧脸谱,互瞅着各自的大花脸,滑稽开心、大笑不已。由于岛上长年风大,嗖嗖掠过湖面颇带凉意,所以泡汤时最好只露着头部在水面之上,脖颈以下部位均温存在暖水中,不失舒服惬意,不惧寒凉,即便是冬天来水疗泡堂子,也不成问题。

而且可以赤身从厅内特设的门道户内径直先入水,再敞开水中的门出户外、直接融入连通着的湖水中,便不会因裸行于岸边入水被风吹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真是匠心独具设计周到。惟独门票价格不太亲民,每次130美元/人,然而念及一辈子没准儿就来这一遭体验体验,“忍痛割肉”“大出血”也就无所谓了,毕竟是难得的一次人生经历。

温和细柔的蓝湖华清池,丽水洗净了我们一天奔波揽胜探幽的疲惫,身心彻底松弛,容光精神焕发,为此番冰岛首善之都的周边游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留下了满满美好的记忆,不由憧憬着或许日后还会再来。这时辘辘的饥肠在催促着我们赶去一旁附设的餐厅,北欧行的告别宴会在等待着我们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