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加拿大(19)- 见识罢工

作者:北矢

说到罢工,不能不说工会。工会给我的记忆是,那是一个给职工搞福利的组织,过年过节了,给职工弄些定量外的豆油,到了冬天,再弄些大葱大蒜分分,平时组织个象棋比赛,做做广播体操什么的,再就是包个电影专场,给职工发电影票。对于职工来说,除了这些,再除了交会费,也没啥事能想到工会。会费不是你参加了工会才要交,而是所有职工都要交。其实,谁也没有办法不交,会费直接从工资里给扣除了。就是说,入不入会那是你的事,但是会费你不能不交。工会给职工搞福利,职工当然高兴,但工会的福利也有搞砸的时候。有一年的冬天,快过春节了,工会为了让职工能吃上鱼,就通过人托人找到了关系,在一个沿海城市,弄到了几卡车小黄花鱼,本来是一路都顺的,没有被管投机倒把的给拦下扣车拘人什么的。大家都满怀着喜悦等着分鱼。等到卸车时,工会领导就傻了眼,因为是长途,货车厢不仅装鱼还有几个备用汽油桶和鱼共享在一起。一路颠簸,鱼就被漏出来的汽油给弄得满身汽油味。职工有怨言,但是工会领导解释的很到位,他说,我们的鱼虽然被整上了汽油,但是你去周围随便问问,有哪一家大学还是研究所能像我们单位这样,能弄到鱼。我们单位所在的那条大街都是知识分子单位,论弄鱼,一家比一家没本事。这么一解释,职工们怨言也就没了,都感谢工会干的好。到了加拿大才知道,加拿大的工会不干这些事,他们不分豆油,也不分大葱,也不出去弄鱼,他们专门发动工人闹罢工和他们的雇主也就是和政府讨价还价,一旦拿到好价位成交,就鸣金收兵。

一周前的七月一日是加拿大国庆节,今年的国庆节是个大日子,适逢建国150周年,又是长周末。加拿大老百姓喜欢喝酒,加拿大没有那些高度的烈性酒,喝的最多的是啤酒,一年能喝掉92亿加元的啤酒。加拿大不少的老百姓喝酒相当猛,喝过量的也多,不像瑞士人或德国人,手里攥着半杯啤酒,能在酒馆耗上大半夜。加拿大老百姓买啤酒都是整箱整箱地往车里装。这种现象造成了一种意想不到的结果,加拿大医院入院的头号的病因就是饮酒过量。2016年有77000加拿大人由于酒精中毒而入院治疗。这还没有包括哪些去急诊室的人数。加拿大政府每年为治疗饮酒病要花费33亿加元的公费。喝酒有社会问题,但是老百姓爱喝,政府也不能不让喝。喝酒毕竟还比不过大麻的社会问题多,加拿大老百姓也喜欢吸大麻,联邦政府就将大麻合法化了。按照政府的本意,在150周年的这个大日子,老百姓能顺顺当当地合法抽上大麻。虽然大麻合法化的法案已经通过,但是政府办事太慢,到了国庆,大麻社会化还没有实现。国庆抽不上大麻只能喝酒。酒的管理是省政府业务,安省只有酒管局下属的LCBO和Beer Store 这两类酒铺可以合法卖酒。虽然去年安省开始向美国学习,允许一些超市卖酒,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铺开,老百姓买酒还是要到LCBO和Beer Store去买。快到国庆长周末那几天,酒铺的生意超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省酒管局工会突然宣布要罢工。酒管局的班子唯恐在举国欢庆的大日子里老百姓没酒喝,会给政府造成一些个恶劣的影响,就一边公告老百姓储存酒,一边就和代表酒管局雇员的工会紧张谈判,就在社会陷于国庆长周末没酒喝的恐慌之时,工会突然又宣布和资方安省酒管局达成了协议,罢工取消。工会这次在关键的时侯拿民众的关键利益,要挟政府要价,取得了速战速胜。

在加拿大,工会组织罢工,是一种社会常态。工会的罢工也不是随意乱罢的,这要看胜算有多大。这么说吧,私营公司罢工的几乎没有,在那些地方,罢工的风险比较大。罢工都是发生在公营单位,就是那些用纳税人的钱做投资运营的那些地方,给老百姓服务的那些地方。比如,小学,中学,大学,幼儿园,邮局,医院,警察局,市政服务,图书馆,社区中心,公车局,铁路,航空,动物园,垃圾回收等等,这些地方的罢工此起彼伏你方罢过我方罢从不停息。而且,罢工都罢到了正点上,就是说,在公众服务最需要的那个时候,恰好就罢工了。罢工无一不是为了加薪加福利,而这些地方,薪水福利待遇原本都非常好。 动物园罢工时,多伦多市长就说,动物园的职员享有很好的福利,罢工的时候别忘了 这一点。动物园的工作有养老金、慷慨的福利以及工作安全保障,比大多数多伦多人的情况都要好。同样享有高薪高福利的多伦多公车局周期性闹罢工,其中一次罢工无任何先兆,大清早,市民赶公车上班才发现公车局罢工了,多伦多公交系统全部停摆。这是搞的野猫式罢工,让人没有防备。

这些年来,最为壮观的罢工,应该是几年前的那次24,000名多伦多市政工人的大罢工。那次大罢工让多伦多全城的市政服务瘫痪。市府属下的日托幼儿园关门,游泳池、网球场、高尔夫球场、户外运动场所、轮渡,图书馆和结婚礼堂停止服务。更为严重的是多伦多这个加拿大最大城市无人收垃圾。触发此次大罢工的原因,是市府打算以偿付工资的方式取消病假累积。病假累积让市府员工当年没用完18天的带薪病假,可以累积下去,直至25年。罢工的时候正是多伦多的盛夏,500多万人口和数以万计商家的垃圾无人收集处理。市政府在公园设立了垃圾站,工会随即在这些地方设立了警戒线,市民每天要开私家车或乘公车专程去这些地方丢垃圾,工会的警戒人员规定必须先等15分钟才能丢垃圾,每次只让丢3袋。等待丢垃圾的车队排成长龙,有市民从清晨7点排到12点才丢掉垃圾。那个时候,居民的厨房车库,商家的库房,街道旁,公园到处堆满了垃圾,多伦多变成了一座到处弥漫着臭气的城市。为防止堆积如山的垃圾引发鼠疫或疾病,市府派人喷洒药剂,又引发居民抗议。虽然这期间市政府曾对工会作出重大让步,但是工会没有接受。最终市府作出全面彻底让步,工会才宣布罢工结束,这次罢工整整持续了39天。

加拿大的工会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主要在政府的服务部门发展。他们通过罢工等手段提高了公共服务人员的薪酬,同时也造成公共服务行业效率低下人浮于事。时至今日,工会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化和商业化的组织。政府经营的公共服务行业由纳税人买单,工会守着这么一个取之不竭的金库,一次又一次地拿公众利益为要挟筹码闹罢工要高价,工会在老百姓心目中逐渐变成了贪婪和霸道的代称。 政府运营的这些花老百姓钱的服务行业,经营效益普遍不好赔的多赚的少。政府手里每年也就那么多钱,工会通过闹罢工向政府要钱要利,政府手头紧只有再向老百姓抽头。其实,工会的头头们要是仔细算算账,罢工也不一定合算,惹起民怨不说,政府这只手撒出了钱,那只手就得拿回来,今天旧税加码,明天再征新税,后天削减公众服务项目,再来个增加驾照医疗卡收费公车票邮票公园票加价什么的,这么三整二整,闹罢工兜里的胜利果实也就剩不下啥了。加拿大工会应该学学中国工会,专门给职工弄些紧俏货发发,虽然大葱大蒜这些在加拿大不缺,但是总会有紧缺的吧。就说今年,政府号召抽大麻,每个家庭允许种四棵大麻,工会可以从这做起,给每个职工发几棵大麻拿回家种。再办个业余种大麻速成班,工友们下了工,补习补习大麻知识,自觉投身到大麻全社会化的活动中。职工高兴,政府也高兴。这么一整,政府和工会的对立情绪就会消除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