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国庆访谈 (2)

安娜:在月光下面?

谭国庆:静脉注射,扎针都干过,不可想象哈。我为什么后来干的比较出色?办了几件事儿,其中一个事就是口对口救了一个老人。我当时在那个群体当中,我的文化程度算高的,当时的老高中毕业生比现在的大专生都强。

但是也办了一个比较遗憾的事,这个事在我后来的朋友当中知道的很少,他们都不知道,我也从来没讲过。为什么呢,这是一个终身遗憾的事,这个病号是我经手的。我当时去了以后,这个病号家里有三个孩子,都不大,我诊断是败血症,败血症得需要到医院抽血化验确诊,那个症状像败血症。为了谨慎起见,我找了公社卫生院的大夫,我把症状跟他说了一下。他说是疟疾。我说老师你再去看看吧,他说你看了我就不用看了,然后他给开了处方。我说老师您再谨慎点吧,我怎么看着不是疟疾呢。他说,不用,我负责,就把药给病人开了。结果死了,拉下三个孩子,误诊。这药象龙葵、奎宁,不是疟疾不能吃,吃多了容易死。

当时那个诊断条件太差了,太落后了。那时候生活也比较困难,家里条件确实比较差,农村来了一个大夫,都包饺子吃,白菜饺子或者韭菜饺子,没有油就放几粒花生米当油。他们都叫我国庆哥,80岁的老爷爷也叫我国庆哥,小孩叫国庆哥,爷爷叫我国庆哥,孙子也叫我国庆哥。村里有些病号没时间没钱,为了化验,需要化验血的话,都是我给他抽了血,装在裤兜里走八华里到县医院,带到医院给他化验,都是这样做的。因为那个时候生产队只有两辆马车干活,你借不到,自行车也很少,只能靠两腿走。我跟一些老乡的关系很硬,也加上我医术也比较高超,我在我们村还是干的不错的。

在自学方面,我把一些基本的基础课,中医的,西医的,基本课的一些书我都看了,我的舅舅在新疆是大学的教授,给我寄了十几本书。因为那时候年轻,好学,自己又愿意干,再一个一出点成绩觉得很高兴很高兴,特别他们把我叫成国庆哥,我觉得很自豪,很亲切。

我干赤脚医生从1969年秋天开始干,一直干到1973年的春天。1972年的秋天,那时候青岛医学院搬到白寨那边去,县里给我留了一个名额,让我去进修,让我去上大学。为什么呢?县安置办公室一个主任,他弟弟结婚,借了一匹马,把马腿卡断了,当时一匹马值上千块钱,上千块钱可了不得了,一个月的工资才二十、三十的。我和我姨把马腿接好了,他非常感谢我,是有这个关系。第二层关系,有个县委书记回家养病,我天天给他量血压,打针,处的都不错,他们说挺好,干的不错,就推荐我去上大学,我没去。为什么没去呢,因为我出身不好,当时我不敢去,当时工农兵大学生出身得好,我怕上学的时候有事。那时候后顾之忧太多了,那时候的社会背景就那样,可能你不理解,天灾人祸都赶在一起了,所以老百姓非常贫困。

所以农村治病不能完全依靠科学治病,老百姓都一点迷信,特别是病了的时候。其实中医也讲周易,不是迷信,但有点迷信色彩。有一次我在田里劳动,赤脚医生还得劳动。有一个人说,国庆哥,王杰的媳妇病了,让黄鼠狼附身上了。就是神经错乱了,他们叫黄鼠狼附在身上了,说你赶快去看看吧。我随身带着药箱,里面都有针,针灸的针。我刚到她大门口,她就说国庆哥来了,我走了啊,国庆哥来了,我走了啊。就这么吆喝。那会也年轻,很快鞋都没脱,接着就给她针灸,边针灸边随她叫,我说你往哪儿跑?你往哪跑?

再敢不敢了?奇迹发生了,她立刻好了。凡是能下的穴位我全给下上了,当时下了六个穴位,好了,再没犯过。

另外一个也是,队长的老婆赤身裸体在街上跑,他过来叫我,说国庆哥你赶快看看,病了。我往外走的工夫她就往家里跑,关上门以后,敲门她不开门,说国庆哥,你走吧,你走吧,国庆哥,你走吧,你走吧。后来我在她大腿这边给扎了一针,边扎边假装帮她撵鬼,然后又下了药,也好了。你说在农村,有时候完全依靠科学是很难给这类人治病的,因为她们得的是心病。

我看过一篇杂志文章,说为什么人会迷信,是因为有些自然现象我们还没有破解,现在科学家还没有研究到能解释一切的程度。黄鼬,还有狐狸,它身上都有电波,有磁场。它的磁场,它的微波,和人身上的磁场有没有感应?没有人能说清楚。既然农民的脑袋有点迷信色彩,我就利用他们迷信的特点,用一种迷信的实际上是一种科学的方法帮助治疗他们的病,该怎么治就怎么治,但是说话当中随着她们说,就好像和它交流,和它接茬似的。你的目的是治好病嘛。

就这样,慢慢的我就干起来了,我在村里面的威信,还是不错的。不忙的时候,我就到县医院去帮着值班,值班看药,虽然没有处方权,但是可以抄处方。所以我们这些赤脚医生,就是当初的下乡青年,在农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特别是在边远地区,你这次不到东北去?有机会你一定要到东北去,他们这些知识青年回城以后,东北的小学老师都没有了,大夫没有了,赤脚医生没有了,拖拉机手都没有了,就是大批的技术骨干都没有了。赤脚医生这个特殊的群体,在当时那个时期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知识青年有文化,而当地的人文化都低,我到过一个县的副县长他跟我谈,说年轻的时候我小,但是我印象很深,上海的知识青年穿裙子,牙膏,化妆品,花布,都是知识青年给我们带来的新鲜事。以前中国农村许多地方的人不知道刷牙,是知青去了以后他们才懂得什么叫刷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