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受光访谈 (5)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不知道。

   路受光:你不知道,我拿个灸条给你看看。我特别喜欢中医,我现在还在学习中医,这就是针灸的针,这也叫银针,我自己都可以给我自己扎,这个是合谷。

   安娜:这个要扎到皮肤里面?

   路受光:我扎一下给你看看,不要紧,我经常给我自己扎。你不敢扎?我不给你扎,我母亲90了,她有心脏病,她房颤,我有时用这个给她治。

我很喜欢中医,正胎的时候我们不用其他的办法,也不用粗暴的办法,就用这个灸条,把它用打火机点着以后,需要灸哪个地方就灸哪个地方。比如我下个针给你看看,你别害怕,我们学的时候就在自己身上做试验。中医不像西医要求那么严格,但是我们这个针也要高压消毒,但是我自己用就没那么严格了。我针的这个合谷穴,是一个常见的穴,你用拇指这一道门,紧扣这个虎口,很自然的过来,这个拇指到达处就是合谷穴。首先是刺破皮肤,有层次的,有天部,有人部,有地部,一个层次,一个层次的,慢慢的扎,这样就下来了。这样进针,要停半个小时,或者停20分钟,这就是行针,针就在这个地方起作用,我们行针20分钟吧。

如果是妇科病,比如你是受寒了,受凉,受潮,水汽太多了,就把这个点着了,就这样灸。灸条,这是个艾,里面是一种天然的植物,内地到处都是,就可以把药带进去,把灸条的味通过热量带进去,把你身体里面疏经通络,就是这样。

   你准备读医学院?其实你应该学点中医,我只是给你提这个建议。中医的办法特好,比如我怎么样处理胎位不正,有的胎位不正了,我们就用灸条给她灸,就在脚指头那个穴位,那个穴位叫治阴,就用灸条点着以后熏治阴穴。

   安娜:这在美国人无法理解,西方医生无法理解,这个东西怎么熏一下,就把胎位弄正了。

路受光:做的时候病人仰卧,要把衣服搞宽松些,皮带、腰带全要松开,然后让她躺在床上,小脚指头旁边,你就给她灸熏就行了。灸的时候她自己就能感觉到胎动,你也能感觉到腹中胎儿在动,灸一阵,胎位就好多了,尤其是臀部正胎率特别高,臀部在没生产之前完全可以正过来,一正过来,发现胎位正了以后,马上给她用腹带固定,别让再转了。

我喜欢用中医,因为我们当时缺医少药,比如消炎用的最多的就是磺胺,你知道磺胺这个药吗,现在已经淘汰了,它的副作用特别大,我们用的磺胺药最常用,但是对胃肠刺激很大。即使这样,这个药也供不应求,有时候病人牙痛啊什么的,我就给他们用针灸。还有痛经,我们知青里面痛经的特别多,因为劳动强度大,有时候她们痛的直哭,我就给他们用针灸扎,叫做针灸止痛,效果很好,而且没有副作用。

我很喜欢用针灸,我现在还在学习中医,一点副作用也没有。你们不了解我们在中国看病有多难多贵,你无法理解。我母亲90了,我母亲中风中了三次,你知道脑中风吧?我母亲中风中了三次,我们都没住过院。就是上医院做个CT,做个检查,然后看看医院里下个什么结论,看看医院里面怎么用药,然后我就给我母亲签字画押出院,否则人家医生不让出院,我就把母亲领回家了,三次都是我自己在家里面给她治。去年我母亲89了,又中风一次,半边脸都肿了,肉都掉下来了,第三次中风。我们去医院做的检查确诊了是脑血栓,不是脑溢血,然后就回家我给她打吊瓶,扩张血管,打完吊瓶以后我又给母亲做针灸治疗,我刚做完这一个疗程的针灸。今年老人90了,自己又能走路了,生活基本自理,90岁老人有这个状态也就不错了。

   安娜:幸亏她有您这个懂医术的女儿。

   路受光:为了这个医,我自己知道吃了多少苦。所以我说人生就是曲径通幽,经历了那么多坎坷,但是能到最后通幽也可以,我也满足了,我也知足了。

   安娜:所以回望人生您有什么想法?

路受光:我感觉光阴似箭,这是我最大的感觉。第二个感觉是我没有虚度光阴,其实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说,现在都半夜了,我有很多都没有说,下次吧。

我喜欢医务这个工作,我的感觉是我一生没有虚度,无论我调到伙房还是干医务室工作的时候,没事我就看书,那时候也没有电视,也没有业余生活,大家下班就在家里面坐着聊天,我就在床头上看书,没事我就看书。我反正就喜欢读书,我当时想医学的书看了总没有坏处,大不了我自己不舒服的时候还可以用一点,所以我一直没有放下学习,挺好的。

我的人生感悟就是曲径通幽,虽然经历那么多的坎坷,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挫折,但是最后我觉得挺好的。我现在不为别人,就为了我的父母,活好。我父亲活了93岁,今年3月6日刚过世,他有心脏病,血压也高,髋关节脱位,做过手术,拄着双拐,而且生前前列腺做了尿道造瘘手术,平常的时候挂了一个尿袋,今天堵了,明天漏了,后天掉出来了,都是我在伺候。这十多年,我学的这些东西,最起码可以为我自己家人服务,我觉得我过去所受过的苦值得。

   安娜:您的经历确实很坎坷,我可以用您的访谈资料用在我的研究报告中或出版书籍中吗?

   路受光:没有问题。只是你的时间太紧张了,为什么不在青岛多玩几天?

   安娜:我一定还会再来。

   路受光:下次,有机会我给你讲讲高原上的故事。

安娜:好,非常感谢您!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31日-6月1日凌晨

访谈地点:青岛市新区路宅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