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姿墨趣訪談林樹文

北美時報記者:元子

林樹文(Gordon Lin)台灣移民多倫多華僑;年輕時先是保養修車為業,擔任過汽車駕駛教練,經營過麵食館、西餐飲食業,私營建設公司實際負責人,蓋過大樓、公寓、住宅及銷售,曾是前進大陸台商;出版商、辦過雜誌,擔任過報社社長,已經退休;研習近代史,寫過歷史、政論文章、電影評論。一生忙碌還間斷學過西洋畫、國畫,目前是業餘作家、畫家。移民後,曾於在多倫多之安省中華總會館以演講方式發表著作,談論時局、歷史評論文章數次,電視台報導轉播過;美術作品在多倫多市政廳辦過畫展,ROGER電視台現場節目專訪過。

林老師,您認為美術作品最重要把握住的重點是什麼?

美術是沒有年代區隔的,也沒有絕對歸納標準,只要看起來很舒服,有美感或震撼實感就是好的美術作品。

用真善美來講,好的美術不必全盤皆真,但須形像依真,唐代的釉色彩陶唐三彩是很美的,但牠不是仿照真馬;郎世寧在雍正、乾隆時代畫的八駿圖、十駿圖都是依實體美化過的畫馬作品。若只論真,用照相機最真,但美術作品要比照相漂亮、震撼才更有存在價值。舉個例子,馬的眼球整個是深色的,瞳孔在照相時無法顯露出,畫馬則須要把瞳孔表現眼神之精神,呈現美術作品美感(圖1)。美術作品不是論善,需要談和諧性質的美感最好,有時候彪悍更是美。畫凶悍的戰馬要找相片作稿底,凶悍是相片拍不出也拍不到的;有些凶悍或美感要人造,好的畫家可以用線條表現加強肌肉或氣勢美感(圖2)。

美麗是無際的,但時間會改變美麗的觀點,水彩畫作品比起油畫更能表現美感,尤其談肌肉線條(圖3)見前右腿。我畫人物像較重視線條,潑墨花草之筆法也能畫人物(圖4)。以附圖5&6來比喻,過去女孩子頭髮哪有什麼highlight,我以為賽馬會以後馬鬃也會有人工美染,我認為表現線條就是美感。

林先生,您的作品風格特色坊間未看到過,是什麼意境完成的作品。

我看過許多國家博物館、美術館作品,看得多才能畫出獨特筆法。以畫馬來說,過去國畫大師完成的作品較重視精神,但不真,許多國畫不畫眼睛、耳朵,不見肌肉線條,畫馬鬃、馬蹄都不依實際尺寸,也許是離真太遠,西方美術館大廳,很少看到中國畫畫馬,甚至徐悲鴻的畫馬;我認為畫馬可以把眼睛、肌肉都表達出來,總要有人腳步要踏出去。中西之美術作品是可以混合改良發展新特質的,這是文明國家需要的軟實力。好的畫家應該是美麗引導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