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加拿大高考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每年到了这个时节,我的电话就又繁忙了起来。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每年的艺术类大学招生时间又快到了,电话的那头往往是焦急的学生家长和若无其事的孩子,当我告诉他们我对安省艺术类招生有些研究的时候,那些家长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把孩子一把塞给了我,要知道,十月份到来年的招生截至只有三个月时间,这还不包括,圣诞节的时候大学都休假两到三周,到了那时要在作品集的准备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时,想找个问的人都没有,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这些个临门抱佛角的学生,总而言之分为三类;有些是从小喜欢画画的,但是父母一门心思希望他们读商,可是孩子年纪大了,希望一辈子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决定报考艺术类大学,这样的孩子进步很快;第二类,就是分数不够,突然到最后一年才知道原来加拿大的大学不是幼儿园,报了名就能去上的,所以只能改报考文化分数线较低,但专业水平较高的艺术类大学。第三类,就是一直朝艺术大学这个方面努力的孩子,可是过的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艺术类大学提前招生,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而带这些临阵磨枪的考生对教师要求较高,一般都是一对一上课的,要是有老师告诉你,你的孩子和年龄不一的,或者超过两个人的情况下上课,那绝对是骗你钱,混饭吃。因为每一个孩子报考的志愿不同,内容也完全不同,每年的各个学院专业的要求都有调整,老师还得研究,家长的学费是小事,但是孩子一年的青春是大事,老师可万万耽搁不起。看到这些孩子中如果有画的实在不像话的,那我也只能请他们另谋高就了,不是这钱我不想挣,而是我没本事挣,我要是帮你做了假,你入了学还是照样要淘汰,更有甚者还因为作品集作假被大学开除,那不是得不偿失么?万一到时候你来和我闹,我只是个穷教书的,还指望着好名声吃饭呢,我可不能趟这浑水。当然了,当我能帮到学生的时候,我觉得真的很开心,因为尤其对华人来讲,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但是,面对那些我无能为力而父母心急如焚的情况时,我不禁暗暗嘀咕一句,你们早干嘛去了?

我其实对这样的父母和孩子同情少之又少,因为我觉得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加拿大有世界上非常优秀的大学,我对理工科和医学院不甚了解,但是,我知道加拿大特别是安省有些非常杰出的艺术类大学,有个别专业甚至是北美第一、世界第一的,当你从这样的大学,这样的专业毕业时,你的一生都会因为你的母校在业内有着闪耀的光辉而自豪。当用人单位看到你的简历,他们会问,你能告诉我你的期望薪水是多少么?因为他们担心你狮子大张口,他们养不起你。这样的特殊专业,特殊人才不是远远要比像流水线一样每年批量生产大量的商学院人才要吃香的多么?而且,现在这样的高技术新开发专业对人员的要求是呈几何式递增。我举个例子,动画专业,尤其是电脑动画专业,当你学习的时候,你有一种自杀的冲动,功课很多,作业很难,但是当你从五年(包括最后一年的电脑软件进修)的完整课程走出来的时候,你的选择范围可以涉及到动画原创,中期制作,特技和后期渲染。因为你所接触的都是电影和电视,你的公司的投资人都是大手笔的影视公司,你得到的薪水比五大银行的职员都要高,你知道迪斯尼等世界上赫赫有名的大公司每年有多少电影是在多伦多制作的吗?你知道一个电影需要多少个动画师合力完成吗?你又知道电脑动画专业只有几年的历史吗?如今好的动画师有多么紧俏吗?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因为,培养这些人才的著名学院就在大多地区,对本地学生有着极大的优惠政策,当一个留学生想考这样的专业,等待他的是托福高分的阻挠,新移民想考,面对的是加拿大至少三年正规教育的约束。可是,有多少世界各地的留学生面对无数的艰难险阻,背井离乡,就是为了可以一圆自己的专业梦,他们想上世界上他们专业领域中最强的学院,他们不是来上学的,他们是来朝拜的。可是学艺术的学生普遍英语都不好,他们很多人被拘之门外,更不用说,在中国那些只听过某某大学崇高的名字,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的考生,那些考生中有些为了画画牺牲了所有的童年,有些为了画或设计痴迷到了昼夜难分的地步。而他们可能一辈子也只能因为学校的教育水平而停留在一个二流设计师的水平。

而这样优秀的几所学院就安在了我们的家门口,有些就在多伦多市中心,有些在离多伦多不远的市郊,而我们的学生完全不知道这些学院,也不知道他们的意义,他们觉得自己功课不好,还是进艺术类大学好了,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他们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能进入这所大学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吗。很多人也许认为自己虎落平阳,但是,我觉得他们是小老鼠落入米缸中,捡到大便宜了。我很”佩服”他们可以到最后的三个月才想起来原来考艺术类大学是要作品集(portfolio)的,而且是专业要求非常严格的作品集的。我想要是在中国,无论成绩再差的孩子都知道在高三的时候要努力学习,就是过着非人的日子也要咬紧牙关努力克服。在中国报考艺术类大学你必须当场做画,没有三年的功底,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加拿大的设计类专业还算冷门,所以,本着诚信为本的西人理念,也只要求你上交早以完成的作品集即可。这样的录取方式要是到了中国,可能连学校的门也给挤破了。可是,西人的学生也真是一板一眼,我要帮他们改动一下portfolio中的作品,他们都希望我只要告诉他们哪里做的不好,不要我动手帮他们改,他们说,那样是cheating(作弊)。我对他们真的给予很大的尊敬。

我撰此文,并不是抨击临时抱佛脚的学生,我们做学生的时候,谁没有考试前一晚通宵不睡的经历,但是,面对孩子人生如此重大决定的时候,我希望家长能保证一分清醒,我知道这里是加拿大,不是中国,孩子不用管也能长大,可是,孩子毕竟还没成年,家长应该适时往前推一把孩子,孩子以后找不到好工作怪你事小,要是孩子一辈子都干自己不喜欢甚至痛恨的工作那该怎么才好?所以,希望看到此文的学生和家长都能认识到自己有多么幸福,如此优秀的高等学府近在咫尺,希望报考的学生,每年暑假作品就可以开始准备了,但愿明年可以少一点在最后两三个月给我打电话的学生,如果少了一个,那我这篇文章也就写的有意义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