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华、赵立业访谈 (2)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你们在边疆,有没有碰到枪伤之类的手术?

   赵立业:还没有那样的。

   张丽华:那样没有,我们这边常有出现山林大火,有烧伤的,烫伤的。

   安娜:有用中草药吗?

   张丽华:我们连队自己搞点中草药,我觉得我师傅还挺聪明的,他弄了很多设备,草药被我洗干净,弄干以后,他又切片,又研磨,又做蜜丸,又做片剂,有的还做成针剂,就是蒸馏提炼针剂,做了好多成品中药。

   赵立业:那时候真的缺医少药,东北大片的中草药,都是野生的,背个兜去采,去挖药,自己给老百姓制中药,可以把药熬成汤,预防感冒,预防中暑,想很多办法。

   张丽华:就像刚才说的烫伤什么的,当时也是自己弄药,有时候老乡打的獾,让提炼獾油,用来涂烫伤。我们就是就地取材,弄很多东西。

   安娜:把预防用的药汤放在食堂里面?

   张丽华:没有,送到地里去,大家干活去,送到地里,大家都喝。

   安娜:每个人都喝?

张丽华:对,让大家都喝,预防很多病。

   赵立业:夏天防暑,冬天防感冒,都是自己挖的草药。

   安娜:你们还做农业的活吗?

   赵立业:说是应该干农活,农忙肯定是要干,平时事多,基本是主要看病,但是我们觉悟高点,常常自觉的去干活。

   张丽华:另外有大的秋收啊,麦收啊,得跟着去。

   赵立业:但你得背着药包去。因为有中暑的,有外伤的,拿镰刀一下割伤了,你得救护,得保障员工的安全。

   张丽华:还有修水利都去,中间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处理,平时没事就跟着干,一样干,一样抬土。

   赵立业:都得跟着,一个卫生保障,劳动时跟着去,也干活,但是大部分没有时间干,白天晚上,尽是有病的,就两个卫生员,挺忙。

   张丽华:知青啊,职工啊,还有很多家属,孩子,哪天都有病的,特别是孩子好多病,到冬天都是肺炎,发烧。有家属,就有生孩子的,怀孕生孩子的,等于各个科都有。我们两个人就得全科,什么都得掌握,什么都得包括。

   赵立业:都干。兵团象部队编制,最基础的医院叫团卫生院,我们一旦处理不了的,赶紧往那儿送。

   安娜:有多远?

   赵立业:七十多里地。

   张丽华:马上有个急病送去,根本来不及。

   赵立业:急病来不及,我们必须得自己处理了。

   张丽华:必须在连队先进行处理,处理到一定时候,还得有车。有时候我们半夜都去送,半夜急性阑尾炎开车去。

   赵立业:对于急症病人,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好处理,以后对病人有一好的治疗机会。

   安娜:特别急的病都有什么?

   赵立业:什么都有,季节性的比较强。

   张丽华:冬天的流感,孩子里面的急性肺炎,冬天小孩尽是那样的,我们天天等于是巡回医疗,不是坐在那儿等着,早上走一圈挨个打针。

   赵立业:背着药箱到人家打针去。

   张丽华:去每个病人家里面。我们卫生室在这儿,家属房在左侧,挺远的,过一片树林,家属房南侧一片,西侧又一片。所以我们每天就等于是不停地转。

   赵立业:打针一圈一圈地转,上午打,下午打,有时候晚上也打针,没有电灯,全是煤油灯,那时候手电筒都没有,摸着黑走,有时候浅一脚深一脚的。

   张丽华:你还要摸着黑穿过小树林,我觉得最可怕的,就是背着包穿小树林走,狼在不远处叫,我们那儿真有狼,还有熊瞎子。

赵立业:非常苦,很惨,乡下没有路灯,都是黑的。

   张丽华:我们要是都在的时候,我们一般是两个人,白天走一圈,晚上吃完饭后,我们准备好东西再走一圈,穿树林走,走到这边家属房,挨个看,看完之后再穿树林走到那边家属房,每天每天都是这样,一年365天都是这样。

   安娜:黑龙江在中国最北边,冬天应该很冷吧?

   赵立业:冬天零下30多度。

   张丽华:我跟你说,这个手不能湿,湿的不能摸金属的东西,一摸就粘上了,冻上了。

   安娜:零下三十多度,那不会冻死人吗?

   赵立业:真有冻死的。

   张丽华:对,你出去掉到哪块,出不来了,真有冻死的。

   赵立业:那时候我们都发个大棉袄,棉帽子,裹的严严实实的。

   张丽华:东北知青全是穿大棉衣,大棉裤,大棉帽子。零下三四十度,不是你们所说的华氏温度,是摄氏温度。

   赵立业:有的手脚冻的都不行了,都坏死了,冻伤了。

   张丽华:东北还刮一种大烟炮,风一刮,那个冷啊,还不能戴口罩,你戴着帽子,再戴口罩,哈气一出,眼睛就结冰了,真的睁不开,再冷也不能戴口罩,所以只能这么戴着帽子,脸露着,不能把鼻子戴上口罩,但这样脸就挨冻了,擦拉一下就全白了,冻成白块。

   赵立业:面部,耳朵冻伤很多。

   张丽华:脸冻了之后,不能烤火,也不能一下子进屋,否则会起大血泡,会烂脸。

   赵立业:不能拿热水洗,必须拿雪搓,搓红了才行,好在那里雪冬天不带化的,一冬天全是雪。

   张丽华:最早的9月份就下雪了,下了雪就不化,一直到来年4月份,主要是冬天长。没雪的时候就是蚊子,夏天蚊子特多。

   赵立业:冬天的时候刚才讲的大烟炮,冰天雪地,夏天是蚊虫叮咬,瞎蒙、蚊子和小咬。

   张丽华:瞎蒙很大,它们成群结队能把大黄牛叮死。蚊子都是大号的蚊子,一个能赶上北京三个蚊子的大小,隔着衣服就可以咬你。小咬是草里的一种飞蠓,体态很小,从衣领里袖口里往你身上钻,咬得你到处都是包,又疼又痒。所以兵团战士也有三件宝:蚊帐、水靴、破棉袄。

   赵立业:所以说瞎蒙、蚊子和小咬,是东北三件宝。

   张丽华:我们有时候去挖草药,都得戴着遮蚊帽,衣服口都弄好。你只要到草地里一走,蚊子、小咬,哗地一下全飞起来了。我们为了刨那点药,净喂蚊子了,那遮蚊帽根本挡不住小咬,小咬都钻进去,一咬都是大红包。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